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认识、正确把握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的关系

——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相关论述

2018年01月24日 16:58:27
来源: 《毛泽东思想研究》 作者: 朱继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北京100732)

    〔摘要〕从马克思、恩格斯到列宁、毛泽东等,世界无产阶级运动的伟大领袖和导师都比较关注和注重处理好意识形态和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在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的同时,习近平同志科学剖析了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之间的关系,推动着党的中心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相辅相成、形成更强大的合力。这不仅是习近平同志意识形态思想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在新三十年推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沿着正确道路前进的重要保障。

    〔关键词〕习近平;毛泽东;经济建设;意识形态;意识形态能力

    〔中图分类号〕A84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1-8999(2017)06-0043-07

    〔收稿日期〕2017-07-21

    〔基金项目〕本文系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大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话语权、管理权研究”(2015MZD048)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项目“以防范风险点为抓手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2016mgchq00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朱继东,男,山东东明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

    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这本来应该是全党的共识,但不少党员干部对此缺乏应有的清醒认识。正是看到了这些问题,习近平同志在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的同时,继承、坚持、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科学剖析了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之间的关系。正如他所强调:“只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才能顺利向前推进。”〔1〕新中国成立后,走过改革开放前的前三十年、改革开放后的后三十年,在对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共识下,以党的十八大为新的历史节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率领中国大步迈入一个新的伟大时代。在众多挑战、机遇并存的新时代,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我国发展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今天,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相关论述,澄清某些人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错误认识,正确认识、把握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之间的辩证关系,对于确保党和国家事业始终沿着正确方向胜利前进,不仅非常重要、必要,而且非常迫切,是我们必须认真学习和把握的重要原则之一。

    一、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和导师都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和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

    在论述意识形态的真正含义的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就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和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为我们科学剖析、正确认识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恩格斯曾指出:“与此有关的还有意识形态家们的一个愚蠢观念。这就是:因为我们否认在历史中起作用的各种意识形态领域有独立的历史发展,所以我们也否认它们对历史有任何影响。这是由于通常把原因和结果非辩证地看作僵硬对立的两极,完全忘记了相互作用。这些先生们常常几乎是故意地忘记,一种历史因素一旦被其他的、归根到底是经济的原因造成了,它也就起作用,就能够对它的环境,甚至对产生它的原因发生反作用。”〔2〕恩格斯揭示出意识形态、经济基础二者之间的作用与反作用,也引导更多人开始科学、辩证地看待二者之间的关系。因此,在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科学、准确把握意识形态正确含义的同时,清醒认识意识形态、经济基础之间相互作用的关系也显得非常重要。这不仅是应该的,并且是必须的。

