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集中制是中国共产党的致胜法宝

2019年06月22日 14:25:21
来源: 《前进》 作者: 许耀桐

  中国共产党是以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的政党,并以民主集中制领导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2018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民主生活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对民主集中制作出高度肯定,深刻阐明了民主集中制的原理、功能和意义。他指出:“民主集中制是我们党的根本组织原则和领导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重要标志。这项制度把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正确实行集中有机结合起来,既可以最大限度激发全党创造活力,又可以统一全党思想和行动,有效防止和克服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分散主义,是科学合理而又有效率的制度。”在继续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向着“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前进的征程中,民主集中制是我们不断取得成功的致胜法宝。

  一、民主集中制是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正确实行集中的有机结合

  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它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建党的组织制度思想。1847年,马克思恩格斯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他们认为,共产党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要实现人类解放,应当是民主性质的政党,党内必须实行民主制度。恩格斯说,共产主义者同盟“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一切都按“民主制度进行”。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党制定了民主制度,包括党员一律平等,享有讨论党内事务、选举党的干部、监督、罢免或撤换不称职的党的领导者等民主权利;党的各级组织要定期开会,作出工作报告,通过集体议论和表决,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形成党的决定。概而言之,党的民主制度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关于党员各种民主权利和党内民主的规定,一是关于全党达到集中统一的规定。

  20世纪初,列宁在俄国遵循马克思恩格斯的建党学说,创建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从1903年开始,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诞生揭开了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历史。以列宁为代表的布尔什维克始终坚持党的建设要有组织性和原则性,在1905年12月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会议上表达了民主集中制的主张,指出“必须遵守民主集中制原则”,并确认了“民主集中制是不容争论的”组织制度,民主集中制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确立的根本的组织原则和制度。民主集中制就是把保证党员行使民主权利、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保证全党团结统一、正确实行集中这两方面结合起来的党的民主制度,完全符合马克思恩格斯政党组织制度的原理,而且,从概念上看,它使党的民主制度的内涵更加简洁明了和具体化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主集中制包括民主和集中两个方面,两者互为条件、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们要把民主和集中有机统一起来。”

  科学认识和把握民主集中制,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党的干部既要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又要正确实行集中,而不能曲解民主和集中的关系,乃至割裂二者之间的联系。现实中,一些党组织和干部往往不能准确把握民主和集中的关系,或者重视民主的方面而忽视集中的方面,或者重视集中的方面而忽视民主的方面;有的只讲民主,把发扬民主搞的热热闹闹的,凡事征求意见无休止,讨论磋商没个完,但就是优柔寡断、久拖不决;有的则只讲集中,完全不走民主程序,凡事由领导说了算,“一把手”拍脑袋做决定。这两种错误倾向,都会给党带来严重的危害,一定要予以克服。

  科学认识和把握民主集中制,必须严格遵守从“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到“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的完整过程,把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正确实行集中有机地结合起来。民主集中制一定要先从“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开始,再到“集中指导下的民主”为止,这样的前后顺序规定非常重要,说明民主集中制总是起步于发扬民主,从“民主”环节走到“集中”环节的,有了“民主基础上的集中”,才会有“集中指导下的民主”,而不能任意颠倒它们的顺序,把前面的过程变成后面的过程。同时,前后两个过程应当相互衔接、流畅贯通,而不能脱节、出现空档,每一个流程结束后又开始新的流程,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只有经过这样的“有机结合”,民主集中制的实行才是完美无缺的,才能不断地深化发展。

  二、充分发扬党内民主最大限度地激发了全党的创造活力

  民主,作为民主集中制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指在党内的一切活动和党员的生活中,都要树立民主的思想理念,遵从民主的原理原则,建立民主的制度机制,按照民主的程序规则办事。民主的对立面是专制,针对党内的“家长制”、“一言堂”、专横霸道和颐指气使等现象。党内如果没有民主了,就将出现鸦雀无声、死水一潭的状况,党就不可避免地失去生机活力。正因为这样,中国共产党提出“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要求全党像珍惜和维护生命一样看待党内民主,坚决实行党内民主。

  民主集中制规定了党内开展任何一项工作和活动,首先必须实行民主,只有充分发扬党内民主,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全党的创造活力,使党呈现出生机勃勃、气象万千的局面。党内民主何以能激发全党的创造活力?这是因为党内民主确立了党员居于党的主体地位,赋予每个党员以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和监督权。中国共产党现有党员近9000万名,这是一支由先进分子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队伍,其绝大多数生活于党的450多万个基层组织中,活跃于社会的各行各业。在充分发扬党内民主的前提下,广大党员和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必然得到有效的调动,他们的聪明才智、奋斗精神必然得到空前的迸发,好点子、好思路、好办法层出不穷,党和国家的事业遇到的任何问题和障碍,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和闯不过去的。

  充分发扬党内民主不但激发了全党的创造活力,而且通过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保持了党中央、各级组织与基层干部、广大群众的密切联系,这就为科学民主决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党中央和各级组织怎样做决策呢?根据民主集中制的要求,必须通过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五个程序。这里,摆在第一位的公众参与,就离不开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治党治国少不了决策,决策的正确与否,决定着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兴衰成败。决策要正确、成功,必须坚决执行民主集中制,需要弘扬党内民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各项决策都严格执行民主集中制,都注重充分发扬党内民主,都是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进行反复讨论而形成的。要把我们这样一个大党大国治理好,就要掌握方方面面的情况,这就要靠发扬党内民主而来,靠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广泛听取民声、汇聚民意而来。各级领导干部要充分认识到发扬党内民主的重要性,自觉地把民主素养作为一种领导能力来培养,作为一门领导艺术来掌握。” 发扬党内民主,各级领导干部还要有平等待人、与人为善的真诚态度,有虚怀若谷、海纳百川的宽阔胸襟。

