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和平:把“好人”做到底

2019年07月04日 15:08:29
来源: 《党建文汇》 作者: 记者 张丽萍

  “做好人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人。”这句话真切地道出了做好人的关键,那就是坚持。在山城本溪市,63岁的蔡和平就是一位把“坚持”做到了极致的人。他擅长书法,从1987年开始用不同字体抄写中外名著,平均每天抄写8个小时,先后抄写了《红楼梦》《水浒传》等100多部作品,长卷书法作品近6000米,被书画大师韩美林评价为“书写规模前无古人,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和艺术价值”。他颇具文艺天赋,从小就喜欢舞蹈,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每天都能用音乐与舞蹈装点自己的生活,并为他人带去欢乐。在蔡和平所有的“坚持”中,最为人所称道和敬佩的却是他数十年如一日,帮助贫困和残障人士100余人,共计捐款80余万元,义务为养老院、康宁医院等编导节目,护理30余位病危老人并帮助逝者料理后事,用爱心与善行诠释着新时代雷锋精神。

  承诺践诺23年

  “我16岁认识蔡叔叔,到现在23年了,这么多年蔡叔叔为我付出的太多了,蔡叔叔是我最亲的人,希望有一天我能好好报答蔡叔叔。”

  5月9日上午10点,坐在本溪市第一福利院二楼房间内的单人床上,金亚男一字一顿、用含混不清的发音向记者吃力地讲述着她与恩人蔡和平的故事。39岁的金亚男是位重度脑瘫患者,脚不能走路,手不能抓握,生活不能自理,但智力正常。

  1996年9月29日,蔡和平在给本钢培训部上完课后去厂区附近的一个小卖店买东西。店主不在,蔡和平刚要转身走,听到有人叫他。他顺着声音,踩着梯子看到了二层铺上四肢严重扭曲变形、头在不停摇动着的女孩金亚男。尽管二层铺上有股熏人的气味,但蔡和平还是耐心地与金亚男交流着。小卖店的主人叫金博友,原是本溪满族自治县清河城的农村人,因观音阁水库建设动迁来此谋生。女儿金亚男小时候患病发高烧,全身畸形,完全失去自理能力。担心吓到顾客,影响生意,父母就把她安排在了二层铺上。也许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和善的人,金亚男竟用一般人听不懂的话对蔡和平说:“叔,有时间来看看我,别人都嫌弃我,从来没有外人和我说过话。”

  “叔有时间就一定来看你,一定……”就是这一句承诺,蔡和平坚守了23年。

  第二个周末,蔡和平带来了剪刀和指甲刀,为金亚男理了头发,剪了指甲,给她换了干净衣服,让金亚男“重见了天日”,之后便把看望金亚男当成了周末“必修课”。相处中,蔡和平学会了在金亚男头部永远处于晃动中喂饭的技巧,练就了为她洗头盆不翻水不洒的本领。为了让金亚男看看外面的世界,蔡和平从市残联申请来轮椅,推着金亚男到公园、商场里去转一转。怕伤金亚男自尊,当别人问起时,蔡和平总是以父女相称。为了让金亚男能看懂电视字幕,蔡和平用小卖店里废弃的纸壳写上“酱油”“醋”之类的汉字,教她认字。认识2000多字后,蔡和平买来描写张海迪身残志坚故事的书籍让其阅读,帮她树立生活的信心。

  23年来,金亚男已经成为蔡和平放不下的牵挂,2011年、2017年,金亚男父母先后患病去世,蔡和平帮助料理后事后,又联系了本溪市第一福利院,将金亚男安排到了福利院。虽然路途远了,但蔡和平仍坚持每周都去看望金亚男,给她带些吃的用的。从本溪市总工会退休以后因要去北京照看孙女,蔡和平又教会了金亚男使用手机微信,打字困难,金亚男就用语音跟他聊天,交流近况。

