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谁寄锦书来……

    “烽火连三月,家书值万金。”“青山隔不住,鸿雁已然到。”千百年来,作为一种最古典、最隽永的情感传递方式,家书承载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血缘文化,维系着人间的亲情,也担当着家庭教育的重任,因而始终为人们所珍视。曾经,先辈的为人处世、道德品质,会在点滴细节中通过家书传递,变成后辈的教养与信念。于是,家书也自然成为一种传统中的文化标识,展现并传承着国人心底的家国情怀。

    2013年母亲和父亲先后去世,“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失去至爱双亲的巨大悲痛和精神打击,我无时不在深切地体验何为“心如刀绞”、“味同嚼蜡”,感受着啥叫“魂牵梦萦”、“泪湿沾巾”。为排解与日俱增、如影随形的孤独之感、思念之苦,我开始整理编辑《我的父亲母亲》纪念画册。这期间,我有幸找到了父亲曾给我和我的孩子写的八封家信。

    近四十年后特别是父亲母亲已离开我们,今天再次捧读这些散发着泥土馨香和旱烟味道的文字,我禁不住涌出泪来。看到这熟悉又陌生的小楷笔迹,展读这普通又实在的口语白话,再次穿梭盈满父母大爱的字里行间,我犹如又听见了父亲炕头上语重心长的殷切教诲、看到了母亲灶堂前抱柴添火的忙碌身影。这一份关爱一丝牵挂,亲情裹着温情、浸着幸福,别样一种熨贴氤氲在心空、荡涤于肺腑,让我觉得因心有所系而感动不已。这每一封家信,没有之乎者也、华丽词藻,除了声声叮咛和唠叨再三,更多的是安慰、提醒和关心、关爱……

    当然,我这普通的家书肯定比不了诸葛亮的《诫子书》、陶渊明的《与子俨等疏》、欧阳修的《与十二侄》等这些千古传颂的名篇佳作,也不如林则徐、左宗棠、曾国藩、傅雷等人流传甚广、影响很大的家书。却包含着父亲母亲说不尽的安慰、宽慰、抚慰:“你这次远调宁夏军区工作,身居何职?子女上学、家属住宿条件,你妻能否找上低微活干,大致概况如何?”也有道不完的提醒、劝诫、鼓励:“银川那里生活水平奢侈,但你必须保持原有朴素节俭作风,生活中处处撙拮,长远打算的过日子,莫忘”,“亲朋好友常有求助帮忙的,也不好谢绝,但也要把握分寸”。更有对后辈儿孙成长、成才、成人的期盼和关心、关怀、关爱:“要珍惜学习时间,万不敢自满自足”,“现在万不可偷懒骄傲”,“努力学习,勿负祖望”,“现在多一份努力,将来就多一份收获”,“唯望你们将来事业有成”,“也就心满意足了”。

    见字如晤,读札思人。这仅存的几封家信,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对我这个异客游子漂泊无归的身、漂流无依的魂来说,都是巨大的精神财富,都是无价之宝,正如明·高启在《得家书》中写道的:未读书中语,忧怀已觉宽。灯前看封箧,题字有平安。

    有些事情,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懂,懂的时候已不再年轻。记得1978年9月,我有幸成为改革开放后固原首次经过考试选拔的“尖子生”,被录取到固原一中。从此开始了我生命中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异客”生活,我和父亲之间也才有了书信往来。但不得不承认,在时代的前行中,家书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尤其是信息时代的生活来临之后,我就逐渐淡漠了书信问候父亲母亲的那份心境。现在父亲母亲都走了,我能做的,就是将这不止万金的家书收藏好、传下去,给我以心灵抚摸和精神慰藉,也感谢父亲母亲半个世纪的养育和教诲。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每个人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设计自己,所以也就从来没有好好用心体谅父亲母亲的一片良苦用心。那情深似海的母爱,那厚重如山的父爱,每每掂起,都会让我感到好像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暗中感召着我,催我向前,策我奋进,使我不敢有半点的怠惰、一丝的抱怨。

    “一缄书札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拆看”。“鸿雁传书”是怎样的一种欣喜,“治安吾儿知悉”是怎样的一种幸福,“父字”是怎样的一种慰藉。现在体会,我不知道是否还有一种美丽精致的文字让我潸然泪下,是否还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情感让我感动不已,是否还有一些纯然叙事的书信让我复制追忆……

    (作者单位:宁夏银川军休所)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家书,家国情怀,责任,关爱,父爱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