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论公平正义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公平正义的重要论述的主要方面可以概括为:问题导向是逻辑起点、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制度建设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保证、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公平竞争、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实现国际公平正义。

    一、问题导向是习近平总书记论述公平正义的逻辑起点

    马克思曾说:“问题就是公开的、无畏的、左右一切个人的时代声音。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人类社会的任何时代都有自己的问题,只有立足于时代去解决特定的时代问题,才能推动这个时代的社会进步;只有立足于时代去倾听这些特定的时代声音,才能吹响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时代号角。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论公平正义的逻辑起点——问题导向。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发展水平高的阶段有发展水平高德问题,发展水平低的阶段有发展水平低的问题。在不同发展水平上,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思想认识的人,不同阶层的人,对社会公平正义的认识和诉求也会不同。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的权利意识、民主意识、参与意识、公平意识不断增强,对社会不公问题反映越来越强烈。这些社会不公问题分布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各个领域。社会要稳定、要继续发展,必须从全局、大局出发,科学认识、准确把握和解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社会公平正义问题不抓紧解决,不仅会影响人民群众对改革开放的信心,而且会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社会不公问题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口号,就是时代的声音。习近平总书记对公平正义的论述就是对这个时代的口号和声音的回应。

    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深化改革必须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如果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如果不能创造更加公平的社会环境,甚至导致更多不公平,改革就失去意义,也不可能持续。”总书记的这段论述意蕴深远。

    首先,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对马克思公平正义思想的继承。

    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是贯穿马克思著作的主线,是马克思创立自己的学说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也是马克思一生的重要诉求。无论是他的唯物史观还是资本论和科学社会主义,都体现了马克思致力于实现社会公平正义。马克思认为人民群众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是推动社会变革的决定力量。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马克思发现,人民群众所获与其对社会的贡献不一致。价值和剩余价值虽然完全由工人创造,工人并没有获得感:不断延长的工作日使劳动力处于萎缩状态,而且使劳动力本身未老先衰和过早死亡;工人生产得越多,能够消费的却越少;创造的价值和剩余价值越多,自己就越没有价值、越低贱;工人生产的产品越完美,自己却越畸形;工人创造的对象越文明,自己却越野蛮等等。马克思深刻揭示了造成这种是不公平和非正义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于是,他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不合理的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社会。马克思认为,只有实行生产资料社会所有,才能为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提供物质基础,为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准备物质条件。总之,不论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还是对共产主义的设想,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

    其次,通过全面深化改革促进公平正义更是对马克思公平正义思想的发展。

    社会公平正义不会自动实现,需要社会变革。社会变革可以有两种方式:一是革命,二是改革。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是个道路问题,这不是个小问题,是个根本性的大问题。道路选错了,不但达不到目的,甚至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并不是主观选择的,而是由社会的基本矛盾以及矛盾的性质决定的。

    马克思曾主张通过革命的方式,彻底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这是由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决定的。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只有走革命的道路是必然选择,因此,马克思曾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第三,提出评价全面深化改革是非得失的标准是增进人民福祉,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我国当前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只能是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而不是其他任何方式。第一,这是由我国的基本矛盾决定的。我国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决定了我国的基本矛盾是非对抗性的,并非不可调和。社会中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非敌我矛盾,是可以通过改革加以解决的。第二,革命和改革虽然都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手段,但二者的成本、代价是不一样的。相比之下,改革的成本和代价要小得多。第三,我们当前需要的进一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而不是实现基本的公平正义。自新中国建立以来,我国已确立了维护和实现人民群众基本公平正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以及其他社会制度。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制度不断健全和完善,已形成了包括经济和政治制度在内的文化、社会和生态制度,为维护基本公平正义提供了坚实的制度保障。全面深化改革是进一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第四,要进一步促进公平正义并非对现有体制简单改良,表面修修补补就能实现,必须深化改革,方能实现。当前,我国经济和社会领域中出现的一些违背社会公平正义的现象,有深层次的制度原因。制度的改革势必会触及到某些在现有制度下受益的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要进行利益调整,实现“卡尔多改进”,阻力不可谓不大。全面深化改革就是刮骨疗伤,是刮阻碍社会公平正义之骨,疗社会公平正义缺失之伤。

    三、制度建设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保证

    制度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保证,它对违背社会公平正义的行为有强制和惩戒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制度建设对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意义,他指出:“不论处在什么发展水平上,制度都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保证。我们要通过创新制度安排,努力克服人为因素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现象,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我国现阶段存在的有违公平正义的现象,许多是发展中的问题,是能够通过不断发展,通过制度安排、法律规范、政策支持加以解决的”,“要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作为一面镜子,审视我们各方面体制机制和政策规定,哪里有不符合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哪里就需要改革;哪个领域哪个环节问题突出,哪个领域哪个环节就是改革的重点。”“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要在全体人民共同奋斗、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

