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全面”:演进脉络、基本内涵与科学定位

    摘  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和形成了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战略布局,开辟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新境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新成果。在“四个全面”中,每一个“全面”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都有其历史形成过程和深刻而丰富的科学内涵。系统考察其演进脉络,深刻把握其基本内涵,正确认识其科学定位,对深入贯彻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习近平;治国理政;“四个全面”;演进脉络;基本内涵;科学定位

    作者简介:邸乘光,安徽省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安徽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全国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安徽 合肥,230051)

    基金项目:安徽省社会科学院重点学科建设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AHYZD2014-O3)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和形成了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简称“四个全面”)的重大战略布局,开辟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新境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众多专家学者撰文研讨。但从总体上讲,由于“四个全面”正式形成时间尚短,研究还刚刚开始,围绕“四个全面”的研究,包括对“四个全面”形成脉络的梳理和对其思想内涵及重大意义的阐释,都还有待进一步深入。

    一、“四个全面”的演进脉络

    “四个全面”中的每一个“全面”及作为整体的“四个全面”,都有其形成和确立的历史过程,系统考察“四个全面”形成和确立的历史脉络,对深刻理解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具有重要意义。

    1.“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演进脉络

    中华民族具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但当人类历史的车轮驶入近代以后,中国却落伍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为了实现中国梦,党的十八大确立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目标。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形成和确立是有一个逐步演进过程的。“小康”概念出自我国古代典籍《礼记》。在新的历史时期,邓小平最先借用了“小康”概念,把“中国式的现代化”称之为“小康之家”、“小康的状态”、“小康的国家”。后来他进一步提出“三步走”的战略设想,把到20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作为我国现代化建设“三步走”发展战略的第二步战略目标。2000年,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根据我国已经实现了现代化建设的前两步战略目标,经济和社会全面发展,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的实际情况,明确提出“从新世纪开始,我国将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据此,2002年,党的十六大进一步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2007年,党的十七大在十六大确立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基础上对我国发展提出新的更高要求,并强调“确保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2012年,胡锦涛在“7·23”讲话中再次明确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同年,党的十八大对十七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进行充实和完善,正式提出和确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并且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等5个方面提出新的目标要求,特别是提出了“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两个翻番”,使小康社会目标更明确、标准也更高了。

    2.“全面深化改革”的演进脉络

    改革开放是与整个历史新时期相伴随的。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和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正式开启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自那时起,改革开放就成为当代中国最鲜明的标志和特色。诚如党的十七大报告所描述的那样:这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改革大开放,极大地调动了亿万人民的积极性,使我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今天,一个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2012年,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明确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战略任务,强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坚决破除一切妨碍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深刻认识到:“面对未来,要破解发展面临的各种难题,化解来自各方面的风险和挑战,更好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除了深化改革开放,别无他途。”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做出了全面部署。

    3.“全面依法治国”的演进脉络

    “法治是政治文明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标志,凝结着人类智慧,为各国人民所向往和追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法治建设》,《时政文献辑览》(2007年3月~2008年3月)。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明确了一定要靠法制治理国家的原则,提出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16字方针,重启了被“文化大革命”中断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程。1997年,党的十五大将“依法治国”确立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基本方略”,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确定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目标。1999年,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载入宪法。

    进入21世纪,中国的法治建设继续向前推进。2002年,党的十六大将“社会主义法制更加完备,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得到全面落实,人民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权益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列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主义目标。2007年,党的十七大提出“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2012年,党的十八大进一步确认“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强调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此为主题,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做出了全面部署。

    4.“全面从严治党”的演进脉络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是我们党从长期执政党建设实践中得出的重要结论,也是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原则。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认真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制定了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颁布了新党章,提出了“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方针,并先后在全党集中开展了整党、“三讲”教育、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等活动,始终牢牢把握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这条主线,全面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制度建设,努力把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落到实处。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清醒地认识到:“如果管党不力、治党不严,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党内突出问题得不到解决,那我们党迟早会失去执政资格,不可避免被历史淘汰。”因此,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2014年,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第一次明确提出“全面推进从严治党”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4年10月9日。 ,同时提出了八个方面的要求。

