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

    要问春天的颜色,没有人能够说清。反正我是喜欢那一缕缕金黄,满山遍野的金黄,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金黄。

    在我的家乡川东,属于丘陵地带,要想看见好似铺了一地黄灿灿金子的油菜花海,体会那种磅礴那种大气,还真有点不容易。可是我更偏爱那些高高低低,好似上帝随意安排的菜花仙子,他们在三月的微风中矜持的点头,揽镜自恋。那种妖娆,那种小家碧玉,那种旁若无人最美。喜欢独自一人,徜徉在三月的油菜花中,美妙自知。蓝天下,白云端,花间小径。

    赏花最好在花初开时,抑或繁花似锦时,总之,我不喜欢也不愿意参加花儿的葬礼,我喜欢漫天的金黄和着浓烈的花香,那种凋零的悲伤我不愿意体会。

    初开点点金黄,就好似擦亮一根火柴,慢慢的就会被你的激情点燃,春天葱茏的树木在包围房舍,油菜花也准备用金黄淹没我童年的家,房舍的栅栏站成卫兵的姿势,你望而却步的眼神,我忍俊不禁。木栅栏也懂得怜香惜玉,它拉圈着手臂,朝外的手臂粘上点点金黄的幽香。

    盛开的油菜花活泼开朗而率性。当某些花娇滴滴羞答答地似开非开,犹抱琵琶,似乎还在畏惧那瑟瑟春寒、潇潇春雨的时候,它开放了,寂寞的田野刹那间生动起来。灿烂笑脸,挨挨挤挤,谁也不让谁受冷落,齐刷刷地惊艳你的眼球。油菜花开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日子,这是上苍的恩赐,我怎能错过这么一场绝好的盛会!油菜花染黄了山野,他是一个季节的涅槃,在春天的邀请下,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我们都是他们爱的证婚人,年年岁岁,浓烈如酒。

    小心翼翼地走在油菜花的田垄上,惟恐抖落花瓣一片。鸟鸣拉长了寂静,风也是轻柔相拥。花儿放纵着,恣意自己的青春年华,毫不顾忌自己的消亡,留住这一瞬,留住这一刻。时光停滞,岁月静好。

 

做一个绿色的梦

 

    久居小城一隅,作为凡夫俗子,生活工作都需要打理,想要追求大自然的生活,其实也很简单。西南地区的冬天,不会白雪皑皑,万物萧条,各种各样的植物,该葱绿的依旧葱绿,枯萎的自行枯萎,互不干涉,互为替补。成就一段冬天宽容的佳话。

    买了一盆绿萝,冬天的时候,叶片黄了,根坏了,最后枯萎了。别人说,最好养的植物能养死,这人得有多笨。随着绿萝的离去,我也郁闷了这个冬天,家里面唯一还绿意盎然的,是几盆吊兰,养了好几年,有了点感情,可能不忍心弃我而去。心得到些许安慰。

    整个冬天,其实我也没有放弃寻找绿意,经常趁周末,县城附近田野转悠,发现在冬天的田野依旧青春的植物,我偶尔也收入囊中,用一个又一个的花盆迎接他们的到来,这些植物,有些在阳台成就了一段风景,有些终究郁郁而终,归于尘埃。每每此时,心情很是低落,不久,这项外出找绿种绿的业余爱好渐渐归于记忆,成为过去了。现在想来,人有故土情结,万事万物都有,这些绿植也毫无例外。我明白这个道理,其实也不晚,他们终归成就了我一段绿色梦想。

    过之犹不及,其实绿萝怕冷,冬天,我把他放置在阳台外历经风雨,野地的绿植我把他搬进温室,我给予他们自以为是的爱,温柔的爱,是我单方面一厢情愿的付出,也把我绿色的梦罩上了些许颓废。明白了这个道理,才可以做一个绿色的、悠长的关于春天的梦,其实并不远。

    (作者单位:四川武胜县政协办)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油菜花,金黄,颜色,眼神,忍俊不禁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