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经济比较优势 创新产业发展动能

2017年08月05日 10:49:03
来源: 《先锋》 作者: 特约评论员 杨英杰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发展动能处于深度转换之中。传统的以要素驱动、投资规模驱动为主的增长模式,亟需向以创新驱动为主的发展模式转变。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针对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世界经济复苏低迷开出的药方。在新发展理念中,创新居于首要的核心的地位。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进入重大转型期,原先的投资驱动、规模扩张、出口导向的发展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要素条件正在发生变化,劳动力、资源、环境成本都在提高,旧有的发展模式空间越来越小。单纯靠规模扩张推动发展已经难以为继。因此,党的十八大报告在论述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时明确提出,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十八届五中全会更是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只有牢牢牵住创新这个牛鼻子,我们才能更好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源泉,也是中华民族最鲜明的民族禀赋。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当前,成都正处于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亟需抓住机遇。

    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及其发布的《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从五个方面对成都市当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做了十分清晰准确的描述:城市定位从区域中心城市向国家中心城市演进;区域合作从城市单体发展向区域协调发展转变;增长动力从要素投入向四轮驱动转换;产业结构从传统工业引领向产业融合发展转型;主导产业从中低端为主向高端高质高新产业迈进。在这样一个发展阶段,要想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及在此基础上提升成都在区域中、国家中的城市定位,必须要精准发现机遇牢牢抓住机遇。此次成都召开的产业发展大会对成都产业发展所面临的难得的发展机遇进行了精确的扫描和定位。

    所谓难得的发展机遇,主要体现在与国家整体发展战略的对接上。近年来,国家明确提出优化经济发展空间,重视区域协调发展,先后提出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发展战略,成为重塑中国经济地理和支撑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成都作为一带一路的核心节点、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纽带,是重塑中国经济地理的重要布局之一。当前,成都正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增强西部经济中心、科技中心、金融中心、文创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和综合交通通信枢纽功能,全面提升城市能级,形成在全球竞争格局中的影响力、辐射力和集聚力。

    此次会议从六个方面提出了成都产业发展的机遇:完善五中心一枢纽城市功能有利成都产业新发展;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有利成都产业竞争力提升;建设国家级新区有利拓展成都产业发展新空间;建设四川自贸试验区有利提升成都双向投资水平;实施城市群战略有利推动区域整体综合实力提升;建设生态文明有利成都产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这六个方面的发展机遇,既立足于对接国家宏观经济发展战略,也强调发挥成都在区域定位方面的集群功能;既立足于成都市经济地理空间的优化和发展,也重视扩大成都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外溢效应。

    更为重要的是,这六个方面的发展机遇完全符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与其说在这里谈的是成都发展的机遇,毋宁说是在新发展理念指导下成都产业发展的新要求。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和建设国家级新区强调的是创新理念,完善五中心一枢纽城市功能注重的是协调理念,建设生态文明则着眼于绿色理念,建设四川自贸试验区着重的是开放理念,实施城市群战略重视的是共享理念。

    处于这样一个关键的发展阶段,面临如此的历史发展机遇,成都有哪些比较优势能够助推其实现跨越式发展呢?

    比较优势理论是经济学中的一个经典理论。该理论认为在国际贸易中一个国家应根据其资源禀赋状况进行生产。一国只要出口那些它在生产率上最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或服务,仅进口那些它最不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或服务,它就会从贸易中获益。比如,根据生产要素比例或密集度,按要素丰裕度进行国际分工,即资本丰裕的国家应该生产资本密集型产品,而劳动力丰裕的国家应该进行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这样,无论是劳动密集型还是资本密集型国家,都能够集中于各自资源禀赋基础上形成的比较优势,进行生产进而进行商品交换,实现收益最大化。

    比较优势理论用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内部不同区域之间的域际贸易,也是同理。我国地域辽阔,不同省份之间发展速度、资源禀赋、劳动力和资本密集度参差不齐,完全可以利用比较优势的差异进行区域间经济贸易,实现各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

    成都产业发展大会从五个方面提出了成都产业发展的比较优势:经济腹地广阔的市场优势,科技资源富集的创新优势,高层次多类型的人才优势,承载能力凸显的空间优势,宜居宜业宜商的环境优势。而这五个方面的比较优势,正是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核心资源和优势。20164月,经国务院同意,发改委和住建部联合印发《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规划》中首次明确提出,成都要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增强成都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科技中心、文创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功能。从产业发展大会所制定的产业发展规划来看,十分清晰地显示出如何发挥成都产业发展比较优势,多措并举,紧紧围绕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这一目标一步步扎实前进。比如,产业发展大会提出从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入手,重塑产业经济地理;通过构建良性产业生态圈,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以推进要素供给侧改革为抓手,形成产业集聚优势;强化创新驱动能力,培育产业发展新动能;坚持开放引领战略,提高产业国际化水平;加强品牌战略力度,打造城市产业影响力等。

    需要强调的是,成都产业发展大会提出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形成产业集聚优势,可以说点到了关键处。正如迈克尔·波特所言,比较优势往往会转瞬即逝,如何转换为基于产业集群的动态竞争优势是持续增长的关键。此次会议明确了66个重点产业园区(聚集区),突出产城融合,重点支持电子信息、汽车制造、食品饮料、装备制造、生物医药五大支柱产业提升能级,强调产业集群,突出重点项目,形成点面一体发展的态势。

    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指导,体现了四川省委三大发展战略和对成都工作的总体要求,立足成都市市情,紧紧依托成都市产业发展比较优势,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展现出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基本理路,为成都市未来一个较长时期的发展定下了基调和方向。我们相信,通过五年努力,基本构建起以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为核心的高端高质高新现代产业体系,培育产业生态圈、生活服务圈、创新业态圈、企业协作圈,实现三次产业良性互动、融合发展,形成城市功能、城市空间与产业体系协调互补的发展新格局这个成都市产业发展目标,一定能够圆满实现。 

    (作者:中央党校报刊社副总编辑,教授,经济学博士。著有《金融发展中的中国货币需求研究》《改革为什么这么难》等,主持参与多项国家社科基金及省部级课题。) 

    

标签 - 经济比较优势,发展模式,增长模式
网站编辑 - 宋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