    恩格斯认为,意识形态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不仅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只是方式不同。并且,这种反作用也绝不是任意的,而是有规律的。1890年10月,他在致康·施米特的信里指出:“经济关系反映为法的原则,同样必然是一种头足倒置的反映。这种反映是在活动者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发生的;法学家以为他是凭着先验的原理来活动的,然而这只不过是经济的反映而已。这样一来,一切都头足倒置了。而这种颠倒——在它没有被认识的时候构成我们称之为意识形态观点的那种东西——又对经济基础发生反作用,并且能在某种限度内改变经济基础,我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3〕“至于那些更高地悬浮于空中的意识形态的领域,即宗教、哲学等等。……从事这些事情的人们又属于分工的特殊部门,并且认为自己是致力于一个独立的领域。只要他们形成社会分工之内的独立集团,他们的产物,包括他们的错误在内,就要反过来影响全部社会发展,甚至影响经济发展。但是,尽管如此,他们本身又处于经济发展的起支配作用的影响之下。”〔4〕这里不仅深入阐述了意识形态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而且特别强调了法律这种意识的直接反作用。引导人们进一步认识到,虽然有时从表面上看,意识形态似乎独立于经济发展,但实际的真相却是,经济发展对意识形态起支配作用不仅从来没有改变过,而且也没有动摇过。1894年1月,他在致瓦尔特·博尔吉乌斯的信中又进一步指出,一定社会的人们生产生活资料以及在有分工的条件下彼此交换产品的方式,包括生产、运输的全部技术等,其实就是被视为社会历史的决定性基础的经济关系。“政治、法、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等的发展是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但是,它们又都互相作用并对经济基础发生作用。这并不是说,只有经济状况才是原因,才是积极的,其余一切都不过是消极的结果,而是说,这是在归根到底不断为自己开辟道路的经济必然性的基础上的相互作用。”〔5〕“我们所研究的领域越是远离经济,越是接近于纯粹抽象的意识形态,我们就越是发现它在自己的发展中表现为偶然现象,它的曲线就越是曲折。如果您画出曲线的中轴线,您就会发现,所考察的时期越长,所考察的范围越广,这个轴线就越是接近经济发展的轴线,就越是同后者平行而进。”〔6〕这就启示我们,可以左右人类其他一切活动的只能是经济活动,并且是最主要、最重要的活动。意识形态发展的基础是经济发展,把握好意识形态和经济基础、经济领域和意识形态领域之间的关系,不仅非常重要,而且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并且,把握好这些重要关系,无论是对进一步发展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还是对做好我们今天的意识形态工作,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后,列宁、毛泽东等世界无产阶级运动的伟大领袖和导师也都比较关注意识形态和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对此,列宁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进行了剖析:“一般唯物主义认为客观真实的存在(物质)不依赖于人类的意识、感觉、经验等等。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存在不依赖于人类的社会意识。在这两种场合下,意识都不过是存在的反映,至多也只是存在的近似正确的(恰当的、十分确切的)反映。在这个由一整块钢铸成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决不可去掉一个基本前提、任何一个重要部分,不然就会离开客观真理,就会落入资产阶级反动谬论的怀抱。”〔7〕在对经验批判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进行论述的同时,强调了清醒认识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之间关系的极端重要,并进行了科学剖析。

    毛泽东对这个问题也非常重视。早在1940年1月的那篇著名的《新民主主义论》中,他就指出:“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而经济是基础,政治则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这是我们对文化和政治、经济的关系及政治和经济的关系的基本观点。那末,一定形态的政治和经济是首先决定那一定形态的文化的;然后,那一定形态的文化又才给予影响和作用于一定形态的政治和经济。”〔8〕在这里,他就是用文化来指代意识形态,不仅科学、深入剖析了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之间的关系,而且要求全党要高度重视和正确认识这些关系。后来,他又强调:“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为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9〕在强调意识形态重要性的同时,又进一步科学剖析了意识形态和经济工作之间的关系。

    二、任何时候都必须把握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

    稍微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并且,这也是一个被多次强调、每一位共产党人应该熟知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尽管党的几代中央领导集体都强调要处理好意识形态和现实利益的关系,但由于一些地方、部门、单位的部分领导干部没有真正弄明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多年片面追求GDP的增长,在实际工作中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不仅导致信仰迷失、道德滑坡、安全事故、环境污染等问题出现,而且留下了极大的隐患。

    邓小平非常强调意识形态要服务于中心工作,同时也强调要处理好意识形态和现实利益的关系。对于为什么把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他1985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中这样阐述说:“多少年来我们吃了一个大亏,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了,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忽视发展生产力。‘文化大革命’更走到了极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10〕这就告诉全党,对于人口多、底子薄、发展还很不平衡的这么一个发展中大国,正处于而且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中国的基本国情,要不断巩固、加强、完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要进一步发展、完善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要不断、更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提高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等,就必须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把人民的生活真正搞好。正是在这个思想指导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一直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一直坚持意识形态工作服务于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

    但是,邓小平并不是没有看到一些地方、部门、单位因片面强调经济建设而忽视意识形态工作的问题。早在1983年10月,他就提醒全党:“在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以后,全党要研究如何适应新的条件,加强党的思想工作,防止埋头经济工作、忽视思想工作的倾向。”〔11〕这表明他当时已经发现了一部分领导干部忽视意识形态工作的问题,并及时加以提醒和提出了改进的要求。1986年1月,他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中再次要求抓精神文明建设一天也不能放松,并一针见血地指出:“经济建设这一手我们搞得相当有成绩,形势喜人,这是我们国家的成功。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12〕后来出现的一些问题表明,邓小平指出的这些问题不仅具有很强的针对性,而且是被一些党员干部长期忽视且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的,其危害是长期的。

