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古田精神的重大现实意义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2017年08月20日 16:27:39
来源: 《中华魂》 作者: 王志刚

    1929年12月,毛泽东同志为在福建上杭县古田镇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所写的决议,即《古田会议决议》,是思想上建党、政治上建军的纲领性文献。古田,因人民军队在此定型、政治工作在此奠基而名扬天下。85年后的2014年金秋,习近平同志亲自决在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对强军兴军作出新的部署,全军重整行装从古田再出发。2017年5月24日在海军党代会上,习近平强调深入贯彻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扎实开展主题教育活动,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切实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在纪念建军90周年、贯彻新古田会议精神三年、军队建设进入强军兴军新阶段的情况下,回过头看弘扬古田精神,的确有着重大而深远的现实意义。

    一、进行群众路线教育的好教材

    群众路线是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之一,是我们党战胜内外敌人的根本路线。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领导我们进行的这场伟大斗争,离不开这条根本路线。《古田会议决议》的产生过程,本身就是群众路线教育的生动教材。

    《古田会议决议》指出:党的工作要“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路线去执行”。这是第一次在党的决议中出现“群众路线”的概念。《古田会议决议》能明确提出“群众路线”是历史的必然。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按照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建立起来的,坚持的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群众观点是党的根本观点。1927年的南昌、秋收、广州起义,进入了人民军队的创建时期。建什么样的军队成了急需解决的问题。从南昌起义到古田会议的881天,参加创建军队的一线共产党人都是亲身实践者、探索者。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途中进行的三湾改编,是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开端。三湾改编之所以成功,是毛泽东深入实际、深入群众的结果。

    当时部队严重减员,由起义时的5000人只剩下不足1000人,面临溃散的境地。脚化了脓的毛泽东,手拄拐棍、头戴竹笠,一瘸一拐地走在队伍中。他在和基层官兵同吃同住同行军中调查研究,了解各方面情况,找到了部队凝聚不起来主要是由于起义队伍虽然形式上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但沿袭的仍是国民革命军的编制体制和管理办法,从本质上说,还是一支旧军队。旧军队是雇佣制,靠的是金钱待遇。共产党领导的新军队,干革命要靠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而马克思主义不可能自发地在工农中产生,要靠思想政治工作去教育和灌输。毛泽东将自己的分析跟基层干部宛希先、张子清、何长工、罗荣桓等进行交流,就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问题统一了思想,决心改造这支部队。到达三湾的当晚,毛泽东召开中共前敌委员会扩大会议,讨论分析部队存在的问题,围绕凝聚军心、稳定部队、鼓舞士气研究解决的办法。按照毛泽东的意见部队进行改编,除了将原来的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外,主要实行了在连队建立党支部和连以上建立士兵委员会两项新制度。  

    “支部建在连上”,班、排设小组;营、团建立党委;整个部队由前敌委员会领导。连以上设党代表,同级党组织的书记由党代表担任,拥有与军事长官同等的权力,负责党务,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协助军事长官管理和指挥部队。重大问题经党组织集体讨论决定。连队党支部承上启下,就像一个人一样,不但有了头而且有了手和脚,不但有了心脏、大动脉,而且有了毛细血管和神经细胞。

    连以上建立士兵委员会,实行民主制度。反对军阀主义,规定:“官长不打士兵,官兵待遇平等,士兵有开会说话的自由,废除烦琐的礼节,经济公开”。为了保障士兵的政治地位和民主权利,各级士兵委员会由士兵选举产生。士兵委员会是士兵的群众组织,监督部队的经济开支,参与伙食管理,同时兼做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军官做错了事,士兵委员会可以提出批评以至处分。军队内部民主制度的实行,摧垮了旧军队中官兵严重对立的积弊,确立了官兵同为阶级兄弟的新型官兵关系。

    毛泽东曾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领导方法归结为,“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又到群众中坚持下去,以形成正确的领导意见,这是基本的领导方法。”在新型人民军队的建设过程中,毛泽东用的就是这一方法。

