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的本质:后凯恩斯主义的观点

2013.05.21 14:58
来源: 《政治经济学评论》     期号:     作者: 兰德尔?雷
字号:【

  内容提要:本文论述的货币理论基于以下三个基本命题,第一,正如克洛尔(1965)提出的著名论断,货币可以交换商品,商品也可以交换货币,但是,商品不能直接交换商品;第二,货币始终都是一笔债务,根据命题一,货币不能是任何一种商品;第三,债务违约是可能的。由以上三个命题,可将非主流货币文献中讨论的一些共同主题联系起来,构建一种货币理论。本文采用的方法将以下货币理论的核心观点整合在一起,包括明斯基(1986)的著作(该文在很大程度上倚重其博士学位论文导师熊彼特1934年的论著);摩尔的内生货币分析;法国-意大利学派的货币流转分析;戴维森基于不确定性对凯恩斯所作的解释;戈德利基于会计恒等式的分析;凯恩斯、卡莱斯基、卡尔多和博尔丁的资本分配理论;英厄姆的社会学分析;英尼斯、纳普和古德哈特的货币名目论或国家货币理论。因此,本文采用了与以往研究略有不同的方法,发展了非主流货币理论一些更为一般化的结论。

  关键词:货币;信贷;非主流经济学;货币流转分析方法;内生货币

  作 者:兰德尔?雷,列维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校区)经济学系教授,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中心主任

  译 者:郭金兴,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本文论述基于以下关于货币的基本命题:第一,根据克洛尔提出的著名论断[1],货币可以交换商品,商品也可以交换货币,但是,不能用商品交换商品;第二,货币始终是一种债务,根据命题一,货币不能是一种商品,因为如果货币是一种商品的话,就意味着可以用一种特殊的商品购买另一种商品;第三,债务违约是可能的。

  以上命题为构建货币理论提供了的重要基础。笔者将本文的讨论与非主流经济学中的货币理论联系起来。本文采用的方法并非是要替代常见的后凯恩斯主义[2][3][4]和制度主义[5]的方法,而是对这些方法的补充。比如,本文将明斯基1986年的著作[6](该文极为倚重其博士学位论文导师熊彼特的论著[7]),分别与摩尔的内生货币理论[8]、法国-意大利学派的货币流转分析方法[9][10][11]、戴维森基于不确定性对凯恩斯所作的解释[2]、戈德利会计恒等式分析[12]、凯恩斯[13][14]、卡莱斯基[15]、卡尔多[16]以及博尔丁[17]的资本分配理论、英厄姆的社会学方法[18][19],以及货币名目论或国家货币理论[20][21][22][23][24]。因此,本文将会沿着一条略微不同的路径,梳理或多或少带有非主流色彩的货币理论发展脉络。

  一、商品不能直接交换商品

  经典的关于货币起源的主流观点已众所周知,可简述如下:由于物物交换缺乏效率,交易者选择某一特殊商品作为货币计价单位[18] [20][23]。一种假想的货币演进过程包括,以货币商品储备为基础发行票据,进而发现货币乘数;政府垄断对货币商品的储备,并最终以不兑现的纸币代替货币商品[24]。其中,重要的不是这一货币转变过程是否符合历史细节,而是货币发挥何种作用。既然从分析逻辑而言,市场与货币生产先于货币出现,货币对于经济运行仅是润滑作用,并非不可或缺。这就是为何很多经济学家倾向于作“实际分析”(real analysis),并假定在长期货币必然呈中性。值得注意的是,新古典经济学并非这一错误假定的唯一受害者[25]。

  如果我们从“商品不能直接交换商品”这一命题开始讨论,那么,我们就必须另外找寻货币的本质。我们不能预先假定在货币产生之前市场已经出现,因为除非存在货币,否则不能有交易(买卖)。而且,货币并非由劳动生产出来的商品(否则就会出现“以一种商品购买另一种商品”的情形),也不可以直接满足个人的需求或欲望,而这种需求和欲望是生产各种商品的主要动机。我们最多可以说,人们追求货币是因为它能够提供满足各类欲望的支付手段。诚然,后凯恩斯经济学家们继承凯恩斯的观点,断定持有货币可以消解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忧虑和不安(“quell the disquietude”),这正是因为拥有货币可以获得某些确定性的因素。

  不难发现凯恩斯有关货币的一些论述的相似性。例如,货币“的产出弹性为零,或最多仅有极为微小的弹性”,这意味着“它不易被生产出来”,而“企业家也不能随意地将劳动用于货币的生产”[14](P230)。“换言之,失业的产生是因为人们想要月亮,即如果人们想要的东西(如货币)不能被生产出来,而人们又不愿意放弃这种需求时,就会产生失业” [14](P235)。凯恩斯还注意到,“传统上人们认为缺乏供给弹性使黄金特别适于用作价值标准,但是事实确是,这正是问题产生的根源” [14](P235-6)。

  当凯恩斯将货币与失业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对于货币的观点也有轻微的变化。在最后定稿的《通论》中,由于劳动不能转移到货币商品的生产中,这会产生失业。然而在其他一些地方,尤其在《通论》的草稿中,凯恩斯明确的假定在一个货币经济中,生产的目的在于积累货币[23][26]。实际上,这一观点构成了上述其他论述的基础,正是对于货币的欲望使其收益超过了其他非货币资产。结果,这降低了有效需求,从而产生失业。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劳动不可能以任何有效的方式参与到货币的生产过程中。因此,对克沃尔的论点“商品不能直接交换商品”而言,货币不是由劳动生产出来的商品,这正是凯恩斯的观点。