    近些年来,生态文明建设受到重视,也引发了更多人对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的思考,也有不少人意识到这在深层次就是如何处理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关系的问题。尤其是随着国内不少地方多次发生严重的雾霾污染,严重影响到人们的身心健康,片面追求经济发展的恶果让越来越多人开始反思。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提出“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口号,是针对我国还有不少人温饱问题没有彻底解决的现实这么一个特殊国情,并且直到今天仍具有合理性、科学性。但是,由于缺乏正确的意识形态为指导,一些人尤其是部分领导干部不仅片面、错误地理解“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口号,而且还有人毫不掩饰地解读成“一切以GDP增长为中心”,导致单纯GDP崇拜思维在全国蔓延甚至泛滥,一些地方、部门、单位不仅忽视经济发展的质量而盲目追求数量,而且轻视、忽视甚至漠视精神文明建设、意识形态建设,导致意识形态工作在不少地方、部门、单位被边缘化甚至被淡忘,道德滑坡、信仰迷失等问题凸显。并且,一些受新自由主义等错误思潮影响、误导的领导干部盲信、迷信市场,打着所谓市场导向、市场主导等旗号,以一种“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与建设项目发生冲突时就不要”的错误态度对待环保工作,甚至公开或私下充当污染项目、污染企业的保护伞,使当地的生态环境遭受很大破坏,也让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面临严峻考验。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问题和道德滑坡、信仰迷失等现象相互交织,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矛盾,随着“经济新常态”时代的来临,越来越多的挑战摆在了我们面前。

    其实,对于这些问题,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也早就看到了,并且比较重视。2000年6月,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指出:“只有充分发挥党的思想政治工作这一政治优势,才能保证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正确发展方向,才能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落实到各项工作和群众中去,才能及时排除和战胜各种错误东西的干扰,才能巩固和发展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奋斗的思想政治基础,从而为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提供强大的动力与保证。”〔13〕他在这里所强调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意识形态工作,不仅强调了意识形态工作这一重要的政治优势,而且指出了抓好意识形态工作对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重要意义。

    针对有些人轻视意识形态工作,甚至有人把经济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对立起来等错误倾向和问题,胡锦涛同志也曾强调:“经济工作搞不好要出大问题,意识形态工作搞不好也要出大问题。……在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意识形态工作。”〔14〕不仅要求对经济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都要高度重视,科学认识二者之间的关系,而且要求一刻也不能放松意识形态工作。但遗憾的是,一些地方、部门、单位并没有认真学习和贯彻落实这些讲话精神,片面强调经济建设而轻视、忽视甚至漠视意识形态工作的错误倾向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导致问题越积累越严重。并且,意识形态工作中的问题也影响到了经济发展的方向和质量,不仅新自由主义思潮几度泛滥,私有化的噪音、杂音一直不断,而且雾霾污染、假冒伪劣产品泛滥等问题也越来越凸显出以往经济发展方式存在的非科学性等问题,越来越多人在反思这些年所走过的弯路、付出的代价。

    三、习近平同志一直重视处理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

    与那些片面强调经济发展、轻视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干部截然不同,习近平同志不仅是当今非常重视处理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一再强调并始终坚持物质文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必须真正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而且是多年来一以贯之,从未改变。早在1982年12月,时任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的他就明确要求:“进一步解决认识问题,真正把精神文明建设当作战略方针来抓。首先是克服精神文明建设是‘软任务’的错误思想。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是建设社会主义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都是硬任务。它们互为条件又互为目的,相互促进,不可偏废。”〔15〕既强调了对精神文明建设的高度重视,又科学分析了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之间的密切、统一关系,可见他当时就非常重视并善于抓好意识形态工作。2004年12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他又强调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要协调发展,并特别指出:“要认清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最终目的是什么,GDP、财政收入、居民收入等等是一些重要指标,但都不是最终目的,其最终目的就是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包括改善人们的物质生活、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等等。”〔16〕在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时代,他这些讲话在当时是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的,并且从社会主义最终目的的角度强调了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抓好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等,凸显出其比同时期其他领导干部在众多问题上的清醒,也让我们看到了其在主体思想、重大理念等方面上的一致性、坚定性。

