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白,梨花香……

    天暖万物苏,花醒尽开颜。六九以后的天,如同娃娃的脸,瞬间变幻无常,说变就变,一会儿呆萌,一会儿开颜。

    春始,各种树木、草场都争先恐后地游离了出来,芽苞们争相蠢蠢欲动,各自抖落身上的尘埃,努力发出一些新意的变化,芽苞是羞涩的,虽受时间催促不耐烦了,但还是缓慢持续矜持。

    这个季节,看景不如赏花,花不及草的绿染迅即,于是,我放弃眼前过多的绿植,刻意去追寻除了绿色以外的自然花境。骑着单车来到野外,空气格外清新,梨园就在城区边缘,不一会便看见了梨园的轮廓。我对梨花是向往和期待的,就像几天不见的恋人,一朝相约,心情愉悦!

    阳光是梨花显微展开的推手,阳射渐暖的午后,梨花的芽苞由初始的灰蒙渐变清亮。梨花的芽苞坚实,椎圆润泽的芽体外面包裹着层层的褐色外衣,大小不一,分布均衡。花苞分支多头,花枝排列不齐,一般都是以中部花枝为主,占据中间的位置,花苞牢牢挂于枝间之上。许是先者为上、强者为大的缘故,在自然法则面前,花朵也是同样的命数,适者得以生存。

    梨花的苞体一天一个样,如清纯少女一般,初时稚嫩瘦体,亭亭玉立,随后腰身丰腴,花苞浑圆满目,让你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移步不前,私念在作祟停歇欣赏。真正贴近,才知道梨花的诱意,似张似开的花苞闭合浅微,微张的花唇像古时的仕女弯腰低吟,似乎在吟唱着诗情画意,微微一笑,倾国倾城,令人过目不忘!着迷了,只是潜意识的妄想,定神相看,那是风的吹过,那是风的杰作!

    光照适宜,更令梨花绽放,对于这样的花海簇拥,我总是始料不及,总是心有感怀。梨花盛世,花瓣醒目,瓣圆卷翘,多是五片簇连,坐落有致,得体相向。开始,梨花张合并不张扬,只是小有幅度暂且展放,从正前注望,花朵前倾伸延,这时,花期遇合有度,面对自然的召唤,还没有来得及尽意展望媲美,只是小等几回,蓄势待放!置身于梨花的世界里,嗅着体蕴幽怨的梨花香,颇有一种沉迷的想象。

    梨花的白净是明显的,仅看花瓣的纯白就一目了然,白得冷静,白得坦然,这种自然的谐白,不会有一丝的杂沁,花瓣的桀骜执白,让你多了些许的臆想和遐思,面对梨花的冷艳,只有屈服,只有妥协。花瓣正中花室卧蕊,胚珠安结之处,错落有致,争相吐放!蕊眉挑出之时,端庄隐现完紫。花蕊的大雅配色,突显的白里透着紫倒也突兀,这种挽白烙紫的沁色,恰恰是完美的、独特的,冷白搭配了暖紫,也是自然界随意考究的点睛大作!

    正视梨花,我是理性的,感性的倒是古人的时评和意蕴悠长的赞誉,如那唐朝可人杨贵妃美丽的哭泣,梨花带雨般的神似,极致形容她的美跟这梨花一样,充满了凄美委婉的景致。白居易的《长恨歌》其中的一句: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可见诗人对杨贵妃的美丽表语的是那么的至深至极,把杨贵妃的美艳比作是风雨后的梨花形态,诗人以怜惜的意识感同了当时处境堪忧的杨贵妃,为她担忧、为她垂怜。

    绿色浸染,花海香醇。喜欢赏景观花的人,沿着青葱的色调一路找寻,顺着浓郁的花香一味贪嗅,无论是桃花红,还是梨花白,各自有各自的芳香,各自有各自的芳华,珍惜自然的归于,景然成片,处处留存的是梨花的白和梨花的香!

    (作者单位:安徽省固镇县政务服务中心)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阳光,梨花,苞体,理性,赞誉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