  断言资本主义经济是一种“货币生产经济”,这种观点当然也被马克思和凡伯伦以及他们的追随者所采纳[5]。生产的目的在于积累货币,而不是以生产的商品交换其他商品。正如海尔布隆纳[27]所主张的,这种观点是生产的“逻辑”,从而使经济分析成为可能。从马克思的部门分析到货币流转分析,再到戈德利的部门资产负债表和存量-流量一致性[12],从卡莱斯基的利润方程[15]直到GDP核算,全部依赖这一逻辑。这绝对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出于核算的目的,需要某种加总异质项目的单位,如工资、利润、租金;投资、消费、政府支出;苹果、桔子和小饰物。凯恩斯认为,仅有两种可供使用的核算单位,即劳动时间和货币工资单位[14]。古典传统采用前者,而大多数凯恩斯的追随者几乎毫无例外的采用后者,仅有一些像蒂拉德(Dillard)这样的追随者两种方法都用。

  但是马克思-凡伯伦-凯恩斯的生产的货币理论不仅意味着我们需要一种方便的记账单位。货币是生产的目的,而不仅仅是我们测算产出价值的方法。这是因为货币不采用任何个别商品形式,而是作为所有个别商品的生产目的。货币是价值的一般代表,它可以购买所有商品,而所有商品也会用来换取货币,或至少试图去获取货币。实际上,如果一种商品不能换取货币,它也就不是一种真正的商品,因为它没有任何市场价值。通过交换社会价值的一般代表物,即货币,商品实现其价值,并由此真正成为一种商品。同样,获取货币使我们可以得到那些需要实现其价值的各种商品。

  这表明某种失望是完全可能的,生产成果进入市场,但却不能换取货币。如果生产的商品销售失败,不可避免的就会引起停止生产等后果。劳动力本身也是一种生产出来的商品(当然自由劳动者不在此列,因其不能被购买或销售),寻求换取货币,但是也可能被迫失业。然而,如斯拉伐提出的[28],不仅生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取货币,生产过程本身也是“以商品生产商品”。所有这些商品,包括劳动力和其他生产资料,只能用货币来购买。换言之,生产过程本身以货币为起点,并期待最终获得更多的货币(M-C-C’-M’)。不仅生产的最终结果是要获得更多货币,而且生产必须以货币开始。生产自始至终都是货币的。它不能以商品开始,因为所有商品都是以销售和换取货币为目而生产出来的,因此,经济分析必须同样从货币开始。

  我们不能以物物交易范式为起点,也不能将货币从分析中剔除,仿佛货币仅仅是掩盖生产真实本质的某种面纱。我们也不能想象在某种假定的长期,货币将会成为一种中性的力量,好像回到罗宾逊?克鲁索与星期五以物易物的时代。

  二、货币是一种债务

  我们已经讨论过货币不能是一种商品,但是除了讨论它是一种记账单位以外,还没有说明货币是什么。然而,一种核算单位并不能通过买卖而获得。没有人可以触摸或持有一厘米的长度或一摄氏度的温度。我们说过,通过销售商品我们可以获得货币,但是,如果货币仅仅是一种记账单位,比如美元、欧元或是日元,显然我们不能通过销售商品获得作为记账单位的货币。

  这样说也许更清楚,设想一场体育比赛(比如美式橄榄球)中使用的电子计分牌,以LED光来显示比分。当一队触地得分时,记分员判定分数,电子脉冲就会以恰当的方式使LED光线变化,从而使记分牌显示数字六。随着比赛的进行,两队的总得分不断调整。这些分数不是真实的物质存在,而是简单的反映了两队按照比赛规则的竞技表现和得分。这些比分是有价值的,因为累计得分最高的球队将会是获胜者,并获得名誉和财富。而且,裁判判定犯规并处罚后,一些分数会被取消。当记分员取消某些分数时,这些被取消的分数并没有去别的任何地方,而是简单的消失了。

  同样的,体育比赛就像“经济”,商品销售并获取货币如同得分以后得到的分数,这些分数的绝大部分由金融机构来记录。与橄榄球比赛不同的是,在现实生活的“比赛”中,奖励给一方的分数都是从另一方的得分中扣除的,或者是减少另一方的资产,或者是增加另一方的负债。现实生活“比赛”的记分员非常认真,以确保金融账户始终保持平衡。支付工资使雇主在银行的负债增加,使雇员的存款增加;但是同时,支付工资也消除了雇主支付应付工资的责任,也消除了雇员要求支付工资的权利。因此,虽然现实生活的比赛比足球比赛略为复杂,以货币形式记录比分和以得分记录比分是非常相像的,这有助于我们理解货币不是一种事物,而是一种记账单位,用来记录我们所有负债和资产的变化轨迹,就像得分一样。

  然而,金融机构并非简单的无所欲求的记分员。在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得分就是债务,它的借据就是给予比赛者的得分。在下一部分我们会重点论述金融机构扮演的角色,在这里我们集中讨论货币“得分”的这种双重债务的性质。

  首先,上面已经讨论过,生产必须以货币开始,货币就是一种得分,这种得分代表了金融机构的借据。最为典型的,这种借据是银行的活期存款债务,它与银行资产负债表另一方的贷款相对应。贷款代表了借款人的债务,银行以这一借款人的名义发行借据。换言之,有人想要通过购买商品来从事生产活动,他必须向银行发出借据,这成为银行的资产;进而他可以获得银行存款,这成为银行的负债。通过存款的转帐,可以购买用作生产资料的各种商品,这时银行只需减少借款人的存款,相应增加生产资料销售者的存款。当借款人完成生产过程,卖掉生产的商品时,他的存款将会增加,而购买折的存款将会减少。这时,如果借款人愿意,他可以用他的存款偿还贷款,银行将会同时减少活期存款和贷款的数量。所有这一切都可以采用电子记账的方式来完成,就像记分员取消记分牌上的得分。