    制度建设重点在三个方面展开。首先是“破”,就是废除我国现有制度中有违公平正义的部分,比如,教育体制、城乡二元体制、收入分配体制、财政税收体制、民营经济市场准入限制措施等。这些体制已不适应我国进一步发展的需要,已明显地造成起点不公平和规则不公平。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教育公平,他说:“让每个孩子享受教育的机会,努力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针对城乡二元体制对农民的不公平,现在正深入推进包括户籍制度在内体制改革,废除对农村的束缚和羁绊,释放农村活力。针对市场准入不平等,习近平总书记明确重申,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者公平竞争,都是平等的市场主体,要取消对民营经济市场准入不合理限制,进一步释放民营经济活力。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现有体制中有违公平的部分并不单单存在这些领域,这些体制也必须“破”。

    其次是“立”,就是制度要完善和创新,建立起能够更好体现公平正义的新制度。立起来的制度应该是:“让每个人获得发展自我的机会,共享人生出彩的机会,共享梦想成真的机会,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这就要求完善和创新民主权利制度、基本经济制度、法律制度、公共财政制度、收入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生态文明制度和反腐倡廉制度等。

    最后是制度的执行。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不能让制度成为纸老虎、稻草人”。再好的制度,如果得不到执行,也就是一纸空文,橡皮图章;如果得不到很好地执行,有些人的权力、关系可以超越制度,视制度为儿戏,制度反而成为损害社会公平正义的帮凶。更重要的是,政府的公信力会受到严重损害,造成群众疏远,孤立政府,政府主持公平正义的权威无法树立和得到认可。

    四、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所有维护公平正义的制度中,最具有普遍性和强制性的制度是法律制度,正因为如此,马克思说,“正义”是一个法权概念或法定概念,是一个与法律和依法享有的权利相联系的概念,正义是判断法律的最高理性标准。在中央政法委工作会议上习近平特别强调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审批,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如果司法这道防线缺乏公信力,社会公正就会受到普遍质疑,社会和谐稳定就难以保障。因此,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决的战略部署,并指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用。早在2013年1月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就指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第一次提出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司法公平正义的标准和要求。

    针对我国当前司法中存在的有违公平正义的现象,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解决办法。他指出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司法制度,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严惩司法腐败。要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司法权力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机制,加强司法活动的法律监督和社会监督。于是,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决议》中出现了大量涉及司法体制改革,从制度上解决司法不公的问题,并强化对司法的监督,大力推行司法公开和强化责任监督机制,推进审判公开、检务公开、警务公开、狱务公开;建立生效法律文书统一上网和公开查询制度;严格规范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程序,强化监督制度。广泛实行人民陪审员、人民监督员制度,拓宽人民群众有序参与司法渠道。

    五、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公平竞争

    2016年3月4日,习近平在民建、工商联界委员联组会发表了题为《毫不动摇坚持我国基本经济制度,推动各种所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讲话,他在讲话中回顾了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形成、发展和深化的过程。中共十五大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确立为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明确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十六大提出“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中共十八大进一步提出“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壁垒,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健全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自然人财产权的保护,清理有违公平的法律法规条款”。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更好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

    坚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公平竞争,受法律同等保护是对市场经济发展规律认识的深化,是对以前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态度的自省,是长期以来经验教训的总结。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要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就必须更公平地对待各市场竞争主体,市场经济本身就平等经济,各市场主体以平等的身份参与市场竞争,这个平等的身份就是市场参与者,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身份。各市场主题然后按照同一规则(市场规则,如价值规律,供求规律、竞争规律等),有同等机会地开展经济活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就是政府更公平地对待各个市场竞争主体,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并更好地维护,更严格平等的保护各竞争主体的合法权益。

