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虚伪

    近日读史,忽思考虚伪之事竟成为历史的一大奇葩,不禁莞尔。什么是虚伪呢,从字面上解释,虚就是虚浮,虚诈,不符合实际,主观的假大空;伪就是装腔作势,刻意隐瞒,或者是善于把自己伪装起来,心口不一。虚伪合起来就不仅仅是假和不符合实际的问题,更多的则是有了贬斥的道德属性,常常与君子相对立,与小人相毗邻。孔子说,巧言令色鲜矣仁,意思是说花言巧语,善于伪装隐藏自己的,很少有贤德的人,这是用君子的衡量标准和属性来定义虚伪和纯真。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其实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古往今来,人们对“虚伪”嗤之以鼻的同时,也在或多或少的将虚伪作为自己的遮羞布,在名和利之间苦苦盘旋,甚至会深陷其中。东晋时期是魏晋风流的代表时代,士人尚清谈,去繁芜,希望在现实的逼迫中找到理想的洒脱和简净,于是便会在生活和行为中表现的毫无羁绊,流觞曲水,列坐其次,竹林相聚,诗酒风流。但是就是这样能超脱和开放的时代仍然有大量的人希望虚伪的隐藏自己,坦腹东床就是明显的例子。太守郗鉴选婿,乌衣巷众多弟子皆粉面列次,以求投中,惟右军坦腹东床,食胡饼而泰然自若,若无事了了,最终反而被选中。众弟子粉面列次虚伪之处在于刻意隐藏自己对事物的倾心追求,在于极力表现自己如何优秀云云,但事情的结果并不如他们所料,关键是明太守郗鉴看到了虚伪和纯真的本质区别,能够火眼辨金。同样,在《世说新语》中也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看。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管宁和华歆为什么割席分座呢,理由是对方不是自己的真正朋友,证据是,作为一个读书人对利益不能倾心于外,对官职不能清除其心,一边想着读书慕圣人之道,另一边却是蝇营狗苟,利益遮眼,这不是真君子所为,因此才要毅然决绝的予以隔断。孔子说,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这样即使读了圣贤书,而不能反恭实践也是枉然。

    杨震义正言辞却金的“四知”为什么能够流传,关键是真性情的流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为无人知晓,明戒律、晓法度、敬苍生、严修己、安黎庶是为官做人的基本操守,馈金者又何尝在圣贤之道中不曾闻说,但是为什么知不可行而为之呢,问题的关键还是虚伪,企图以此或达到自己的既得利益或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些人应该说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李林甫、严嵩、和珅等人在朝堂之上摇尾乞怜,极尽严官之态,而私下了却大肆编织羽翼,网络亲信,祸乱朝纲,无所不至,这就是两面人生的虚伪所在。朝堂之上的认真表演是为了获取自己谋政的资本,朝堂之下作威作福,大肆获利是真正露出了自己峥嵘的本来面目,这种虚伪是让人恐惧的,也是让人无比憎恨的。

    在自然界尺蠖和变色龙等生物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自动变色,把自己隐藏起来,以逃避环境的危险和外在的威胁,这是生物在长期进化中保持的本能。但是人的虚伪却不这样,人的虚伪是刻意的伪装,是通过蹂躏内心的手段而获得自己的满足,这在道德层面上是不能被允许的。为什么很多落马的官员在被拉下马痛定思痛的时候,回忆自己的周遭,多会发出这是自己吗的责问,为什么连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都感到惊讶,是因为虚伪太久了,成为一个拥有强大惯性而不能停下来的陀螺,是因为铜臭、利益、潜规则这些风尘迷了自己的内心。《山海经》中讲到为混沌开窍,混沌而亡的寓言。混沌已死,光明智慧复起,同样,心窍以迷,智慧和光明自然而然就湮灭了。官员虚伪问题的产生可能就是因为驾车闯红灯而可以利用职权消分这一微不足道的小事慢慢发展的,尝到了特权的甜头,自然就会变得越来越虚伪起来,成为潜规则中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官员是这样,普通人也同样如此。鲁迅有一篇著名的杂文叫作《骂杀与捧杀》,说骂杀的人越来越少,被捧杀的人越来越多,被人捧着、供着,让其虚荣心最大限度的呈现,让虚伪的本质裸露无疑,最终被俘虏成为一种猎物,这足以让人一身冷汗的。另外,不虚伪者因虚伪者而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才是最可怕的。君子与虚伪势不两立,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真是要费很大功夫的。

    (作者单位:杞县纪委办公室)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虚伪,伪装,假,实际,道德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