  然而,如果我们最终只是回到起点,存款和贷款完全被清除,则生产者就像在作一种完全没有目的的努力,借款生产商品,然后销售商品清还贷款。在最初阶段创造出来的货币,最终完全消失。这当然不是马克思、凯恩斯和凡伯伦所讲的货币生产经济,在货币生产经济中,一切努力的目的都是最终获得比开始阶段更多的货币。而且,如非如此,银行所作的一切也毫无意义,接受借据,创造存款,最终却仅仅使所有得分归零。因此,我们必须说明生产者的利润和银行获得的利息(即银行的利润)。我们稍后会回到这一话题,现在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生产者销售生产的商品,实现其货币价值时,他的债务将会消失;如果他放弃通过销售积累的储蓄时,贷款也相应消失。银行将会消除作为债务的活期存款,同时消除生产者的借据或贷款。

  生产者借贷的第二重意义来自于熊彼特的理论。在对社会作出实际贡献之前,在生产过程的最初阶段,生产者对某些社会的生产资料提出要求。由银行持有的生产者的借据,代表了某种社会承诺,即只要生产者最终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多商品,他就可以暂时使用某些商品。我们可以认为一切商品生产都是以社会化形式进行,首先将已经由社会化方式生产出来的一些商品通过某种方式结合起来,然后生产出通常是不同于各种投入的其他一组商品。当这些新生产的商品找到市场,并通过销售换取货币时,企业家对社会的债务就被消除。熊彼特认为[7],当企业家从流通领域获得生产资料时,会产生暂时的通货膨胀,然而,如果生产过程最终带来总价值更多的商品,暂时的通胀就会得到足够的补偿,这意味着在长期存在通货紧缩的趋势。

  熊彼特预期企业家的创新将会通过一个新的生产过程提高商品生产能力。因此,熊彼特非常重视银行在为创新活动融资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提供信贷使其可以为新的生产过程提供社会生产资源,这将增加社会生产。虽然他意识到所有生产都以货币开始,并以货币结束,但是他并不认为对于正常生产和商品流转而言,货币是非常重要的。某一特定数量的货币可以使特定数量的商品循环流通,如同凯恩斯所谓的“流动资金”[29]( p208)。但是,新的信贷允许企业家从资金流转中摆脱出来,创造出新的购买力,将资源从现有的用途转向创新性的用途。如果成功,债务将被偿还,这有双重含义,即生产者同时偿还对于银行的债务,也偿还了对于整个社会的债务。

  根据明斯基的观点[30],熊彼特的视角并不能使其真正看清利润(和利息)在总量水平上是如何产生的,因为他没有关于有效需求的理论。然而,马克思运用他的部门分析法,实际上已经预见到了凯恩斯以及卡莱斯基[15]、卡尔多[16]和博尔丁[17]的资本理论,即利润和利息来自于社会创造的“剩余”。可以有很多种方法来分析这一问题,但最直接的方法是通过卡莱斯基等式,即总利润等于投资总额、政府赤字、贸易盈余、资本家消费(或者说来自利润的消费)以及少量的工人储蓄(来自工资的储蓄)之和。在这里没有必要讨论它的细节,只需要了解它的基本思路。因为生产消费品的工人得到的工资只是消费品销售收入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在投资、出口和政府部门工作的工人也会购买消费品。生产消费品的资本家得到的总利润等于总销售收入减去生产成本,而生产成本可以简化为消费品部门工人工资。由此可以对这一命题进行很多的扩展,如工人可以储蓄并获得利润,资本家可以消费,也可以分析收入分配的效应以及均衡增长的路径,等等。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银行信贷,分析在一个完整的货币流转过程中,贷款是如何偿还的[9][10][11][31]。如果我们有两个部门(消费和投资),一个部门(消费部门)的利润等于另一个部门(投资部门)支付的工资,并且这些利润以储蓄形式存到银行。这些利润可以用来购买第二个部门的产出,例如投资品。在这种情况下,投资品的生产产生的利润若要实现,必须对投资品的购买进行融资。然而,第二个部门如何实现利润,贷款利息如何偿还,并不容易说清楚。存在各种解决的办法,如银行要对存款支付利息,所以企业也要对贷款支付相当的利息,这就牵扯到银行的获利问题,有时需要将银行视为购买商品的第三个部门,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所有这一切都可以用增长率来说明,通过异质品模型和跨期生产模型,或者通过不断增长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以这种简单的形式,利润被引入分析中。

  最有意思的方法来自瓦莱加斯[32],他根据会计实务的实际操作,认为对于货币生产中“以更多的货币结束”这一命题,不应太死板的来理解。很多存在于企业内的产品(例如存货)也会按照市场价格来评估,在会计核算中,这会增加利润。这种记账方式也很重要,因为这种以货币形式计算的利润,并不需要以累积的银行储蓄的形式来实现。无论如何,这些都可以算作技术细节,对于我们的阐述也没有必然的影响。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货币是一种负债。它只是某种形式的记录,而不必有任何物质存在形式,实际上现在大部分已经成为计算机中的某些电子帐目。货币总是包括两条帐目,即借款人的债务和贷款人的资产。将借据交还给借款人会使货币减少,贷款收缩,贷款人的资产也同时减少。在实践中,货币的创造通常需要四条账目,未来的生产者向银行发行借据,得到活期存款作为对应的资产;银行持有生产者的借据作为它的资产,增加活期存款作为银行的债务。按照习惯,我们将生产者称为“借款人”,将银行称为“贷款人”;我们将银行接受的借款人的借据成为“贷款”,将银行发行的借据称为“货币”。然而,这实际上是相当主观的,因为他们都是既有“借”又有“贷”,既是“借款人”又是“贷款人”。

