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求是》杂志的若干想法

2014年05月14日 22:10:19
来源: 求是理论网     作者: 丁小鲁
字号:【

    我觉得《求是》2013年以来实践“改文风”,还是有效果的,文章比以前精炼了一些。但是,这还都是些细枝末节而已。实际上,整本杂志的方向都出现了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红旗》1958年创刊,在之后的20年里首屈一指,一是靠行政性强制推广,而且并不是推广到单位,而是推广到个人(从职工工资中扣除杂志费用,杂志与工资一共发放);二是靠扎实的学理探讨。

    当然,也许“学理探讨”要打个折扣,毕竟是在“阶级斗争”的大纲目下,用理论武装自己,兼说服/打击敌人,带有很浓的政治色彩,与新时期以来“去政治化”的学理探讨完全不同。但,“去政治化”的学理讨论又何尝不是具有另一种意识形态的学理讨论呢?而且,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与国内形势下,敌人是双重的,这种学理性的探讨一方面担负起抨击“美帝”、“苏修”的任务,一方面也要教育打击国内的资产阶级和官僚阶层。这样一来,发出一个执政党的声音尤为重要。而报纸等时效性强的媒体,不太容易成为理论探索争鸣的阵地,这也就是《红旗》为何能独树一帜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新中国的高等教育尚不发达,做学术的人相对很少,但学术大家相对很多。与现在遍地是研究所、研究院不同,当时民间是不存在智囊团的,为数不多但质量极高的学者,很容易被《红旗》或者各种官方领导的“写作班子”收归麾下。这些学问极好的学者,是一个理论杂志能够办好的最根本保障。79年以来的《读书》就是个正面例子。

    上面说的这两个原因,其实也就成了76年以来《求是》衰落的原因。一是国际大环境变了,特别是冷战结束,美国独霸全球,国内开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敌人消失了,干脆提倡“不争论”,埋头挣小钱钱,整体的理论探讨的氛围不再;二是老学者纷纷退休,而这样一个事业单位系统,基本上是通过类似公务员考试的模式选取人才,这样选上来的人,只能说是履历不错也很会考试的人才,和理论大家、一流学者还是相当有差距的——一个靠编辑撑起来的杂志,和一个靠学者撑起来的杂志,差距一目了然吧。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改革开放已经三十余年,《求是》却一直没有进行动作太大的改动。时代变了,但是文章竟然还不如改革开放前的质量高,其地位也就可想而知。每一篇文章,几乎都要看作者的行政职位,官话套话比比皆是,什么都说了但细细一想又什么都没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行政推广力量一旦撤出,这本杂志离停刊可能为期不远。

    就拿第二期这一篇《关键是拿出好作品》为例,讨论当下文学作品,其实很有意思,如果向一些不错的杂志学习,完全可以做一个选题,请一些不同观点的评论家、作家来写文章,应该会有趣,当然把握住自己的重点和倾向即可。一个中央级的刊物请张旭东、王安忆这样的人物也不会很难吧。但是这一期还是“一如既往”地请了作协的党组书记来写了一篇官话,坚持以人民为导向啦,倡导文学作品丰富多样啦,这种话开会念念,给下面的人听一下、传达一下也就可以了。全国几千万党员,真的需要看这个嘛?何况还不一定每一个都是搞文学的。

    我们国家强大了,“大国梦”也正在复苏,难道不需要我们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吗?这是个好机会。国外很多人愿意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的想法、了解共产党的信念。但是,怎么表达?给那些渴望了解中国的外国人、给那些渴望判断执政党如何治理国家的人民,我们还要继续念官话嘛?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