    三湾改编后,毛泽东率领不足800人的部队上了井冈山。在创建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中,毛泽东从人民军队宗旨性质和部队的实际出发,先是针对偷吃老百姓红薯制定了三大纪律,后针对部队攻占了遂川县城时强买强卖制定了六项注意,后来又发展规范而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旧军队的纪律,重在强迫士兵服从军官,很少涉及军民关系,派兵虐民时有发生是“当官欺负当兵的,当兵的欺负老百姓”。而红军的纪律,不仅建立在自觉的基础上,而且首创了军队的群众纪律,成为军民联系的桥梁与纽带。毛泽东还针对部队存在的单纯军事倾向,明确提出部队必须执行打仗、筹款和做群众工作三大任务,改变了旧军队只管打仗的职能,从军队的性质和宗旨的高度,进一步划清了人民军队与旧军队的界线。1928年4月,朱德、毛泽东井冈山会师,三湾改编后确立的新军制在红四军实行。

    伴随着新型人民军队建设工作的不断深入,红四军内部与旧观念决裂的阵痛越来越猛烈。党内存在的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非组织观点、绝对平均主义、个人主义、流寇思想和盲动主义残余等非无产阶级思想在滋长。1929年5月,当刘安恭到红四军担任临时军委书记后,向党争兵权,引发了关于建军原则的大争论。红四军党的“七大”上,毛泽东的正确观点没有被大多数人接受,前委书记以一票之差落选。

    古田会议前,陈毅带回了在周恩来主持下由他执笔,以中央的名义给红四军的 “中央九月来信”。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并强调由毛泽东继续担任前委书记。毛泽东、朱德、陈毅各自做了自我批评,三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但毛泽东深知,红四军“七大”上的争论虽然与几位领导有关,引起争论的刘安恭也已经牺牲了,但错误思想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有它的社会基础和思想基础,只有摸清其来龙去脉以及找到解决的办法,才能形成正确的决议。因此,毛泽东在前委扩大会上提议部队整训,在整训期间进行调查研究,为起草决议作准备。

    毛泽东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开基层官兵座谈会,掌握第一手资料,把实际斗争的经验教训加以总结,上升到理论高度。陈毅协助毛泽东拟定了主要了解非无产阶级思想、党的组织、党内教育、红军宣传工作、士兵政治训练、废止肉刑、优待俘虏兵、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关系等17个问题,分别召开座谈会,摆表现,查原因,找出纠正和解决的办法。毛泽东在广泛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写出决议的初稿。他又将决议初稿拿到基层开座谈会,逐条逐段地讨论修改。《古田会议决议》是继三湾改编后,又一次从群众来,再到群众中去而形成的光辉文献。古田会议是人民军队的鉴定会、定型会,这个鉴定、定型首先是群众作出的。可以说,正是马克思主义的群众观成就了《古田会议决议》的不朽之作,回答了“如何把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占绝大多数的党和军队无产阶级化”,这一当时的共产国际和党中央都未能回答的一个大问题。  

    二、抵制“军队非政治化”的锐利武器

    近年来,境内外敌对势力千方百计对我军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极力鼓吹“军队非政治化”,直接危及着国家的安全,说什么军队要同政治分开,“军队应当保持中立”,“军人要不干预政治”,不代表或支持任何一种政治观点、任何一个政治党派。一些年轻官兵不知表里,容易上当受骗。在新形势下学习贯彻《古田会议决议》,弘扬古田精神,就是要更好地抵制“军队非政治化”的影响,确保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

    《古田会议决议》作为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纲领,奠定了我军政治本色的基础。决议的八个部分都是围绕着政治建军展开。政治意识、政治观念、政治水平、政治任务、政治化等与政治有关的语句随处可见。我军的政治教育、政治动员、政治工作、政治思想建设都可以从这里找到渊源。古田寻根指的就是这个根。

    自古以来战争就是流血的政治战争,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军队从来都是从属于一定政治集团,可在过去,军人特别是士兵,不懂或少懂政治,当兵吃粮,拿钱卖命。共产党领导闹革命,彻底改变了“兵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兵政策。毛泽东在三湾改编中,政治建军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废除了雇佣制,实行民主主义,官兵政治平等,“长官不是剥削阶级,士兵也不是被剥削阶级”。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所说,“经过政治教育,红军士兵都有了阶级觉悟,都有了分配土地、建立政权和武装工农等项常识,都知道是为了自己和工农阶级而作战。”“尤其是新来的俘虏兵,他们感觉国民党军队和我们军队是两个世界。他们虽然感觉红军的物质生活不如白军,但是精神得到了解放。同样一个兵,昨天在敌军不勇敢,今天在红军很勇敢,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红军像一个火炉,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充分显示了政治建军的重大作用。