  如果货币是一种债务,那么按照明斯基的说法[6](p228),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在社会核算系统中发行票据,以创造货币。问题在于如何使借据被人接受,并让其他人持有你发行的货币。若想成为借款人,你必须找到愿意持有你债务的贷款人。但是,这一问题涉及双方,双方都必须愿意“创造货币”(即发行票据),也必须愿意“持有货币”(即持有对方的票据)。这引发了很多问题,在这里我们只能涉及其中的几个。在下一部分,我们讨论与持有货币意愿有关的两个问题,即流动性和违约。

  三、流动性与货币借据的违约风险

  古德哈特[33]的精彩文章论证了主流经济学为何不能在其严谨的模型中为货币或金融机构找到合适的位置,这是因为根据假定,违约行为被排除在分析之外了。所有借据都是同样安全的,因为所有承诺总会兑现,所有债务也总会被偿还。这就是所谓的“派生条件”(transversality condition),实际上很多这样的模型都是使用一个代表性主体,既是借款人又是贷款人,非常合理的结果就是,他不会对自己违约,否则简直就是精神分裂。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按照无风险利率来借款,任何销售者也都会接受买者的借据,因此,既不需要现金,也没有任何流动性的约束。我们既也不需要像银行家这样的专家来评估信贷风险,也不需要存款保险,或者作为最后贷款人的中央银行。显然,如果我们忽略了流动性和违约风险,几乎所有与货币、金融机构和货币政策有关的重要问题都无足轻重了。

  让我们从最基本的债务问题开始讨论,发行一张借据时,需要以什么来偿还?所有借据都有同样的要求,当借据提交发行人要求兑现时,发行人必须收回他发行的借据[20][24]。就像上面讨论的,当贷款人向银行提交借据(活期存款)以偿还贷款时,银行必须收回它。如果你发行了一张借据给你的邻居以借一罐糖,邻居向你出示借据时,你也要还一罐糖。当被要求还款时拒绝偿还债务,这就是违约。

  很多货币借据的另一项承诺是,可以将还款要求兑换为另一张货币借据甚至是商品(当然有时会有一些特定要求,如需要等待一定期限)。举例来讲,在金本位下,政府可以承诺将其货币(实际是印在硬币或纸币上的借据)兑换成某一重量的贵金属。或者,在固定汇率制下,政府可以承诺将其货币兑换为某些单位的外币。银行承诺将其活期存款借据,兑换为国内高能货币,即现金或中央银行的储备。

  然而,有必要说明,有关兑换的承诺对于发行借据而言并非基本性的,而是带有自愿性的意味。例如,即使没有兑换承诺,浮动汇率下的现代法币也会被接受。很多人认为这是由于法律的规定,而且,历史上主权政府确实颁布法律,要求他们发行的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必须被接受。实际上,美国发行的纸币上赫然印着“本币可用于偿还所有公众和私人债务”;加拿大的纸币上印着“本币是合法支付手段”,而澳大利亚的纸币上印着“本币在澳大利亚及其领区是合法支付手段”。相较而言,英国纸币仅是印着“我承诺根据持有人的要求,向其支付5英镑”(这是对5英镑的纸币而言,这一承诺似乎来自女王,她的头像印在该纸币上)。另一方面,欧元纸币没有作任何承诺,也没有要求使用其作为合法支付手段的法律说明。

  虽然历史上有很多例子,说明政府通过了使纸币成为法定支付手段的法律,但是,这不能保证人们对纸币的需求。纸币在私人之间付款时,有时会被拒收,甚至有时政府也会拒收。有时候,拒收国王硬币的惩罚是在违抗者的前额上用烧红的硬币烙上烙印。这表明,如果没有强制措施,人们会拒绝接受主权货币[21][23]。因此,有些货币没有任何关于合法支付的法律也可以流转,如欧元;有些货币即使有这样的法律也可能被拒收。就我们所知,美元在很多国家都不是合法支付手段,在有些国家使用美元是受到当局限制甚至是违法的,但这并不妨碍美元在这些国家流转。

  现代货币常被称为法币,因为政府不承诺将其兑换为贵金属,其价值是由法令规定的。政府仅是声称一个硬币价值半美元,但是并没有储备价值上等于半美元的贵金属。当被第一次告知口袋中的货币没有任何支撑时,很多经济学课上的学生感到震惊。虽然他们从未想过拿着现金到财政部去换金子,但相信有些东西支撑着货币,或许是可以兑换的贵金属储备,这种不正确的认识让他们觉得舒服些。英国纸币上“支付持有者5英镑”的承诺,似乎提供坚实的基础,暗示财政部持有某种储备,可用于所承诺的支付。然而,如果有人真的向英国政府提交一张5英镑的纸币,财政部只能提供给他另一张5镑的纸币,或是总额等于5镑的硬币和零钞。任何美国或澳大利亚的公民在其财政部只会有相同的经历,5美元纸币换回来的只能是另一张5美元的纸币,或是总额等于5美元的硬币和零钞。这就是政府所谓的“支付承诺”。