  “父母给了我生命,但父母只是让我活着而已,是蔡叔叔让我有尊严地活下去,蔡叔叔是我的精神支柱,没有蔡叔叔,我活不到今天。”在金亚男心目中,蔡和平永远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所做的就是对这个生命的尊重,希望全社会都能够帮助关爱这些残疾人。”23年来,蔡和平坚守承诺,用自己的大爱之心让一个残疾人活出了尊严、活出了质量。

  帮助他人已成一种习惯

  1956年出生的蔡和平,小时候听的最多的就是雷锋故事,“我自小崇拜雷锋,看了雷锋电影就能被感动哭,看了雷锋日记就想学。”从那时起,做好事就成为了蔡和平的一种生活习惯。

  1993年,蔡和平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朋友张成锁。不久,蔡和平了解到张成锁75岁的岳父因脑梗住院已有半年,处于植物人的状态,岳父无儿,只有两个女儿。俩女儿负责白天照顾,晚间只能靠两个女婿排班。但两个女婿白天工作很忙,晚间再护理岳父时间长了便有些吃不消。善良的蔡和平就主动提出与他们一起排班,三天一个班,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张成锁心里想:这么脏累的活,蔡和平不会坚持太久。但让他和家人没想到的是,蔡和平白天上班,晚上来医院护理这位与其无亲无故的老人,喂水喂饭,擦拭身体,清理污物,一干就是三年,直至老人去世……

  栾玉净是本溪市合金厂的下岗工人,家里生活困难,蔡和平今天一袋米,明天一桶油地帮助他。栾玉净的父亲住院,蔡和平不但帮其安排住院,还自掏腰包帮其交住院费用,看栾家人手不够,又主动担起护理任务。这些事,蔡和平做过就做过了,从不放在心上,可栾玉净却是个有心人,将一点一滴都记在了台历上,从2003年到2007年,台历上清晰地记载着蔡和平先后帮助过栾玉净100多次。

  对认识的人如此,对素不相识的人,蔡和平也帮过很多。2003年,蔡和平作为本溪市“夕阳红艺术团”的编导带队到桓仁县演出,一位看演出的农村老人说:“你们演得太好了,真羡慕你们城里人,哪像我们农村人啊,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别说坐火车,就连市里都没去过。”蔡和平说:“那我带你去看看。”别人以为蔡和平是开玩笑,但蔡和平不仅把老人带到了城里,让他住在自己家里,游玩了市区和各个景点,还专门带他坐火车去了沈阳,逛了北陵公园。临走时为老人买好了车票和吃的,送了不少衣服,并给了老人50元钱当零花钱。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位老人的名字我都不记得了,但我一想到当年能够圆了老人进城、坐火车的梦,心里就会很高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对蔡和平来说,帮助他人,给自己带来的是快乐。

  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刻在心里

  蔡和平说,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除了雷锋,还有自己的母亲。母亲叫王淑宪,因其父母早早去世,七岁时就与她五岁的弟弟成了孤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历经人间苦难。新中国成立后,母亲才有了一份食堂面点师的工作。能过上好日子,母亲特别感谢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党是我最大的恩人。”受母亲影响,蔡和平也对党充满了感情,申请加入了党组织。开始抄书后,抄得最认真最庄重的就是党章。党章抄在了纸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刻在了他的心里。

  5月9日,当记者跟随蔡和平来到本溪市红星谷花园养老院时,坐在养老院大厅里休息的老人和正在排练节目的员工都主动与蔡和平打招呼。自2013年养老院建成以后,蔡和平一有空就来做义工,利用自己的文艺特长帮助老人排练节目,等待排练时就到厨房帮帮厨,写黑板报,找老人聊天。老人之间发生矛盾,蔡和平就当起了“和事佬”。看到哪个老人情绪低落,蔡和平就给他们唱段歌,跳个舞,哄老人开心。2014年,蔡和平办了20年的艺术团停办了,价值几万元的音响等设备全部捐赠给了养老院。

  这就是蔡和平,走到哪里,就帮到哪里;好事做到哪里,雷锋精神就弘扬、传播到哪里。

标签 - 蔡和平,雷锋精神,为人民服务
网站编辑 - 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