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黄茅岭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英模故里行

2019年06月24日 18:59:29
来源: 《新湘评论》 作者: 刘骄

  70年前,朱德总司令一道特殊的命令从北平发出,所有南下过湖南的解放军部队,在可能的情况下,都要到醴陵黄茅岭左家屋场,看望一位老母亲。一拨又一拨,陆续有好几万人,列队而来,有的甚至不惜绕道行军几十公里,只为给这位素未谋面却无人不知的老母亲,送上一句问候,敬上一个军礼。陌生人与陌生人见面,却亲如母子、百感交集,“我们都是您老人家的儿子”的肺腑之言,在左家屋场、在黄茅岭、在整个山村响彻、回荡,久久不息……这位老母亲就是左权的妈妈。彼时,离左权牺牲已经过去7年,母子分别已是整整26年!

  将军村,黄茅岭

  自古爹娘疼满崽,排行老满、不到两岁便丧父的左权,更是母亲的心头肉。久病床前,日思夜想,母亲最牵挂的是这个“满崽”,以至于把前来看望的官兵,误以为是孳麟(左权字孳麟,号叔仁)回来了。她不愿相信,也不会相信,这些年按时给自己寄钱寄物(左权牺牲后,周恩来指示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按时寄钱给左权母亲,叶剑英等战友也以左权名义给老母亲寄送物品)的小儿子,竟然已经牺牲了7年。记忆中的孳麟,还是18岁离家时的模样,再思量,却已阴阳两隔、再不能见,怎不让人撕心裂肺、泪如雨下?“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虽悲痛无以复加,但老母亲却深明大义,言词之中慷慨纯粹,平凡之中更见不凡。

  或许是这份缠绕于心的悲痛感,以及对左权、对左权母亲的崇敬之心,让我特别想去探访黄茅岭左家屋场。

  春雨淅沥,车行高速,轮胎在潮湿的路面上飞转、摩擦,发出软黏、沉闷的声音,隐隐有些悲伤,恰似这一路的心境。所悲者,为英烈的早逝,为老母的恸失;所忧者,左家屋场已经淹没于水库61年,物是人非,此行是否会徒劳一场?

  幸得镇党委副书记袁斌陪同,又得村支书沈正豪引路,很快便到了黄茅岭。此间山不高,但连绵不绝,属典型的湘东丘陵地形。黄茅岭卧于众多山头之中,稀松平常,并无特别之处,山上树木黄绿相间,灵动有致,远看像一只伏着的猫。看得久了,“猫”似有欲腾欲扑之势,人们便以形赋名,亦称其“黄猫岭”或“黄毛岭”。“左家屋场,就在猫肚子底下。”沈支书手指远方,那一片水域之下,便是左权旧居所在地。1958年,就着连绵的山势,政府在这里修建黄茅水库,山脚下的左家屋场便淹没于水下,至今已61年。2017年,黄茅水库更名为左权湖。

  沈支书就是村子里的人,因此能准确说出旧居的位置。若是独自前来,即便顺着左权湖的方向,找到这片水域,恐怕也只能望水兴叹、不知所踪。

  自2002年开始,沈正豪便担任村支书。最开始担任黄茅村村支书,2005年,黄茅村与附近3个村合并,改名为将军村,沈正豪任将军村村支书。2016年,又有两个村并进将军村,村域扩大了,人口增至6000多。

  黄茅岭、左权湖,山水相依,风光旖旎。根据规划,未来,左权故居、左权生平事迹陈列馆将在这山水之间渐次恢复和建成,绿色秀美间,再添红色气质,将军村将更值得来走一走、看一看。

  战则神勇,爱则深情

  从古至今,琴心剑胆的真豪杰并不多,左权算一个。

  带兵打仗,气吞万里猛如虎。幼时的左权,便显露出色的筹谋智慧和指挥才能。在成城小学读书时,一次课间游戏,他与级任老师各领一队学生,相约在附近三沙塘坡里用沙包打仗。他将自己的队伍分为两路,一路快速前进到达指定“战场”,一路悄无声息埋伏起来,待“敌军”前来,便前后夹击,迅速取得“战斗”胜利,人员安排之妥帖、阵仗摆布之清晰、谋略使用之巧妙,令级任老师刮目相看。后来,左权指挥战斗无数,歼灭战、阻击战、运动战,战战有经典。1936年山城堡一仗,左权指挥红军全歼胡宗南部王牌师,稳定了陕北局势;1938年在山西安泽县,左权指挥八路军600余人,阻击6000余日寇长达四昼三夜,歼敌上千人,老百姓盛赞“八路军有神通”;1940年百团大战后期,左权精确指挥黄崖洞保卫战,以1200余人的兵力,与5000多人的日军,鏖战10个昼夜,毙敌1000余人,我方仅伤亡166人,创下中日战况对比前所未有的记录……朱德称其是“模范军人”,是“钢铁般坚强、狮虎般勇猛的优秀将领”。