  如果在很多国家货币都不能换回贵金属,而且法定支付的规定对于人们接受货币既不是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政府的“承诺支付”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仅能用其他货币与某一货币交换,那么,为什么每个人仍然接受政府的货币?主权政府最重要的权力之一就是征收税费和罚金。税赋义务是以本国货币来征收的,比如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元。而且,主权国家有权决定哪些东西可以用来完成税负义务。看上去纳税人似乎是使用商业银行的支票支付赋税时,实际上,当政府接受这些支票时,它只不过是增加了商业银行的储备,这些储备实际是中央银行发行的借据。因此,商业银行成了纳税人和中央政府的中介,以现金支付税款,并以纳税人的名义增加储备金。一旦银行完成了支付,纳税人也就完成缴税义务,税赋的义务也就消除了。

  现在我们可以回答前面提出的问题,为什么人人都接受政府法币?因为政府的高能货币(现金加储备金)是政府许可的支付税款的主要形式,甚至通常是唯一的形式。当然,政府的货币可以用作其他用途,硬币可以在自动售卖机上使用,政府发行的纸币可以偿还私人债务,现金还可以存在储钱罐中将来再花。然而,所有这些用途都是附属性的,都来自于政府接受这些现金作为税赋支付的意愿。正是由于每个纳税人都可以使用现金来消除税负义务,人们才需要这些现金。政府不能真的迫使其他人使用它发行的货币用于偿还私人债务,或者让他们把钱存到储钱罐,但是政府可以迫使人们只能用它发行的货币来完成税赋义务。

  正是如此,对于保证政府货币被接受,既不需要贵金属或外币的储备,也不需要颁布法定支付的法令。所有要作的,只是要求缴税时必须使用政府货币。印在英镑钞票上的“支付承诺”是多余的,而且有很大的误导性。这句话实际上应该写成“我承诺接受这一纸币来支付税赋”。我们知道,如果交给它5英镑,英国财政部实际上不能给你任何东西,除非给你另外一张钞票。但是,作为支付的税赋,英国财政部将会而且必须接受这张纸币。这就是政府的货币如何被赎回,不是用金子,而是作为税赋缴给政府。就像所有借款人一样,当把货币交给政府时,它必须接受这一自己发行的借据,这样对政府的税赋义务就可以完成了。这是对于债务的基本要求,票据发行人必须收回该票据,作为他人交付的款项。就像下面将要讨论的,还可以增加关于票据转换的承诺,但是接受作为支付款项的自己发行的票据,这一承诺是最重要的。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是税收使货币可以流转[23]。首先,政府创造一种货币单位,如美元、英镑或欧元,接着强制将其作为该国缴税的支付手段。在所有现代国家,这足以保证很多(实际上是绝大部分)的负债、资产和价格都以该国货币作为计价单位。只要政府接受这种货币作为支付的税款,它就可以以相同的计价单位发行货币。这不需要以贵金属来“支撑”货币的发行,也不需要实施要求接受该国货币作为法定货币的法令。例如,为了保证发行的货币被广泛接受,所有的主权政府不需要在钱币上刻上“本币是所有公共和私人债务的合法偿付”,而是仅需承诺“本币可以用来缴税”就可以了。

  这可以解释,几乎毫无例外的,为什么总是将货币借据作为计价单位,古德哈特所讲的“一个国家,一种货币”的法则[22]鲜有例外。当主权政府规定某种货币单位作为缴税手段,它也就选择了一种计价货币。凯恩斯也认识到国家在选择货币单位时发挥的作用。他认为“国家首先是一种法律权威,指定用于各种合约的支付手段。然而,政府已制定某一货币单位,但又不时更改,也就是说它声称自己有‘改编字典’的权利,这时就会引发疑问。所有现代国家都声称自己有这种权利,这至少已经有4千年历史了” [13](p4)。非政府的货币借据也要以政府货币单位来订立,部分的原因是使货币合约可以得以实施。

  而且,货币借据经常可以转化为国家借据,即高能货币,这可以使其被更好的接受。然而,这也带来了问题,仅仅同意接受你自己的借据作为支付手段,这种承诺相对容易兑现。但是承诺将你的借据转换为另外一个实体的借据,就比较困难,尤其是随时可以以一个固定的比例兑换更是如此,而这对于按照票面额以某一货币单位清偿债务是必需的。这就要求或者储备另外一个实体的借据,或者当被要求进行这种转换时,可以很容易的获得那些借据。不能满足有关这种转换的承诺时,就会出现违约。因此,有这种关于转换的承诺会增加违约风险,风险的大小与该借据被接受的广泛性成反比。

  这就引出了流动性的概念,一种资产可以如何无损失的很快兑换?一般而言,最具流动性的资产是国家自己发行的货币,而其他债务兑换的对象是高能货币。银行持有高能货币是为了满足兑换的要求,借助于存款保险和中央银行,银行关于兑换的承诺是非常可靠的。

  我们可以想一下银行的债务金字塔,即由其他机构和家庭发行的借据是否可以兑换为银行债务[34][35]。其他的实体发展了各种办法,以更好的满足这种兑换的要求,如一些透支工具。所有这一切都是以国家发行的借据为基础创造出来的金字塔一般的债务,我们可以将其视为高能货币的杠杆化。

  然而,不是所有承诺都是同样有效的,各种借据的违约风险不同。这是债务的另一个重要原则:一个人不能以自己发行的票据偿还自己的债务。如同上面讨论的,当有人将政府发行的票价呈交政府时,政府承诺将自己的另一张票据与其交换,或者允许以该票据作为支付的税款。诚然,政府可以通过预算盈余减少自己的负债,但是它不能用其他人发行的票据支付政府债务。所有其他实体必须提供另一方或第三方的票据来清偿债务。对于多数情形而言,用于支付某人债务的通常是某一银行的负债。

