竞争中合作:大国关系的新形态

2017年09月07日 08:34:49
来源: 学习时报 作者: 刘建飞

    不久前,美国与俄罗斯上演了一场很耐人寻味的外交大戏。先是美国政府宣布对俄实施新制裁,导致双边关系再度紧张;几乎同时,两国相互驱逐外交官,使双边关系陷入新的低谷。然而,当联合国安理会于8月5日讨论通过美国提交的制裁朝鲜的决议草案时,俄罗斯却投了赞成票,而不是像一些人预料的那样利用否决权来报复美国;不仅如此,两国外长还于8月6日在马尼拉会晤,表示两国愿意就复杂的问题展开对话。美俄关系的这种两面性,其实在其他大国之间也存在,只是美俄两家表现得更抢人眼球而已。“既竞争又合作”这种两面性正是当下大国关系呈现出来的新形态。

  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关系开启以来,竞争一直是大国关系的主旋律。两个大国或国家集团为争夺权力或霸权而走向对抗甚至战争。集团内部大国间的合作,乃至结盟,最终都服从于集团之间争夺权力的目的,其背景都是更大范围的对抗。竞争式大国关系的主要特征就是敌我分明。这种状况在总体上一直持续到冷战结束,虽然此前中美关系已经突破这种模式。

  冷战结束后,在全球化、多极化、非极化、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等因素的作用下,大国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至少是部分质变。虽然旧时代的同盟关系依然存在,但是截然对抗的大国关系却未再现。就拿美俄关系来说,虽然两国斗来斗去,甚至互相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和军事上的对手,但是两国并未走向冷战时期那样的全面对抗,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合作,比如削减战略核武器、防止核扩散、打击恐怖主义。纵观当今的大国关系,虽然大国之间在地缘战略、军事安全、意识形态等方面存在着竞争甚至对立,但是各国在经济、非传统安全、全球治理,别是在维护世界和平与战后国际秩序上,又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各国在制定对外政策时都会综合考量国家各方面的利益得失,而不是“单打一”式地为了某一方面的利益而牺牲所有其他方面的利益。此领域的竞争并不以完全牺牲其他领域的合作为代价。俄罗斯在制裁朝鲜问题上没有同美国对立,并非俄罗斯惧怕美国,而是出于俄罗斯自己对朝核问题的认知。有俄罗斯专家认为,朝鲜搞核试验会引发俄远东地区的地震,危害俄罗斯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此外,俄罗斯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支持联合国核不扩散体制,而朝鲜搞核试和射导,是在挑战该体制及联合国的权威。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安理会成员国都投票赞成制裁决议草案,也是出于自己对本国利益的认知。作为现任非常任理事国的委内瑞拉,长期以来一直与美国不合,遭到美国的种种打压,但是委内瑞拉在制裁朝鲜问题上并不是义气用事,而是认真履行一个理事国的职责。

  对大国来说,国家利益当然远远超出国家间关系层面,而维护现行国际秩序也是它们的重要国家利益。以联合国为主要载体的现行国际秩序,从总体上说符合所有大国的利益,当然也符合几乎所有中小国家的利益。正因为如此,它们才愿意留在联合国这个大家庭内,虽然这个秩序存在着不公正不合理的因素。当然,对大国尤其是常任理事国来说,它们的所作所为对维系这个秩序至关重要,因此它们负有特殊的责任。而这种特殊责任又使它们获得了特殊的地位。这种地位也是一种国家利益,是政治大国的最重要标志之一。日本、德国、印度、巴西等国为获得这种地位努力了十几年却成效甚微。联合国秩序自形成以来就不断面对各种挑战。就目前来看,主要是两方面的挑战:一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挑战,比如美国和北约无视联合国权威对联合国成员国发动战争;二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挑战,比如一些国家违反联合国有关条约和决议进行核试验,它们将本民族本国家的利益置于国际社会整体利益之上,挑战联合国权威。在维护国际秩序上,大国之间虽然也有矛盾、有竞争,但是在总体上,特别是在应对来自中小国家的极端民族主义的挑战上,大国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正是由于大国在维护国际秩序上的合作对它们的国家利益来说更带有根本性、战略性,所以当今的大国关系虽然是竞争与合作交织,但合作是主要方面,是竞争中的合作。

 

标签 - 大国关系,竞争与合作,新形态,和平与发展时代,双边关系
网站编辑 - 宋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