    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我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对我国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也要求公平对待。公有制经济是长期以来在国家发展历程中形成的,为国家建设、国防安全、人民生活改善做出了突出贡献,是全体人民的宝贵财富,毫无疑问要让它发展好,继续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做出贡献。同样,非公有制经济快速发展,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非公有制经济是稳定经济的重要基础,是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是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是金融发展的重要依托,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国家虽然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态度有很大转变,从限制其发展,到支持和鼓励其发展。但是,相对于公有制经济和外资而言,国内民营资本并公平对待。一是民营资本门槛过高,民营中小企业融资困难。二是民营资本市场准入受限,有些已向外资开放或承诺开放的领域并未向国内民间资本开放。三是民营企业未享受到与外资和公有制经济同等的公共服务。四是民营企业资本自由流动受限,跨地区、跨行业兼并重组受约束。五是民间投资行政管理、收费、中间环节等比较复杂,企业负担过重。对民间资本的这些不公平待遇与市场经济的本质相违背,也不利于进一步释放民间资本活力,保持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公平对待非公有制经济更是长期以来经验教训的总结。在1953年——1956年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后,非公有制经济已基本被消灭,剥削也基本消失,但广大人民群众的贫困状态并没有根本改变。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鼓励和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些非公有制经济对我国经济的发展和贫困的减少起到了明显的促进作用。但是,由于这些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剥削现象再次出现并被热议。于是,国家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态度在某些时期会出现摇摆不定,很难与公有制经济一视同仁地对待。自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的经验和教训表明,什么时候国家比较公平地对待了非公有制经济,同一时期国家经济增长速度就比较快,经济就更有活力。反之,则反是。我们国家这么大、人口这么多,还有上千万的贫困人口,又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把经济发展搞上去,就要各方面齐心协力来干,众人拾柴火焰高。公有制经济、非公有制经济应该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因此对待他们就不应该厚此薄彼,有亲疏远近之别,而应该一视同仁,视如已出。

    中共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推出了一系列扩大非公有制企业市场准入、平等发展的改革措施。主要有: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各类市场主体可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之外领域,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投资项目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允许社会资本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参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鼓励社会资本投向农村建设、允许企业和社会组织在农村兴办各类事业,等等。

    六、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实现国际公平正义

    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是大势所趋。2015年10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27次集体学习讲话中指出,全球治理体制正处在历史转折点。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是推动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的革命性力量。

    现行全球治理体系无法有效应对全球问题,必须改变。现行全球治理体系主要构建于二战结束后,主要由发达国家主导,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很难得到保障。这一体系已经很难适应当前国际政治形势、世界经济环境、力量格局变迁。2008年金融危机突如其来,之前,国际金融机构毫无预警,之后又束手无策。主要原因在于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在现行全球治理体系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严重不足,他们的利益诉求不能得到充分体现。2016年9月4日,习近平在杭州G20峰会上的开幕辞中指出:“据有关统计,现在世界基尼系数已经达到0.7左右,超过了公认的0.6‘危险线’”。

    习近平指出:“当今世界发生的各种对抗和不公,不是因为联合国宪章和原则过时了,而恰恰是由于这些宗旨和原则未能得到有效履行”。一些国家仍在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干预别国内政,在全球推行自己的民主价值观,因为自己的过失让全世界买单,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习近平为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提供了具有普遍意义的建设性指导。他强调:“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经济金融组织切实反映国际格局的变化,特别是要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推动各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中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推进全球治理规则民主化、法治化,努力使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平衡地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

    更进一步,习近平总书记还为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提供了中国方案,贡献了中国智慧。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把世界各国利益和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休戚相关的利益共同体。很多问题已超越一国边界,很多挑战也非一国之力能应对,需要各国平等协商、通力合作方能很好应对,追求国际正义越来越成为多数国家的共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离不开理念的引领,全球治理体系要更加公正合理离不开对人类各种优秀文明成果的吸收。中华传统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有很多共鸣,能够为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工商共建共享的治理新体系贡献文化智慧,中国有这个文化自信。

    当今,中国有能力也有义务积极引导全球治理议程和国际秩序朝着平等公正、合作共赢的方向发展。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义务当好“带头大哥”,带领其他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取得应有的国际地位,拥有相应的话语权。中国发展到今天也有当好“带头大哥”的能力,为推动公平合理的国际治理新体系拿出“中国方案”,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

    在实践上,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中国全方位探索全球治理新模式,大力推行“一带一路”战略,这是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的具体体现,是中国为推动全球治理新体制做出的贡献,它可以堪称当今全球治理新体制的开端和典范。

    中国是“一带一路”的倡议者、设计者和推动者,但不是中国一家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一带一路”建设秉承的理念是共商、共建、共享、开放和包容,这也是公正合理全球治理体制的核心精神。“一带一路”建设不仅着眼于中国自身经济发展,也想让更多国家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帮助他们实现发展目标。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充分尊重各国的差异性,努力寻求共同利益,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作者单位:岭南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问题导向,公平正义,改革,制度建设,司法
( 网站编辑:唐淑楠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