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道德经》学为官之道

    老子是道家学派的创始人,其所著《道德经》一书,近年来,被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用来阐明治国之要和施政为政之策。《道德经》除包含了深刻的朴素辩证法思想和“道法自然”的政治观点之外,还涉及到修身、治国、用兵等许多领域。书中提出为官者应当具有“上善若水”“知足常乐”“去伪守拙”之品德,在今天仍不失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上善若水,虚怀若谷。《道德经》非常推崇“谦卑低下”的哲学,比如,“曲则全,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而其中最为熟悉的便是以水为喻,《道德经第八章》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意思是水善于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还愿意去人人都不愿意去的低下地方,做到这两点,就可以称为“得道而有德”的人了。当前,一些干部不愿听那些社会沉没之声,在丧失服务情怀中将“鱼水关系”演变成“蛙水关系”乃至是“水火关系”,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懂得谦卑哲学,不善于倾听民声,敬畏民意。古人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心是最大政治,为民是最好的作风。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为政者当虚怀若谷,不矜不伐,功成不居,方能做到似水之博大、谦和、利他,才能在于潜移默化中涵养“上善若水”的品质,才能居善地、言善信、政善治、动善时。

    知足常乐,止于至善。《道德经》云,“知足之足,恒足矣”,知道满足而获得的富足,才是长久的富足。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一些领导干部两眼盯着“乌纱帽”,干事只为“求回报”,三年不动就有“失落感”。殊不知“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不少贪污腐败官员“落马”,究其根源在于这些官员不懂得“知足”,让金钱与美色蒙住了双眼,让野心与欲望吞噬了灵魂,最终一步步坠入了腐败的深渊。故《道德经》第四十四章云,“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能否做到对待名与利的“知足”,不仅体现了一个党员干部的思想境界和道德情操,更是衡量其是否为合格党员干部的基本标准和“试金石”。所以,领导干部应学会“知足”,自觉加强党性修养和主观世界的改造,牢固树立公仆观念,坦然接受党和人民的选择,始终保持一颗朴素之心。当然,学会“知足”,并不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而是要在个人的名和利方面学会自我控制,进而保持应有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在职务待遇上“知足”,工作事业上“知进”。

    大道至简,去伪守拙。在中国文化中,尚拙是一大特点。“文以拙进,道以拙成”,“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讲的都是对守拙的推崇。做人守拙,以拙求进,往往是一个人有所成就的基础。在虚浮、圆滑、取巧、推诿成为社会普遍心态的清朝晚期,曾国藩大胆地提出“天道忌巧”的命题。他高呼“去伪而崇拙”。在曾国藩看来,最可怕的不是太平军的造反,而是统治阶级本身的人心陷溺、人欲横流。其实无论什么时代,凡勤于正事者大都会“拙于人事”,他们并非交际能力差,而是一心扑在工作上;他们不巧言令色以欺上瞒下,不挖空心思去投机钻营,而是以诚立心、脚踏实地、恪尽职守。“大成若缺,大巧若拙,大道至简”。守拙,归根结底是要当老实人、做本分事,以拙立身,以拙创业,以拙求进。当然,“守拙”并非“斥巧”,但巧应该是心血和汗水的结晶,是无数质拙的积累。一些人不愿与拙为伍,偏爱与巧同行,图省事、走捷径、耍滑头,不仅于事业无补、与成功无缘,反而把做人的原则和本分丢了,最终酿成无可挽回的局面。

    (作者单位:广安市广安区委组织部)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道德经》,施政为政,治国之要,虚怀若谷
( 网站编辑:曾嘉雯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