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遇冷雨

    天空阴郁深沉,天气咋暖还寒。

    探头窗外,冷风扑面而来,镜片上瞬间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雨雾,眼前更加模糊起来,于是赶紧擦拭干净。

    风时紧时缓,雨像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跟风四处飘荡,好似漫天飞纱,直把个外面的世界搅和的朦朦胧胧,天地一时也很难分清了。冷不丁被雨丝拂扫了一下脸庞,身子便不由自主的猛地一颤。

    路边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举着各色花伞,蜷缩个身子行色匆匆,人面很难看到,只有脚步和雨伞的轨迹在不断的移动和延伸。往来的车辆布满了城市的每一条主干道,一个个喘着粗气龟缩前行着,被各色雨披包裹起来的电瓶车穿梭于期间,仿佛一个个幽灵忽来忽去。此起彼伏的“呲呲啦啦”的车轮划水声和“嗡嗡哧哧”的发动机轰鸣声搅和在一起,让嘈杂和凌乱成了城市的主基调,只有时而一声刺耳的汽笛鸣叫,才会让空气稍显冷凝一些。雨雾包裹着的水泥森林里,平日颇感密集的一幢幢现代化高楼,此刻却显现出特别异样的孤冷和无耐。

    忽然又想起乡间的雨中情境来。在那里,只要推开窗户,便会有泥土的厚重气息和芳草的清新香气沁入心脾,千里沃野被雨水洗刷的新新绿绿,冷雨已然很难阻挡住春天的脚步了。不远处河面上漂浮着的,满是密密麻麻的星星点点,河岸边泊着一条小木舟,舟破旧不堪,里面没有人,旁侧一支船桨漂浮在水面上随风摇曳,折腾的小木舟也在原地晃晃悠悠起来。河对岸上,依稀看到一位暮年垂钓者,头戴一顶黄的有些发黑的草帽,身披一件暗灰绿色雨衣,静坐在一把陈年小木椅上,手里紧紧握着鱼竿,深邃的眼眸一动不动地紧盯着河面。

    时间又过去了许久,凄风冷雨依旧飘飘摇摇,城市依然在嘈杂与凌乱间变换着频道,惟乡间河边那位老者似雕像般纹丝未动过。

    相较于冷雨中城市的动与乡间的静,我似乎更欢喜后者,那静的情形如梦如幻、似曾相识,才想起原是自己在唐诗宋词里遇见过的。

    冷风呼啸,细雨飘飞。终究还是希望这躁动的世界能被清风细雨挥洒成一幅幅静谧而又诗意的山水画,毕竟生命终须走向孤独,人都需要找寻到一处安静的归宿,在那里静待春暖花开。

    (作者单位:江苏海门市委组织部)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春天,小雨,唐诗,宋词,归宿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