    2005年7月,习近平同志在中共浙江省委十一届八次全会上的报告中强调:“当今世界激烈的综合国力竞争,不仅包括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等方面的竞争,也包括文化方面的竞争,而且文化还广泛渗透于上述各种力量之中,成为与经济、政治相互交融、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重要因素。”〔17〕他指出了以意识形态为核心的文化与经济、政治之间的关系,推动人们更加科学地认识到意识形态的重要性。2006年5月,他又再次强调:“文化的力量最终可以转化为物质的力量,文化的软实力最终可以转化为经济的硬实力。”〔18〕通过科学剖析文化的力量和物质的力量、文化的软实力和经济的硬实力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对转化问题的强调,揭示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对经济工作的巨大推动作用。2013年7月,他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关于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的重要讲话中强调指出,牢牢掌握舆论引导主导权,既包括意识形态方面,也包括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而且这两者往往很难分开。在强调意识形态方面和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联系紧密的同时,也提醒大家要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更宽广的视域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性有更深刻的认识。

    也正是看到了一些地方、部门和单位在实践中对如何科学、正确把握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明显存在着说起来好像清楚、做起来却很迷糊的现象,习近平同志不仅指出没有扎扎实实的发展成果,没有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空谈理想信念,空谈党的领导,空谈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空谈思想道德建设,最终意识形态工作也难以取得好的成效。“只要国内外大势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不能也不应该改变。这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的根本要求,也是解决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本要求。”〔19〕而且,针对有些地方、部门、单位片面强调经济建设工作而忽视其他工作,甚至认为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工作做好了可以一俊遮百丑等错误思想,他进一步强调,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巩固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不能说只要群众物质生活好就可以了,这个认识是不全面的。在此基础上,他总结指出,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精神上丧失群众基础,最后也要出问题。只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才能顺利向前推进。不仅明确指出了什么是党的群众基础、执政基础,而且特别警示了党如果精神上丧失群众基础的巨大危险,并再次强调一定要真正做到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也启示我们,一定要科学认识和正确处理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既不能是一强一弱,也不能是一实一虚,而是要齐头并进、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真正构成我们坚持、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一体两翼,这才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理想发展态势。

    为什么要始终强调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同志从西方国家加紧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我国国内一些人故意宣扬西方价值观等错误观点、思想道德领域出现理想信念不坚定等不容忽视的现象等方面进行深入剖析,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强调,我们要深刻认识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作用,深刻认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既要有硬实力,也要有软实力,既要切实做好中心工作、为意识形态工作提供坚实物质基础,又要切实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为中心工作提供有力保障;既不能因为中心工作而忽视意识形态工作,也不能使意识形态工作游离于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一定要把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作为基本职责,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找准工作切入点和着力点,做到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不仅向全党明确提出了正确处理经济建设、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时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而且进一步为意识形态工作如何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指明了方向。2013年11月,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习近平同志再次强调“在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20〕,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今天,又一次对全党提出警示。如果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正确、认真领会这个精神,真正把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落到实处,把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都重视起来、大力抓好,既通过切实做好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工作为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坚实、强大的物质基础,又通过强有力的意识形态工作为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正确的精神引领和理论保障,我们一定能早日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四、意识形态工作要更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

    意识形态工作不仅关乎旗帜、关乎道路、关乎国家政治安全,而且在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中具有根本性、战略性、全局性的重要地位和重大意义。但我们也必须深刻认识到,党中央高度重视、大力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绝不仅仅是为了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最终目的还是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要把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我们必须深刻而清醒地认识到,意识形态工作本质上做的是政治工作,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是我们党执政最根本的政治基础。只有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更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才能更加凸显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价值和重大意义。这不仅是我们进一步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最关键着力点,而且是意识形态工作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贡献。