  银行借据的违约风险很小,在政府对存款提供担保时,则完全没有风险,因此,银行的债务被广泛接受。银行专门从事评估信贷风险,为借款人提供资金,并持有其发行的借据。银行不仅是政府和纳税人之间的中介,他们也通过接受借款人的票据和发行自己的借据,进行各种中介活动。他们持有的借据通常具有更高的风险,除非持有的是政府债务,并且比银行自己发行的借据流动性更差。通过这种服务,银行赚取利润。为其持有的他人发行的票据要求一个更高利率,并超过银行为自己发行的借据所支付的利率,这种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银行的盈利。关于债务金字塔的想法可以再次发挥作用,那些位于金字塔较低位置的实体要使用更高位置的实体发行的借据来支付和清偿债务。

  这使我们可以讨论利息率,凯恩斯将其视为放弃流动性的奖励。既然政府发行的货币(现金)是最具流动性的资产,它是不需要支付利息的。银行活期存款也具有很强的流动性,并在很多用途上甚至更加方便,因此也可以不支付利息[ 某些时候银行会要求支票账户支付费用,有些时候银行也会为其支付利息,这与有关的规则和竞争有关,这些问题不在本文讨论之列。]。其他更少一些流动性的借据则必须要支付利息,以使有钱人愿意持有。利息要为违约风险提供补偿,也要为资产缺乏流动性提供补偿。在《通论》第17章,凯恩斯发展了在不确定性普遍存在的条件下,基于流动性偏好的资产定价理论[14]。资产价格会一直进行调整,这会使不同资产的收益率产生变化,直到所有资产均有人持有为止。由于在所有资产中最具流动性,货币成为标准,因为它最好的满足了人们对于流动性的偏好。他继续解释对流动性的欲望如何约束有效需求,并导致失业,这些问题超出了我们的讨论范畴[2][14]。

  我们回到古德哈特的论点[33],即主流经济学因为没有违约风险而无货币容身之地。对于凯恩斯而言,新古典经济学,即他所谓的古典经济学,缺乏货币理论是因为缺少最基本的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对于解释为什么流动性有价值是绝对必需的。这两个观点是相关的,并且解释了金融机构为什么重要:他们以很低的违约风险,甚至没有违约风险,发行流动性较强的借据。这就是为什么银行借据经常被作为货币,而其他人发行的借据则不能如此。这与明斯基所讲的每个人都可以创造货币相冲突,但是明斯基接着又说道,“问题在于使它能被别人接受” [6](P228)。

  在另外有些方面,银行也是特殊的。几乎他们持有的所有资产都是通过发行借据得到的。典型的,一家银行的自有资产只有其资产的5%-8%,这意味着它的负债等于总资产价值的92-95%。这是一个极高的杠杆率,资产与资本的比率在12.5到20之间。如明斯基所言[6],他们通过发行债务为其资产融资。如果没有从中央银行获得资金的保证(这使银行负债具有更高的流动性),或者政府保护(这降低了银行负债的违约风险),银行是不可能以如此之高的杠杆率进行经营的。

  还应注意银行是很特殊的企业,他们不生产商品,而且在生产过程中也不使用商品,他们不在斯拉伐的“以商品生产商品”分析的范围之内。他们是真正的中介,不是从商品生产中获取利润,而是通过提供具有流动性的货币,而这对于商品生产是必要的,创造自己的借据来购买其他人的借据,从利息差中获利。正是这种“炼金术”使银行的合法性受到如此多质疑,因为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从空气中创造出了货币。确实,这也是金融危机的潜在根源,这是另一个超出我们讨论范畴的问题,但是其重要性再次被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突出出来。

  最后,借据的作用不仅仅是被他人持有或者他人用以提请支付你自己的债务,他们也在不同程度上具有可交换性。例如,你的邻居可以将你借糖的借据(这意味着支付某些糖的债务)与另一个邻居交换,后者将借据交给你,并要求得到一些糖。你的借据的交换性仅限于那些了解你,并相信你可以支付一些糖的人。既然货币通常与第三方债务的交换联系在一起,毫不奇怪,政府货币和银行债务都要包含在货币的定义之内。非金融机构或家庭的债务通常不能称为货币,因为这些债务不能很好地在第三方之间流转。房屋抵押债务的证券化,以及各种各样的保险再加上信用评级,使这些家庭债务具有某种程度的可交换性。一个缺乏经济学的人对货币的定义通常更狭隘,即一些能在市场上用作交易媒介的东西,并且可以用来购买商品。这当然一定是一种具有很高的接受程度的货币借据,如政府借据、银行借据以及得到银行支持的借据,就像你的信用卡债务。

  四、结论

  这将我们带回到克洛尔的名言,货币可以交换商品,商品也可以交换货币,但是商品不能直接交换商品。这一具有惊人洞察力的判断已经引导我们走过了一段有关货币及其制度,甚至还包括一点货币史和法律的漫长路程。确实,我们仅仅接触到一些复杂的和富有争议的问题的表面。实际上,货币显然是宏观经济学中最困难和争议最多的部分,什么是货币,货币发挥什么作用,有关政策应该如何,这些问题一开始就困扰着绝大多数的宏观经济学家。这篇论文中考察的三个基本命题使我们可以开始尝试回答这些问题。

  参考文献:

  克洛尔,罗伯特,凯恩斯主义反革命:理论述评[C],载于哈恩、布莱希林主编,利息理论,伦敦:麦克米兰,1965年,第103-125页;Clower, Robert, The Keynesian Counter-Revolution: A Theoretical Appraisal[C], The Theory of Interest Rates, edited by Hahn and F.P.R. Brechling, London: Macmillan, 1965: 103-125.