    5.“四个全面”作为整体形成的脉络

    通过上述考察,可以发现,作为整体的“四个全面”的形成和定型经历了先从“一个全面”到“三个全面”、再从“三个全面”到“四个全面”的过程。其中“一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由于其具体内容的演变,如果追溯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最早提出于2000年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确立于2002年党的十六大;如果严格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来说,则初见于2007年中共十七大报告、次见于2012年胡锦涛总书记“7·23”讲话、确立于同年党的十八大。

    “三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实际形成和确立于2012年党的十八大。在党的十八大文献中,虽然找不到“三个全面”的概念,但确实集中了“三个全面”的内容,当时的具体表述分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有观点认为,党的十八大只提出了前“两个全面”,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又提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从而把“两个全面”进一步扩展为“三个全面”。这肯定是不准确的。事实上,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只是首先使用了“三个全面”的表述,但其具体内容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已经全都提出来了。

    “四个全面”中的最后一个“全面”即“全面从严治党”,最早见于2014年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当时提出的是“全面推进从严治党”。同年12月,习近平在江苏考察调研时,强调要“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这里不仅首次使用了“全面从严治党”的表述,而且将其与另“三个全面”并提。此时虽未使用“四个全面”的概念,但“四个全面”的内容已经正式形成。所以,不论是政界还是学界,都公认“四个全面”是在江苏考察调研时最早正式提出的。此后,习近平又多次集中强调和阐述过这四个方面的内容,并于2015年2月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中首次明确使用了“四个全面”的概念,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概括和表述为“四个全面”,从而标志着“四个全面”表述的定型化。

    二、“四个全面”的基本内涵

    习近平明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并形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这个战略布局,既有战略目标,也有战略举措,每一个‘全面’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每一个“全面”之所以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每一个“全面”都具有深刻而丰富的科学内涵,从而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都发挥着重要的功能。深入贯彻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就必须深刻理解和把握“四个全面”的基本内涵。

    1.“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本内涵 

    在“四个全面”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战略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 “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这个战略目标既与党的十六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和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新要求相衔接,也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相一致,是一个包括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以及国防和军队建设等各方面内容的全面发展的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在把握“全面”。一方面是人群的全面覆盖,是不分地域、城乡、行业的全面小康,是不让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群体掉队的全面小康。另一方面是领域的全面覆盖,是“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的全面小康;是“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推进,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的全面小康;是“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和“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的全面小康;是“积极推进全面依法治国”、“让人民群众在日常生产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全面小康;是“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为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清的生产生活环境”的全面小康;是“深入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确保拥有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威武之师的全面小康。这两个“全面”既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和关键,同时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要求的重要特征。

    2.“全面深化改革”的基本内涵

    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领导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是我们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前进步伐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党的十八大以来,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任务并做出全面部署。在“四个全面”中,“全面深化改革”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三大战略举措”之一。从功能定位上说,全面深化改革“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从总体目标上说,全面深化改革是要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从基本任务上说,全面深化改革是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紧紧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深化社会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建设美丽中国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紧紧围绕提高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深化党的建设制度改革,以及紧紧围绕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这一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此外,全面深化改革还包含着必须坚持一系列正确的原则和科学的方法等。全面深化改革重点在“全面”,即改革的任务是各领域、全方位的,凡是影响、制约和阻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实现的领域、方面和环节都必须进行改革;关键在“深化”,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形成公平竞争的发展环境,进一步增强经济社会发展活力,进一步提高政府效率和效能,进一步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进一步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进一步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

    3.“全面依法治国”的基本内涵

    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党的十八大以来,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明确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新要求并做出具体部署。在“四个全面”中,“全面依法治国”也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三大战略举措”之一。从功能定位上说,全面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人民幸福安康,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从总体目标上说,全面依法治国就是要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包括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以及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从基本原则上说,全面依法治国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从重大任务上说,全面依法治国就要完善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加强宪法实施,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增强全民法治观念、推进法治社会建设,加强法治工作队伍建设,加强和改进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领导。

