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求是理论网

2014年05月14日 22:10:19
来源: 求是理论网     作者: 周成洋
字号:【

    要说起我与求是理论网的关系,应该就是亦师亦友的这样一种关系吧。大概是半年前,我与求是理论网有了交集,初时对求是理论网其实并不了解,虽有关注但也仅限关注,毕竟当时神思仍待开悟,对于好些事物认知没有那么深刻,自然也就没有太多感觉。直到后面,我开始陆陆续续地在求是理论网发了些文章,这才清楚了这样一个平台的价值所在,更是喜爱上了这样一个飞扬文字的去处儿。

    我对求是理论网的一些认识

    求是理论网是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杂志主办的理论宣传学习平台。2008年7月,在《求是》暨《红旗》创刊50周年之际,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同志写来贺信,对党中央机关刊的地位和作用给予充分肯定,对求是杂志社的工作提出了殷切希望和明确要求。李长春同志代表党中央出席纪念大会并考察工作,作出由《求是》杂志创办一个理论网站的重要指示。为贯彻落实李长春同志重要指示精神,求是杂志社编委会研究决定,依托《求是》杂志理论宣传优势,整合全国党报党刊优秀理论资源,创办求是理论网,网站于2009年7月1日正式上线。

    我所认识的求是理论网是一个独特的、有气质的、有学识的的窗口平台,求是理论网的“来稿频道”则是我与求是理论网建立交集的一个渠道。求是理论网“来稿频道”分为“策论杂谈”、“实践探索”、“品行修养”、“时事锐评”、“经济评论”、“国际观察”、“艺海拾贝”等九个栏目。每个栏目对受众口味进行了分门别类,我们可以从其精巧的名字上猜测其喜好,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入阅读。也因为栏目取名初衷就包含了一定的深度性和广度性,因此这些个儿栏目名字日后也没有再更改的必要。这就好比一部完善的法律一般,即使屹立百年也不需要进行多大修改,仍能适应社会的要求和时代的发展。

    如果你仔细阅览过求是理论网的文章,你会发现发表在求是理论网上的文章主要以理论性解析和党政研究为主。事实上,对于理论文章这一类的写作,要驾驭起来却是有着不小的难度的。这不仅需要作者有着深厚的笔力和独到的目力,而且还需要作者对自己学识及认知程度有一个整体把握。因此,求是理论网的价值定位也是与其它媒体有着截然不同的要求的。当然,在“时事锐评”、“策论杂谈”这两个栏目中,编辑还是会选发一些与其他媒体口味趋同的评论文章,这也给广大喜好评论写作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发表声音的机会。尤其是在近些年言论自由之风大兴的时代背景下,求是理论网这样的中央权威媒体应当成为舆论引导的领头羊。

    我对求是理论网的一些感受

    求是理论网成立至今不过五年,我却横跨了其2013年与2014年的时间,算起来也该是一个老粉丝了。而仔细看看这段时间的文章,你会发现求是理论网对于文章的理论性和研究性以及拓展性更加强化了。许多文章气势恢宏、研究透彻、分析深刻,是理论文章花海中的精品。但仍然有所欠缺的是,整体看来文章语言的文采却并非都是能尽如人意的。首先,这和“理论”这个核心定位的限制是有决定关系的,其次也与作者群构成是有直接关系的。对于我这种喜欢研究党政的人而言,还是能够静下心来看看繁涩厚长的文章。但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却是不能完全接受的。这可能与一个人的兴趣爱好有关吧,但这也限制了求是理论网在年轻群体(尤其是大学生群体)的传播。

    求是理论网来稿频道开设了“艺海拾贝”这样的文化栏目,可谓是为了缓解理论文章对受众眼睛造成的疲劳感,进而精心安排的一颗“点心”。不得不说,这颗“点心”的确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可以让求是理论网少了些“枯燥”,并且多了些文艺底蕴的意味。可见。编辑还是人性化的,能够照顾到读者的感受。当然,编辑也是聪明的,因为多种口味能够适应求是理论网多元发展的需求。可惜的是,“艺海拾贝中”的文章除了辞赋的雄壮与老生常谈的感悟,却总感觉缺了些触动心灵的作品。仔细想来,这个栏目不够博采众长的缘故,与作者群构成产生直接因果关系,编辑的审稿把关也要承担部分责任。

    再如“策论杂谈”这个栏目,确切说是应该是选登文艺性政论才符合其“杂文”定位。然而文艺性却几乎未闻,几乎是论之再论,大部分文章的主题与所议几近相同。以我看来,这其中自是有可提升笔力之借鉴的,但这却与栏目定位产生了一些间隙,实在有些维和。而我本身很欣赏求是理论网的一点是,来稿频道的“严”。我的这个“严”是褒义的,从而看出的是求是理论网对文章质量的高追求和严谨态度,这点也是其他媒体上难以见到的。虽然有的媒体文章转载率和点击量极高,但却也是白驹过隙、过眼云烟,做不到求是理论网这般能够经受时间考验的厚重。

    我对求是理论网的一些建议

    求是理论网的作者群包含党政领导、高校学者和社会专家。其作者群的构成是属于精英模式下的一种类型,这样就意味着其本身便有比一般媒体更大的资源优势(智慧资源),但这却也成为了其累。毕竟受众需要的是通俗的简化知识和见解,他们喜欢简单粗暴的评判论断,因此就间接限制了求是理论网在广大人民群众间的传播。我并不是认为这就需要活络、或者说改变求是理论网作者群的构成,但我觉得应该从传播方式上对求是理论的推广进行完善,如引入党政领导干部群体机制。要知道,目前中国可是有着8000万的共产党员,若能稳住这样一个庞大规模的潜在读者群体,对于求是理论网的权威形象提升无疑是件好事。

    毫无疑问,求是理论网也是做了一些在传播途径上拓展渠道的努力。比如其特地开通了新浪微博,腾讯微信这样的新媒体客户端,实则就是为了适应普通大众生活习惯而做的一种巧妙选择。但无可奈何的是,求是理论网在这两个领域的推广仍然不能立竿见影,宣传效果并未特别突出。而我认为通过微博微信此类大众热捧的载体,是难以真正扩大求是理论网的影响的。毕竟渠道是活的,人人都可以挖。受众才是固定的,这点反映在可见的数字上。所以,我还是强调要对即在可挖掘群体的培养与巩固。

    半年来,我在求是理论网来稿频道的“策论杂谈”、“实践探索”、“时事锐评”、“经济评论”、“国际观察”等几个栏目上先后发表了一些文章,也曾获过求是理论网的“优秀作者”殊荣,自然对求是理论网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怀。我印象中的求是理论网就像一匹新生的野马,应该自由奔跑,奔向更广阔的天地,希望求是理论网能够加大在青年群体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若是仔细想想,我也应该算是在求是理论网的培养下成长的一名政论家了,也幸得编辑青睐给了一条前进的跑道。再看明日,互勉共进!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