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论

    孟子云:“物之不齐,物之情也”;诗词亦有高低清浊之分,所为平准者,概有气象、意境、辞藻与格律四端。

    气象,诗词之精魂。依庄生之言,唯真人能以天地为逆旅,视光阴作过客,或得意庙堂,或落魄江湖,皆无往而不乐。千百年来,太白当居第一真人。静安谓太白纯以气象胜。“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诸诗句,于平淡无奇中尽显盛唐气象,后世无有与之比肩者;唯王之涣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约略能望其项背。

    意境,诗词之神韵。历代士人皆以入世宦达为务,难免丝竹乱耳,案牍劳形,为尘网羁绊而不得自主;清者有“此身非我有”之叹,浊者则凝滞眩乱,随波逐流。大凡超然物外之士,往往有浮沉起落、生离死别之经历,辋川,东坡是之谓也。辋川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东坡的“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皆是大难之后所作,死生一观,物我两忘之感跃然纸上;后世翰林望尘莫及。

    辞藻与格律,诗词之纹饰。古人云,诗言志。志者,气之帅,意之荣。无志之诗词,犹如行尸走肉,徒具形骸。若以格律论,太白诗几无合格,而后世公举渠为诗家第一,可见主次轻重。晚唐五代之词,极尽造作雕琢之事,为士人所不齿,尝有“优伶艳科”之鄙称,直至“大江东去”一扫前世浮华之风,词方得入大雅之堂。至明清两代,士林沉沦,文风衰颓,全然不见汉唐气象,山水意境,虽辞藻格律之功较前代尤胜,然舍本逐末,终其五百年少有入流之作。

    (作者:北京市委党校社会学部副教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诗词,气象,意境,项背,入流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