    意识形态工作更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就要正确认识、科学处理好中心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我们要深刻认识到,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一直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毫不动摇地全面坚持、贯彻党的基本路线,既是由我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所决定的,也是坚持、发展、完善社会主义道路的需要。毕竟,如果不能进一步改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如果不能更好地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一味空谈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工作也注定难以真正抓好。只有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既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又注重抓好精神文明建设,才能进一步赢得人民群众发自内心的支持和拥护。所以,科学处理好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始终坚持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是我们必须科学认识和始终坚持的,这也是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保障。正如习近平同志所强调,“只要国内外大势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不能也不应该改变。这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的根本要求,也是解决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本要求”。〔21〕这不仅提出了正确处理经济建设和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应遵循的基本原则,而且为意识形态工作如何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指明了方向,是我们所有人长期都应该牢记和遵循的。

    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到,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二者之间是统一的、一致的关系,必须始终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二者才会真正相得益彰,形成更强大的合力。在面临国际国内众多问题、挑战的今天,要使中国这艘社会主义的世界级巨轮始终沿着正确航向劈波斩浪前进,要在新的伟大斗争中不断取得新的伟大胜利,就要既努力做好中心工作,从而真正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提供坚实、雄厚的物质基础,又要进一步大力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为切实做好中心工作提供坚强有力的思想保障。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统一起来,形成更强大的合力,在又好又快的发展中创造更辉煌的业绩。尤其是意识形态工作者要努力增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自觉性、坚定性、科学性,一定要毫不动摇地全面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科学认识、牢牢把握基本路线的科学内涵和时代要求,坚决牢记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这个重要的基本职责,永远胸怀大局、真正把握大势、不忘着眼大事,始终坚持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作为兴国之要、把四项基本原则作为立国之本、把改革开放作为强国之路,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上来,努力做到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

    意识形态工作更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就要敢于抵制经济领域的错误思潮,澄清错误认识,指明正确前进方向。一个时期以来,有人一再提出要意识形态从经济领域退出来,说经济建设搞不好主要是因为受意识形态干扰过多。这些论调具有极大的迷惑性、欺骗性和煽动性,不仅一些群众被蒙骗,个别党员干部也受到误导。这时候,就需要意识形态工作者来指出,这种论调的本质就是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从经济领域退出,要党从经济领域退出,从而用新自由主义误导经济改革,目的就是企图把经济体制改革变成经济制度变革,从而在中心工作中取消党的领导,从而在根本上动摇、瓦解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从而彻底推翻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同时,我们要向广大党员、群众讲清楚新自由主义的巨大危害,讲清楚新自由主义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坚决破除“市场迷信”,从而更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

    意识形态工作更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就要把解决思想问题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引导更多人以主人翁精神积极投身到我国社会主义事业中。习近平同志强调,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需要全社会方方面面同心干,需要全国各族人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共同理想,没有共同目标,没有共同价值观,整天乱哄哄的,那就什么事也办不成。我国有13亿多人,如果弄成那样一个局面,就不符合人民利益,也不符合国家利益。〔22〕面对经济新常态下的新问题、新挑战,我们意识形态工作者不仅要敢于直面问题、科学回答问题,而且要通过创新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既要坚决反对一切打着改革的旗号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行为,又要坚决和经济建设领域的同志通力合作、密切配合,组织灵活多样的形势政策教育,切实加强对改革发展和稳中向好经济预期的引导,集中力量做好经济下行压力风险防范化解工作,注重抓好特定利益群体疏导管控工作等,努力在党内党外形成同心圆,动员、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号召、引导大家都要以主人翁精神积极投身到我国社会主义事业中,共同为早日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而顽强拼搏,一起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齐心协力为实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

    〔参考文献〕

    〔1〕〔19〕〔2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153,153,153.

    〔2〕〔3〕〔4〕〔5〕〔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659,598,598-599,668,669.

    〔7〕列宁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21-222.

    〔8〕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663-664.

    〔9〕毛泽东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351.

    〔10〕〔11〕〔12〕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141,48,154.

    〔13〕江泽民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84.

    〔14〕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684.

    〔15〕习近平.知之深 爱之切〔M〕.石家庄: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河北人民出版社,2015.17.

    〔16〕习近平.之江新语〔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95.

    〔17〕〔18〕习近平.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和实践〔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6.289,294.

    〔20〕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86.

    〔22〕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7.

    (责任编辑:单孝虹)

标签 -
网站编辑 - 王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