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令”缘何成为了银样蜡枪头

    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以来,“轻车简从”“减少陪同”“简化接待”已经成为地方党委政府的常态。但是,“层层陪同”的困局,仍在上演。在一些基层干部的观念里,“不把领导陪好,顶上乌纱不保”。而很多可有可无的陪同,挤占了基层干部本就紧张的时间,占用了大量的精力,影响了工作。(4月3日 《人民日报》)

    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也是人情社会,不论是一般人相处,还是公务活动,“迎来送往”本来是交往的礼仪,是维护人与人之间正常关系的必要形式。但现实生活中,“迎来送往”却成为基本干部的一种负担,尤其是在扶贫攻坚的关键时期,上级领导下基层搞调研、走访慰问贫困户已成了家常便饭。

    古人云,“来而不往非礼也”。可问题的关键是,一些领导干部下基层之前,均要发文件、下通知、打电话,下属为了让上级领导“满意”,要求基层必须事先“踩点”和特殊安排;甚至说对领导的行车路线、参观地点和走访对象都要进行精心设计和必要包装,更有甚者,连走访对象见了领导说什么、怎么说;穿什么、戴什么;家中院内的桌上应该摆什么、怎么摆等都要事先准备好了,更不能变味走样。

    说白了,许多“迎来送往”名为行礼节,实为拉关系,是把公共资源变为博得领导欢心,增强个人人脉的一种手段。有些情况是上级“有要求”不陪不行,但更多的还是下级“有想法”非陪不可。而一旦风气形成,就会身不由己,本来是好端端、有意义的走访调研竟然被风气给绑架了。

    究其根源,还是官本位理念的影响,使得礼仪形式变成一种不成文的规制。在一些人看来,迎来送往已不是简单的礼仪,而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于是,便有某县接待办主任“一晚陪八场酒席”、某副县长“一天陪上级领导洗八次澡”、某县长“一天接待九拨领导”等等司空见惯的咄咄怪事,这恐怕才是“迎来送往”之风背后的真问题。

    中央“八项规定”早有“轻车简从”“减少陪同”“简化接待”的规定,而《中国共产党工作机关条例(试行)》也明文规定,“外出要轻车简从,最大限度减少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如何落实这些规定就成了关键。杜绝“层层陪同”的不良风气,仅停留在倡导、示范、带头,效果却始终收效甚微。这说明,失去配套惩处措施的禁令,实施起来难免就会成为银样蜡枪头,缺乏应有的威慑力。再说“礼多人不怪”“举手不打笑脸人”等思想在有些领导干部头脑中还根深蒂固,上级一见下级搞违规接送便拉下脸来搞“现不为例”也不太现实。更何况,上级失去下级迎来送往的风光排场后,其本身就有种心理上的失落,要适应这个接待方式的转变,本身就得有个心理调适的过程。

    干部给群众一寸,群众会还你一尺。领导干部只有真正深入基层,广泛听取基层干部群众意见,才能把好事办实,实事办好。那种走马观花、蜻蜓点水、事先“踩点”的调研不是真正的调研,了解不到真正的民情民意。在这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已为各级领导干部提供了很好的范例。他们所到之处,总是冲破基层官员事先安排好的“路线图”,直接到村庄、入社区、进家门,与群众交心恳谈,亲身体验,亲力亲为,掌握情况,解决问题。

    “迎来送往”之风盛行,根子还在于宗旨意识淡薄了,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弱化了。要刹住变味的“迎来送往”之风,首先要管住官员手中的权,将权力关进笼中,假如官员的考核与升迁不再决定于上级官员的一句批示,而是与百姓及同事下属的评价挂钩,相信“迎来送往”的风气将会不攻自破;同时,要管住官员手中的钱袋子,假如“公费”开支的阀门一关,一切费用都由好事者自己去开销,“迎来送往”的风气就不会如此盛行。另外,各级领导干部还是要多一些“突然袭击”,少一点“刻意而为”,多一些“自选动作”,少一点“僵硬教条”只要令必行、行必果,我们的礼仪一定能够来自正途,走上正轨。

    (作者单位:安徽省颍上县人大常委会)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八项规定,轻车简从,陪同,简化接待,群众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