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游记

    中华美景,星罗棋布,美韵纷呈,各具其长,然吾登长城之愿久矣。

    丙申(猴)年七月十八,天安门观升旗仪式毕,乘旅游大巴,出德胜门,过延庆车站,抵东曹营,直上八达岭水关。

    至景区停车场,举目仰望,长城如巨龙匍匐于苍翠山脊,起伏于崇山峻岭之间,穿行于悬崖峭壁之上,其周围云雾缭绕,半遮半掩,左右留连,好似苍龙腾飞。城堡相连,烽燧向望,双面箭垛,凌云之势,折转直上,于层峦叠嶂之间,又攀沿而去,后渐渐消失于天际。

    上得城来,城貌参差,若青似彤。长城之内,人影交叠,中外游客,摩肩接踵,相机闪闪,咔嚓声声不绝于耳,让人兴叹旅游产业之魔力。

    万里长城,起春秋,历秦汉,及辽金,至元明,上下两千年,乃国之瑰宝。遥想战国,秦北筑长城,劳民伤财,却匈奴,守藩篱,胡人岂敢南下牧马?今者演为史河瑰宝,旅游胜地,嗟异人类之伟大。

    我与老伴,手扶栏杆,爬爬停停,气喘吁吁,坡陡之处不时相互拉拽帮扶,倒是六岁小孙精神十足,小手扶栏,手脚轻盈,不待我等拉扯,先到一处平地。经过两座烽火台,不得不停下小息。

    举头远眺,峦丘起伏,林木掩映。见那游客,人在长城上,长城在万山峻岭上,千峰耸立,长城蜿蜒,人山人海,古代战争仿佛就在眼前,恍若伏兵百万于其中。再观近处城墙左右,人头攒动,转隙间,游客纷由各入口集至,若吾为守将,岂有退敌之策乎?

    哑然一笑,随流继续前行。此时风起,垛口尤甚,有拍照者,皆收相机,或三五成群缓步,或痴情男女挽手疾行。出二道垛口,坡梯越发陡峭,胆小者不敢临墙。儿子儿媳,双双齐奔好汉坡,我和老伴欲带孙子原路返回。

    屹立烽火台,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大地之博,则游目骋怀,心旷神怡。远眺对面,群峰一览眼内,峰峦叠嶂,参差隐匿,雄伟壮丽。长城蜿蜒曲委,龙腾虎跃,千般气象,目难及际。倘来兵侵袭,不必现代装备,就地取材,滚木礌石,守卒齐而攻之,必制敌于外,敌军那敢秋毫难犯?予且行且赏,独享其韵,快哉!美哉!

    回首俯瞰,脚下长城居然丰盈,不露声色地将我等包纳于它狭长之怀抱。风从垛口而入,不时掀起衣衫,丝丝凉意,让淋漓大汗顿时消退,爽快之极。

    极目远眺,山峦起伏,一派雄沉刚劲的北方山势尽收眼底,长城因山势而雄伟,山势因长城而险峻。登临长城,抒情怅古,不胜感慨。回顾登途,有斜坡台阶,正如曲折人生,充满坎坷与平淡。

    迂回下行,实属陡峭,近似直上直下。恐小孙跌倒,干脆背着,左手扶孙,右手抓栏,倒退蹲爬而下。至一段平缓地带,给小孙购得一块登长城的纪念牌,刻上小孙的名字以作纪念。小孙得“我登上了长城”金牌,自为“好汉”而荣。

    车子启动,再回首,长城如画。心中默念:但愿各国人民,和平相处,远离战争!

    (作者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长城,游记,八达岭,旅游产业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