    《古田会议决议》总结了红军建设的经验,政治建军更加系统化、理论化了。在纠正“单纯军事观点”中,批判了“认为军事政治二者是对立的,不承认军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务的工具之一”的错误思想,指出,“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红军的打仗,不是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打仗,而是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并帮助群众建设革命政权才去打仗的,离了对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是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集中概括我军的性质宗旨,也把军队的思想政治建设提到了应有的高度。

    弘扬古田精神,学习贯彻《古田会议决议》,认真领会“红军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的深刻含义,可以清楚地看到敌对势力鼓吹的“军队非政治化”,其实质是企图“化”掉我军人民军队的无产阶级性质,“化”掉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把我军“化”入资产阶级政治之中。因为任何军队都只能在一定的阶级、政党或政治集团领导之下,为一定的阶级利益、政治目的服务。超阶级、超政治的军队是不存在的。剥削阶级的军队是剥削阶级和政治集团的工具,人民的军队则是无产阶级政党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工具。所不同的是,使军队不问政治,让军人当炮灰,体现的是剥削阶级的政治;军队不是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打仗,军人懂得为什么打仗体现的是无产阶级的政治。一些西方国家军队的“中立 ”、“非政治化”是骗人的。列宁早就指出:“使军队不问政治,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实际上他们一向都把军队拖入反动的政治中,把俄国士兵变成黑帮的奴仆和警察的帮凶。”事实也是这样,不管是两党还是多党执政的资本主义国家,一旦资产阶级的利益和政治统治受到威胁需要动用军队时,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中立 ”,都毫无例外被卷入政治斗争,充当镇压劳动人民的工具。我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性质的人民军队,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主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我军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这一性质决定了军队必须始终不渝地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这就是我军最高、最根本的政治。政治建军是我军优良传统的精髓。1989年“六四风波”后,邓小平讲军队在政治上合格,西方敌对势力则感叹,搞自由化“连解放军的一个连也抓不住”,一声哀鸣宣告了“军队非政治化”的破产。

    “打铁还需自身硬”。新时期、新阶段,要从根本上战胜“军队非政治化”的图谋,重铸人民军队的军魂,亟待进一步提高官兵的政治素质和思想觉悟。《古田会议决议》在这一方面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好的营养,基本精神在今天是完全适用的,其中很多内容至今还有很强的针对性。如“士兵政治训练问题”,就包括了“目前政治分析及红军的任务与计划”、“三条纪律建设的理由”、“怎样做群众工作”、“各种偏向之纠正”、“革命的目前阶段和他的前途”、“红军白军比较”、“共产党国民党的比较”、“革命故事”、“社会进化故事”、“革命歌”等19种材料,提出了“‘上政治课’、‘怎样作俘虏兵及新兵的教育’、‘个别谈话’”等士兵的政治训练的八种方法。这些内容和方法结合新的形势、新的情况拿过来或稍加改进,就能取得部队政治教育的良好效果。像“教授法”中的“启发式(废止注入式)、由近及远、由浅入深、说话通俗化(新名词要释俗)说话要明白、说话要有趣味、以姿势助说话、后次复习前次的概念、要提纲、干部班要用讨论式” 等10种教学方式,一点也没有过时。我们在利用多媒体等现代化手段教学授课的同时,借鉴《古田会议决议》中的“教授法”,对于改变政治教育中普遍存在的由“我讲你听、我打你通”造成的逆反心理,提高政治教育的效益会有很大的帮助。只要官兵的政治意识增强了、政治水平提高了,听党指挥也就建立在高度自觉的基础上,军队的性质宗旨就不会改变,“军队非政治化”的图谋就永远无法得逞。   

    三、实现强军目标的根本保证

    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的强军目标,弘扬古田精神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根本保证。 

    90年来,人民军队中的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有广大的发展和创造,现在的面貌和过去不大相同了,但是基本的路线还是古田会议决议的路线。我们一直沿着古田会议指引的方向走来。弄清来路,才知去路。我们要战胜前进路上的艰难险阻,实现强军目标,就要重走古田路、重铸古田魂,继续沿着古田会议指引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第一,弘扬古田精神是强军目标的政治要求。强军梦是强国梦的主要组成部分同时又是强国梦的支撑,军队的目标任务与党的目标任务、富国与强军的一致性决定了军队发展必须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这就是强军目标的政治性。《古田会议决议》精神,强调必须坚持党的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解决了“听谁指挥、怎样指挥”的问题,通过克服党内各种错误思想,加强党的思想政治领导,保证了部队建设的政治方向。毛泽东1965年在重上井冈山时讲到,为什么古田会议已经解决的问题,现在又迷糊了。军队里有要闹事的,历史上也经常有闹事的。闹乱子最大的是张国焘。闹来闹去,问题的本质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军事从属于政治,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强军目标必须服从和服务于党的历史任务、国家战略目标,军事力量发展和运用必须为维护国家和民族利益为前提。现在,我们面临着复杂的政治形势,生存安全问题和发展安全问题、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天下很不太平。强军目标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保证部队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但要通过党委的核心作用、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党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制,而且要通过思想政治领导,坚定全体官兵的政治信念来实现。