  著书立说,军事思想留后世。在当时八路军中,左权算是学历比较高的科班将领之一。1923年投笔从戎,便相继在陆军讲武学校、黄埔军校学习,后又赴莫斯科中山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有一段时间,左权被撤销军长职务,调至红军学校当教官,他不气馁,着手翻译了《苏联国内战争之红军》《苏联国内革命战争的教训》等多部著作,供学员学习。他与刘伯承合译的《苏联工农红军的步兵战斗条令》更是被列为步兵战术教育的基本教材。左权不仅能打战,更善于从战争中思考,进行理论总结,先后撰写了《埋伏战术》《论坚持华北抗战》《袭击战术》《战术问题》等40多篇军事理论文章,是我军游击战战术的创造者之一。毛主席说他“硬是个‘两杆子’都硬的将才”,对左权是恰如其分的评价。

  疼爱妻女,最是真情动人心。左权结婚晚,1939年4月,由朱德做媒,34岁的左权与刘志兰喜结连理。婚后,左权对妻子呵护有加,刘志兰孕期反应大,紧张工作之余,左权每天傍晚都抽空骑马从总部驻地跑到她住的北方局妇委会去看她,百般抚慰。女儿出生后,他欢喜得不得了,夜里为女儿换尿布,为女儿喂水喂米汤,白天到河里洗尿布,做得比刘志兰还细致。翻看左权遗照,每一张抱着女儿拍摄的照片,都喜于言表、舐犊情深。“志兰,亲爱的!紧握你的手!”“尽管我可能会越走越远,只要我俩的心紧紧靠在一起,一切就当没问题了!”“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谁能想到,这些甜言蜜语的信件,是出自八路军副参谋长这位铁血硬汉之手?谁又能想象,在枪林弹雨、生死难料的革命年代,深藏着如此细腻动人、忠贞不变的情感?

  于小家,尽心负责,可谓至柔;于国家,尽忠献身,“足以为党之模范”。1932年,因王明等人造谣中伤,左权受到“留党察看”的错误处分。直到1941年11月,他还向党中央写信,表明心迹:“被托派诬陷一事,痛感为我党的生活中的最大耻辱,实不甘心……我可以以我全部政治生命向党担保,我是一个好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几个月后,左权带队突围,血洒辽县十字岭,用生命和热血向党表白:不管荣辱,无论得失,对党忠诚,是一名共产党员永远不变的信念。

  北置县,南设镇

  左权牺牲后,牺牲地辽县即更名为左权县,以示军民继承遗志、奋勇杀敌的雄心。左权县,成为目前7个以英烈名字命名的县(市)之一,标注在新中国的版图上。左权遗骸,始公葬于涉县,1950年移葬晋冀鲁豫烈士陵园。1952年11月1日,毛泽东专程前往缅怀,在左权墓前脱帽致哀、默立良久。

  在左权家乡,醴陵市城西仙山公园,建有左权将军纪念碑,下为基座,上立塑像。基座前方正中嵌白色大理石碑,镌刻邓小平所题“左权将军纪念碑”7个鎏金大字。基座后方嵌“左权同志碑志”,为彭德怀1942年10月10日撰写,中共醴陵市委员会、醴陵市人民政府1987年7月1日重镌。上方塑像高5米余,花岗岩质,乃2005年纪念左权诞辰100周年时重塑。塑像面向渌江,俯瞰全城,厚重坚毅,正气凛然,观之令人顿生敬意。纪念碑后立有一道碑墙,嵌有周恩来、朱德、贺龙、董必武、叶剑英、陆定一等悼念、纪念左权的诗文题词碑刻。仙山公园下方,便是左权路。沿着左权路往南走,不多远,便是渌江书院,左权曾在此(当时为渌江中学)求学两年多时间。再往前,便能见状元洲横卧渌江之中。当年,左权常与同学畅游此洲、谈古论今。1923年,正是在洲上,他做出了报考广州陆军讲武学校的决定,从此开始了革命从军生涯。

  如今,醴陵经济繁荣、城市秀美,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幸福指数高。既有“中国瓷都”“花炮之乡”的美名,又有县域经济全国第81位、全省第4位的实力,近年来相继入选中国工业百强县、全国投资潜力百强县、全国科技创新百强县、全国“幸福百县榜”等,成为湘东亮丽迷人的“城市明珠”。2015年,醴陵将新阳乡、仙霞镇合并为左权镇,左权、李明灏、李铎,遂成一乡人。一镇三将军,美名四方传。新的左权镇,正以“将军文化”为核心,全力推进左权红色生态旅游景区综合开发项目建设。待故居重建,生平事迹陈列馆开放,相信来左权故里瞻仰纪念的人定会越来越多。

  左权将军英魂也定会重归故里,回到黄茅岭,关注着家乡日新月异的发展。

标签 - 1950年,伏龙芝军事学院,百般抚慰,步兵战术,1941年
网站编辑 - 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