  三、正确实行集中有力地保障了全党思想和行动的统一

  集中,作为民主集中制的另一个重要方面,针对的是分散主义、各行其是。如果把集中的对立面当成是民主,认为集中是为了约束、压制民主,完全是一种误解。民主集中制作为马克思主义党的民主制度的具体化,本身是一个民主制度,其中的集中怎么可能用来约束、压制民主呢?民主集中制所讲的集中,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的集中,而不是多数服从少数甚至一人的专制的集中,是为了更好地引导民主、促进民主。邓小平同志说得好:“没有民主,就没有集中;而这个集中,总是要在民主的基础上,才能真正地正确地实现。”对民主正确地实行集中,恰恰说明集中也是属于民主的范畴,并且是构成民主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和阶段。

  为什么发扬民主后需要集中呢?不可否认,在发扬民主的过程中,由于大家畅所欲言,发表各种意见、提出各种主张,必然呈现分散、杂乱的状况,如果不在民主的基础上进行集中,仍然是你唱你的调,他吹他的号,势必一盘散沙,陷于四分五裂。停留在这样层次上的民主就会误入歧途,变成毛泽东同志批评的“极端民主化”,每个人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必然演变成民粹主义。因此,对发扬民主容易导致纷乱无序的自发倾向,需要加以引导、协商,逐渐凝聚共识,并运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正确实行集中。民主必须走向集中,要求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力争把各方面的真实意见掌握全、掌握准,进行反复研究、反复比较、择善而从。要善于正确集中,把不同意见统一起来,把各种分散意见中的真知灼见提炼概括出来,把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符合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正确意见集中起来,作出科学决策。”只有正确地形成了民主的集中,作出了科学的决策,才能保障全党思想和行动的统一。

  民主形成集中后,必须建立中央的领导权威。恩格斯早就指出:“少数都要服从多数”,应当维护“多数对少数的权威”,如果“没有一个做最后决定的意志,没有统一的领导,人们究竟怎样开动工厂,管理铁路,驾驶轮船”甚至“一个哪怕只由两个人组成的社会”“又怎么可能存在。”必须坚决地承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权威,自觉维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权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的历史经验表明,凡是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得好,党的事业就兴旺发达;反之,党的事业就遭受挫折。”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旗帜鲜明强调“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全党上下团结一心、步调一致,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当前,坚持和执行民主集中制,仍需解决“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不实”等在集中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才有利于党形成坚强统一的力量,遵守纪律,令行禁止,步调一致。

  四、民主集中制作为科学合理而又有效率的制度发挥巨大优势

  在中国,民主集中制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毛泽东同志把民主集中制规定为国体和政体的制度。邓小平同志指出:“民主集中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不可分的组成部分”“是党和国家的最根本的制度”。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制中,民主集中制不仅为执政党,而且为各级人大、政府、政协以及人民团体、社会组织所广泛遵守。它贯穿于决策权、执行权与监督权相互协调制约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之中,形成了充满民主法治的、坚强有力的领导制度。

  首先,民主集中制是集体领导的制度。民主集中制规定,凡属重大问题都要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由党的委员会集体讨论,作出决定。集体领导制度行使决策权,它的突出优点是集思广益,对问题有周全的考虑,在作出重大决策和通过重大决定、法案时,能够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吸取每一个委员会成员的意见建议,充分兼顾到各方面的利益和需求,做出最佳决策选择。同时,集体领导制度也能有效防止和避免个人或少数人说了算,出现个人或少数人凌驾于集体之上的现象。

  其次,民主集中制是分工负责的制度。民主集中制规定,委员会成员要根据集体的决定和分工,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为了贯彻执行集体作出的决策和决定,民主集中制必须作出明确的分工,确定各自的负责人,授予执行权。负责人在执行分工和完成任务时,必须拥有相应的权限和职责,如果不能很好地执行分工和完成任务,作为负责人要负起全部的责任,不能推诿扯皮、敷衍塞责。

  再次,民主集中制是监督问责的制度。决策权和执行权都需要受到严密监督制约,否则难免变形走样。民主集中制建立了对决策权和执行权严格的监督问责制度,规定了实行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健全了纠错问责机制,包括公开道歉、停职检查、引咎辞职、责令辞职、撤换罢免和法律追究等问责方式和程序。在行使决策权和执行权过程中一旦出现问题,便有问责措施跟进,并采取相应的问责方式。

  民主集中制规定的三个领导制度,建构了决策科学民主、执行坚决有力、监督问责及时的严格的权力运行体系,确实体现了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它是一项科学合理而又有效率的制度”。而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只讲公民的投票权利,忽视广泛参与的民主权利,选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议会中的两党或多党,出于私利而恶性竞争,使决策久拖不决;作为政客,只要口才好、能言善辩,尽管没有执政经验也能上台,但治国能力和水平就难以保证了。现在,西方民主缺乏集中权威、治理效率和问责制已受到越来越多的诟病。两相对比,中国实行的民主集中制,正在不断完善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制度,愈加发挥出巨大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和工作优势。

  〔作者: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一级教授〕

标签 - 民主集中制,民主生活会,全党思想
网站编辑 - 张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