  戴维斯,保罗,货币与现实世界[M],伦敦:麦克米兰,1978年;Davidson, Paul, Money and the Real World[M], London, Macmillan, 1978.

  哈考特,杰弗里,后凯恩斯经济学的结构:先驱者的核心贡献[C],载于福斯特、雷主编,二十一世纪的凯恩斯:《通论》持久的重要性,纽约: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2008年,第185-197页;Harcourt, Geoffrey. The Structure of Post-Keynesian Economics: the Core Contributions of the Pioneers[C], Keynes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The Continuing Relevance of the General Theory, edited by Mathew Forstater and L. Randall Wray,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8: 185-197.

  卡尔多、特雷斯克,凯恩斯主义视角下的货币[J],劳埃德银行评论,1981年一月,第1页;Kaldor, N. and J. Trevithick, A Keynesian Perspective on Money[J], Lloyds Bank Review, January 1981:1.

  蒂拉德,达德利,生产性货币理论:凯恩斯与制度主义者[J],经济问题杂志,1980年,第14期,第255-273页;Dillard, Dudley, A Monetary Theory of Production: Keynes and the Institutionalists[J]. Journal of Economic Issues. 1980(14):255-273.

  明斯基,海曼,稳定不稳定的经济[M],纽黑文、伦敦:耶鲁大学出版社,1986年;Minsky, Hyman P., Stabilizing an Unstable Economy[M],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6.

  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探究利润、资本、信贷、利息和经济周期[M],剑桥:哈佛大学出版社,1934年;Schumpeter, J.A., The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n Inquiry into Profits, Capital, Credit, Interest and the Business Cycle[M],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34.

  摩尔,巴兹尔,水平主义与垂直主义:信贷货币宏观经济学[M],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88年;Moore, Basil J., Horizontalists and Verticalists: The Macroeconomics of Credit Money[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格拉扎尼,奥古斯塔斯,货币流转理论[J],经济与社会,1990年,第24卷,第6期,第7-36页;Graziani, Augusto, The theory of the Monetary Circuit[J], Economies et Societes, 1990, 24(6): 7–36.

  拉沃,马克,信贷与货币:动态流转经济学与后凯恩斯经济学[C],载于雅舒里克,马克主编,货币与宏观政策,波士顿、多德雷赫特、兰开斯特:波士顿、多德雷赫特、兰开斯特,1985年,第63页;Lavoie, Marc, Credit and Money: The dynamic circuit, overdraft economics, and Post Keynesian economics[C], Money and Macro Policy, edited by Jarsulic, Marc, Boston, Dordrecht, Lancaster: Boston-Dordrecht-Lancaster, 1985: 63.

  巴奇兹,艾林,公共财政的货币理论[J],政治经济学国际杂志,2002年,第32卷,第3期;Parguez, Alain, A monetary Theory of Public Financ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2002, 32(3).

  戈德利,韦恩,货币、金融与国民收入的决定:一种整合的方法[J],列维经济研究所,工作论文167号,1996年;Godley, Wynne, Money, Finance and National Income Determination: An Integrated Approach[J], Levy Economics Institute, Working Paper 167, June, www.levy.org, 1996.

  凯恩斯,约翰,梅纳德,货币论[M],第一卷,第二卷,纽约:哈考特,布瑞斯,1976年[1930年];Keynes, John Maynard, A Treatise on Money. Volumes I and II[M],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 Co, 1976[1930].

  凯恩斯,约翰,梅纳德,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M],纽约和伦敦:哈考特,布瑞斯,伊万诺维奇,1964年[1936年];Keynes, John Maynard,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M], New York and London: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64 [1936].

  卡莱斯基,资本主义经济动态分析论文精选:1933-1970[M],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71年;Kalecki, M, Selected Essays on the Dynamics of the Capitalist Economy, 1933-1970[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1.

  卡尔多,非主流收入分配理论[J],经济研究评论,1955-1956年,第23卷,第83-100页;Kaldor, N. Alternative Theories of Distribution[J],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1955-56(23): 83-100.

  博尔丁,肯尼斯,收入分配问题[J],挑战,1985年,十一月至十二月,第28卷,第5期,第4-11页;Boulding, Kenneth E, Questions about Distribution[J]. Challenge, 1985, Nov/Dec, Vol. 28 Issue 5: 4-11.

  英厄姆,杰弗里,“巴比伦的疯狂”:关于货币的社会学和历史“起源”[C],载于斯密森,约翰编辑,什么是货币? 纽约:劳特利奇,2000年,第16-41页;Ingham, Geoffrey. ‘Babylonian Madness’: On the Sociological and Historical ‘Origins’ of Money[C], What is Money?, edited by Smithin, John, New York, Routledge, 2000: 16-41.

  英厄姆,杰弗里,资本主义信贷货币的兴起[C],载于雷主编,货币的信贷与国家理论:米歇尔?英尼斯的贡献,切尔滕纳姆:爱德华?埃尔加,2004年,第173-222页;Ingham, Geoffrey, The Emergence of Capitalist Credit Money[C], Credit and State Theories of Money: the Contributions of A. Mitchell Innes, edited by Wray, L. Randall,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2004: 173-222.

  英尼斯,米歇尔,什么是货币?[J],银行法杂志,1913年五月,第377-408页;Innes, A. Mitchell, What is Money?[J], Banking Law Journal. 1913, May: 377-408.