    第二,弘扬古田精神是强军目标的价值要求。强军目标以维护和实现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最高价值追求,弘扬古田精神完全符合这一要求。《古田会议决议》鲜明提出了我军性质和基本任务的重要思想,集中解决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的问题。今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多种所有制并存、收入分配多样性的影响,兵员成发生了深刻变化;军官来源渠道多,官兵学历跨度大、家庭收入差距大、个人阅历丰富,思想复杂多元;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对于社会价值取向造成的冲击,当兵为曲线就业、为跳龙门、为自己得到好处比较普遍,征兵难、征大学生当兵难、征好兵难反映的是价值观的蜕变。这就更需要弘扬古田精神,使官兵的价值取向和强军目标的价值取向相一致,自觉克服自私自利、个人主义,甘愿为国家、为人民无私奉献。

    我军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以劣胜优;能在漫漫两万五千里长征路上,从容自信不畏艰险;能在八年抗战中,浴血奋斗撑起民族的脊梁;能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消灭800万敌军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能在气多钢少的情况下,跨过鸭绿江将头号帝国主义打回三八线。是因为,我们这支军队能够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只要还有一个人也要战斗下去的彻底革命精神,在我军的历史上没有一支成建制的连以上部队被策反、被拉走。塔山阻击战,国民党督战队用冲锋枪在后面着冲锋,就是攻不下塔山阵地。整个解放战争,国民党军投降起义177万人,其中有将军273人。上甘岭战役,美军是“火海”加“人海”,43天就是占领不了不足3.7平方公里的阵地。张学良说,国民党军败在没有信仰,一语中的。对垒的是血肉之躯,打的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是弘扬古田精神的要义之一。

    第三,弘扬古田精神是强军目标的实践要求。目前,我军建设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强军目标为军队发展提出了更高的标准。标准决定质量,质量是从奋斗中来的。实现强军目标,说一千一万,关键在干,不干半点马列主义也没有。《古田会议决议》不但为军队建设确立了很高的标准,而且非常具体实在,有很强的操作性。毛泽东后来曾说:我们这支军队为什么成为新型的军队,就是在改造旧中国的同时,也改造我们自己。人的思想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改造的。红军中的不少干部原来是旧军官,一个月拿不少大洋,后来不是心甘情愿和士兵一样嘛关键还是要有一条正确的政治路线,才能官兵一致。古田会议精神告诉我们,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在实践中改造客观世界,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实现强军目标也是如此。

    在强军目标的实践中弘扬古田精神,就是要求各单位结合自己的实际、针对具体问题提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不会做的,看看《古田会议决议》是怎么写的。各单位结合实际越紧、针对性越强,取得的成效就越大。如听党指挥,就是要拿出怎样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可行措施;能打胜仗,就是要怎样做到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怎样真正树起战斗力标准,而不是消极保安全;作风优良就是要有保持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具体办法,坚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就不能在军官服役法、三大条令之外搞法规土政策。

    在强军目标的实践中弘扬古田精神,就是要求全体官兵既当主人公又当主人翁。当主人公,就是强调当第一主要角色;当主人翁,就是以当家作主的态度参加强军目标的实践。不会调动、发挥群众的积极性,请看看《古田会议决议》是怎样让群众参与制定、又怎样让群众参与贯彻执行。要认清强军目标不只是上级的事、领导的事、机关的事,更是自己的事。强军目标的实践人人有可为、人人有作为,要当有心人、不当局外人。要向焦裕禄、雷锋那样处处树立高标准,以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心,在工作岗位上充分发挥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努力提高工作效率,积极完成各项任务;自觉遵守军纪法规和各项制度;爱护公共财物,勤俭练兵;等等。把实现强军目标的过程变成官兵觉悟、水平能力共同提高的过程。

标签 - 古田精神,群众路线,强军目标
网站编辑 - 蒲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