    4.“全面从严治党”的基本内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的事情要办好首先中国共产党的事情要办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应对和战胜前进道路上的各种风险和挑战,关键在党。”在“四个全面”中,“全面从严治党”作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三大战略举措”之一,体现了伟大事业与伟大工程的统一,体现了党的建设与治国理政的统一。“全面从严治党”,关键在“全面”和“从严”。“全面”,既体现为党的建设主体的全覆盖,也体现为党的建设内容的全覆盖。主体全覆盖,就是从党中央到基层组织,从中央领导到普通党员,都是党的建设的主体,都对党的建设负有责任,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更要发挥带头作用,以上率下,层层传导压力,逐级落实责任。内容全覆盖,就是要全面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制度建设,并使各方面的建设相互促进。“从严”,就是要“严”字当头、真抓实管,把“严”字落实到党的建设的各方面,贯穿于党的建设的全过程。为此,一要增强管党治党意识、落实管党治党责任。二要严格党的制度。三要严肃党内生活。四要严格管理干部。五要严抓党的作风。六要严明党的纪律。七要严格监督。同时,还要深化对从严治党规律的认识,深入把握和运用好从严治党规律,增强从严治党的系统性、预见性、创造性、实效性。

    5.“四个全面”之间的内在统一关系

    深刻理解和把握“四个全面”的基本内涵,不仅要具体理解和把握每一个“全面”的基本内涵,同时还应从整体上理解和把握“四个全面”的基本内涵,即理解和把握“四个全面”之间的内在统一关系。首先,“四个全面”中有一个“战略目标”与“战略举措”的关系。习近平明确指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既有战略目标,也有战略举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的战略目标,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三大战略举措。”其次,“四个全面”具有一个统一的主题,这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新时期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探索的主体,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主题。“四个全面”本身就是为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提出的;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然也就是“四个全面”的鲜明主题。再次,围绕着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每一个“全面”之间又是既有所区别又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辩证关系。具体地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 “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目标,也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现阶段的战略目标,发挥着目标引导的功能;全面深化改革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并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动力系统,也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和根本动力;“全面依法治国”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并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支撑保障系统,也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和法治保障;“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并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战略举措,也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键所在和政治保证。“四个全面”统一于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伟大实践,统一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实践,统一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因此,在推进“四个全面”的具体实践中,必须注意把每一个“全面”都放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来把握,深刻认识其同其他三个“全面”的关系,“努力做到‘四个全面’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三“四个全面”的科学定位

    深入学习领会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不仅要了解其形成脉络、把握其基本内涵,而且还应进一步认识和把握其科学定位。习近平自2014年12月首次正式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后,又对这一战略布局作过阐述,党中央的其他主要领导同志也都有这方面的论述,其中有些论述直接涉及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科学定位问题。我们应以此为引领,深刻认识和把握“四个全面”的科学定位,以增强学习研究和贯彻落实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四个全面”所具有的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涵,从根本上决定了“四个全面”的多层次定位。

    首先,“四个全面”是我们正致力于坚持和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2015年1月,习近平在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工作汇报时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统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是艰巨繁重的系统工程。”毫无疑问,这个“艰巨繁重的系统工程”和“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就是我们正在奋力推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都是这个伟大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协调推进这“四个全面”,才能推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迈上新台阶。

    其次,“四个全面”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总抓手或“牛鼻子”。 2015年1月,习近平在云南考察工作时强调,要“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引领各项工作”。同月,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又指出:“我们提出要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当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必须解决好的主要矛盾。我们既要注重总体谋划,又要注重牵住‘牛鼻子’。”这表明,“四个全面”又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总抓手,引领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牛鼻子”。诚如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所说:党的十八大以来“短短两年多时间,科学统筹、协调推进重大决策部署,让局面为之而变、气象为之而新、民心为之而振。事实充分证明,‘四个全面’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的战略抓手”。

    第三,“四个全面”是我们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国理政方略。2015年3月,习近平在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成员时的讲话中明确指出:“两年多来,我们立足中国发展实际,坚持问题导向,逐步形成并积极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这是中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治国理政方略,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保障。”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所“治”之“国”当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国”,所“理”之“政”也当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政”,“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也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和目标。因此,“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治国理政方略”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国理政方略”。

    第四,“四个全面”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20154月,习近平在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上的讲话中进一步明确指出:“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的提出和形成,“确立了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战略目标和战略举措,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理论指导和实践指南”。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为“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战略目标和战略举措”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理论指导和实践指南”,当然应当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范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