  纳普,乔治,弗里德里希,货币的国家理论[M],克利夫顿:奥古塔斯?凯莱,1973年[1924年];Knapp, George Friedrich, The State Theory of Money[M], Clifton, NY: Augustus M. Kelley, 1973 [1924].

  古德哈特,查尔斯,货币的两种概念对最优货币区分析的意义[J],欧洲政治经济学杂志,1998年,第14卷,第407-432页;Goodhart, Charles A.E. Two Concepts of Money: Implications for the Analysis of Optimal Currency Areas[J],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98(14): 407-432.

  雷,兰德尔,理解现代货币:充分就业与价格稳定的关键[M],切尔滕纳姆:爱德华?埃尔加,1998年;Wray. L. Randall, Understanding Modern Money: The Key to Full Employment and Price Stability[M].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1998.

  雷,兰德尔主编,货币的信贷与国家理论:米歇尔?英尼斯的贡献,切尔滕纳姆:爱德华?埃尔加,2004年;Wray. L. Randall, (Editor) Credit and State Theories of Money: the contributions of A. Mitchell Innes[C],Cheltenham, Edward Elgar, 2004.

  克雷格,杨,没有王子的哈姆雷特:没有货币的剑桥宏观经济学[J],美国经济评论,1985年,第75卷,第2期,第133-139页;Kregel, Jan A. Hamlet without the Prince: Cambridge Macroeconomics without Money[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85, 75(2): 133-139.

  雷,兰德尔,资本主义经济中的货币与信贷:内生货币分析[M],奥尔德肖特:爱德华?埃尔加,1990年;Wray. L. Randall, Money and Credit in Capitalist Economies: The Endogenous Money Approach[M]. Aldershot, UK: Edward Elgar, 1990.

  海尔伯纳,罗伯特,资本主义的本质与逻辑[M],纽约、伦敦:诺顿公司,1985年;Heilbroner, Robert, The Nature and Logic of Capitalism[M], New York and London: W.W. Norton and Company, 1985.

  斯拉伐,皮埃尔,用商品生产商品[M],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60年;Sraffa, Piero, Production of Commodities by Means of Commodities[M]. Cambridge: Cambride University Press, 1960.

  凯恩斯,约翰,梅纳德,约翰?梅纳德?凯恩斯作品集,第14卷[M],马格里奇编辑,伦敦、贝辛斯托克:麦克米兰,1973年;Keynes, John Maynard,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John Maynard Keynes, Vol XIV[M], edited by Donald Moggridge, London and Basingstoke,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1973.

  明斯基,海曼,熊彼特与金融[C],载于贝斯科、萨瓦蒂主编,资本主义发展中的市场与制度,纽约:圣马丁出版社,1993年,第103-115页;Minsky, Hyman P. Schumpeter and Finance[C], Market and Institutions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edited by S. Biasco, A. Roncaglia and M. Salvati,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93: 103-115.

  巴奇兹,艾林、马里奥?萨卡里卡,货币的信贷理论:货币流转方法[J],载于斯密森,约翰编辑,什么是货币? 纽约:劳特利奇,2000年,第101-123页;Parguez, Alain, and Mario Seccarrecia, The Credit Theory of Money: the Monetary Circuit Approach[C]. What is Money? Edited by John Smithin: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0:101-123.

  瓦尔加斯,伯纳德,凯恩斯-古典主义综合与“反转型”理论[C],第八届后凯恩斯主义会议论文,密苏里大学堪萨斯校区,2004年,六月26-29日;Vallegeas, Bernard, For a Keyneso-Classical Sythesis and a ‘Detransformation’ theory[C], Paper given at the 8th International Post Keynesian Conference, University of Missouri, Kansas City, June 26-29, http//cas.umkc.edu/econ/economics/faculty/Vallageas, 2004.

  古德哈特,查尔斯,货币与违约[C],载于福斯特、雷主编,二十一世纪的凯恩斯:《通论》持久的重要性,纽约: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2008年,第213-223页;Goodhart, Charles A.E., Money and Default[C], in Keynes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The Continuing Relevance of the General Theory, edited by Mathew Forstater and L. Randall Wray,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8: 213-223.

  贝尔,史蒂芬尼,国家与统治集团对货币的作用,剑桥经济学季刊,2001年三月,第25卷,第2期,第149-1633页;Bell, Stephanie, The Role of the State and the Hierarchy of Money[J].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2001, 25(2), March: 149-163.

  福雷,邓肯,经济活动中的货币[C],载于伊特维尔、米尔盖特、纽曼主编,新帕尔格拉夫大辞典:货币,纽约、伦敦:诺顿,1983年;Foley, Duncan, Money in Economic Activity[C], The New Palgrave: Money, edited by John Eatwell, Murray Milgate, and Peter Newman, New York and London: W.W. Norton, 1989.

  哈恩,弗兰克,货币与通货膨胀[M],剑桥:MIT出版社,1983年;Hahn, Frank H., Money and Inflation[M], Cambridge: MIT Press, 1983.

  哈考特,杰弗里,后凯恩斯经济学的结构:先驱者的核心贡献[M],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Harcourt, Geoffrey, The Structure of Post-Keynesian Economics: The Core Contributions of the Pioneer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萨缪尔森,保罗,经济学[M],纽约:麦格劳-希尔,1973年,第274-276页;Samuelson, Paul, Economics[M], New York: McGraw-Hill, Ninth Edition, 1973: 274-276.

【打印】 【纠错】 【求是论坛】 【网站声明】   网站编辑: 王清晨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