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耿丹心在 孝慈长歌行

——纪念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黄孝慈老师

    省京剧院名誉院长黄孝慈老师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京剧艺术,但是,并没有离开爱她亦爱京剧艺术的“粉丝”。在送别黄老师的追悼仪式上,有这样一副长长的挽联——“一蒙惊艳识红菱虎女生凤贯两京,撒手人寰圆梦去犹闻孝慈长歌行”。这,不仅寄托着大家对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的绵绵哀思,也表达出对德艺双馨文化工作者的深深敬仰。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与黄老师接触较多。总体印象,感觉她是一位望之俨然、即之也温的大姐:平时格外注意自己的仪态,总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别人。而相处久了、熟了,她更像温婉的母亲,尽力用自己的“暖能量”助人济人,以执着的人文情怀“化作春泥更护花”。作为两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江苏紫金文化奖章获得者,黄老师最令我感佩的是她骨子里对艺术的忠忱、对人民的尊崇、对文化传承的坚守。在她的世界里,除了京剧绝无其他。在黄老师生病到辞世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和她见过三次——第一次是2015年8月,她住院开刀,我去看她,时任省人民医院院长王虹向我“告状”,说黄老师不好好休息,在病房里教学生排戏。第二次是2016年10月2号,黄老师约我去看省京复排的《红菱艳》,那时她病情复发正在化疗,但她对病情只字未提,却对重新将《红菱艳》成功搬上舞台,高兴得像个孩子。第三次是2016年12月19日,我得知黄老师已近30天水米未进、生命垂危,前去探望。一见面,她就握着我的手,跟我说她的创作计划、培养学生计划,直至告别也没有说一句有关病痛、有关自己的身后事……我看到了一位真正艺术家“心的方向”,让我感知到抛却金玉、向艺而生的真信仰、真追求与真价值。

    《论语》说过,孝慈则忠。黄老师对人民的赤子之心、对艺术的敬畏之心、对文化传承的虔诚之心,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

    对人民的赤子之心。心里装着人民的艺术家,人民也会怀念、珍视。黄老师去世后,不时有市民前来吊唁。一些老戏迷专程远道而来,就为在她灵前磕个头,送她最后一程。60年的演艺生涯,黄老师面对各种诱惑始终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在艺术园地里辛勤耕耘。即使获奖无数,但她总是从零起步,丝毫没有明星架子。为了将京剧艺术普惠于民,她年年送戏下基层,在寒冬腊月露天演出,常常冻得手脚没有知觉,常常忘却舟车劳顿。平时,黄老师看见老人、残疾人都会忍不住伸出援助之手,尽自己所能给予帮助,她甚至为一位素不相识的烧伤农民捐献过一块自己的皮肤。黄老师常说:“我特别感恩这个时代,我要回报社会、回报人民,我一点都不觉得累。”

    做人与从艺本是一道,对人民心怀悲悯、心怀感恩,才能对清贫甘之如饴,对生活包容热爱,对艺术充满激情。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艺术家优秀与平庸的分野,归根到底,取决于对“文艺为什么人”这个问题的认识。有没有感情,对谁有感情,决定着艺术家的命运。文艺高雅但绝不“高冷”,来自于人民,也为满足人民审美需求而产生和发展。古今中外的实践均充分证明一个道理,文艺的聚光灯,一旦对准了千千万万人民大众,时代和历史的画卷就格外生动逼真;离开了人民,文艺就变成了无病呻吟、无魂的躯壳。在鲜花掌声与荣耀财富环伺的演艺圈,只有对人民爱得像水晶一样透明、清泉一样纯净、婴儿一样真挚的艺术家,才能与时代的脉动产生共振,创作出不负时代的艺术精品。

    对艺术的敬畏之心。在真正的艺术家眼里,戏比天大,舞台上闪光的一秒钟胜过人世间所有的功名富贵。2016年,省京剧院决定复排《红菱艳》这部经典之作,由黄老师的爱徒高飞领衔出演。排这部戏时,黄老师已经被确诊得了癌症,但她每天雷打不动地出现在排练场。其时,正逢酷暑,排练厅的空调又不行,条件非常艰苦,黄老师从没喊过一声苦,坚持到戏排成的那一天。她忠诚于艺术一辈子,献身于艺术一辈子,缘于她对艺术怀有一颗敬畏之心。

    有所敬畏与知耻知止一样,是为人处事的基本素质,也是从文从艺的原始出发点。敬畏心是艺术的发端之初,艺术的起点就是一种十分崇高、充满敬畏的情感自觉和行动自觉。敬畏心是艺术的担当之源,正所谓“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艺术具有伦理属性,内涵着道义担当。履行这种担当,实践这种道义,必须对艺术有纯洁的初衷、神圣的向往、执着的信守,这其中,敬畏之心不可无,不敬之心不可有。敬畏心也是艺术的成才之道,朱熹说:“君子之心,常存敬畏。”学艺从艺的目的必然是知书达理,追求诗以言志、文以载道、画表心迹、歌为心声,以成就君子之道。在此过程中,存敬畏,就是保持着对真善美的虔诚,对艺术严肃性的敬畏,对艺术受众的尊重,这是学艺成才的不二法门。

    传承经典的虔诚之心。“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爱京剧、学京剧、演京剧、传京剧。”黄老师常常把这句话放在嘴边。不少人收徒、带学生都是收费的,但黄老师不讲究这一套。只要她看中的好苗子,她一句话就收了,教徒弟从来分文不取。她还说:“京剧传承,不能只重剧目不重人。”“没有人,就没有传承。传统艺术,不能只盯着一两部剧、一两个主角,还是要注重基础的培养,只有底子厚了,路才会更宽。”传道与授业是分不开的。黄老师从未将自己简单定义为一名“戏者”,而是担当起传播弘扬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经典的“使者”。黄老师退休以后比没退休时更忙。为了在年轻人中弘扬京剧,她担任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她的戏曲选修课场场都爆满;像宿迁第一实验小学的“黄孝慈少儿京剧艺术团”那样,她带出了无数的京剧班和年轻的京剧人才,倾心播撒艺术的种子。

    经典文化是人类智慧之源,是民族文化之基。明代王阳明说过,经典承载着“吾心之常道”。经典承载着大道,经典文化承载着民族赖以生存发展、代代相传至今仍有生命力的审美价值取向和道德伦理观念,有机地展现出人性的深度和广度。当今时代,与信息的“加速度”相伴而生的就是内容生产的肤浅化,意味着更少的意义。而那些深层的思想文化的价值,恰恰是构建一个民族道德品质的原材料,是力塑价值观的基础。失去这些基础,就会像一些人说的:物质进步得太快,灵魂跟不上。历久弥新的传统文化经典,永远是我们的精神原乡。不论我们走多远,都需要多一些像黄孝慈这样的艺术家,来呵护、传承、发展好我们的“文化家底”,让我们看得见故乡的云,记得住回家的路,享受得到共同的精神家园。

    嘉言燃烛炬,德行融教泽。心寄舞台,戏比天大。这是黄老师潜心恪守的艺术真谛,更是黄老师认真书写的极简人生!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