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赋能浙江基层治理

2019年07月17日 16:05:59
来源: 《今日浙江》 作者: 魏一骏

  近年来,浙江作为全国首个信息经济示范区,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用好“城市大脑”,着力激活沉睡的数据资源,让数据密码助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提升。

  整合共享政府数据

  政府部门掌握着大量数据,但很多数据“深藏闺中”。各地各部门数据收集、加工、存储、利用的标准不一,缺乏统一管理,很大程度上制约着政府数据开放的范围和水平,也限制了部门和公众检索、获取和利用数据。

  2018年10月,浙江设立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统筹管理公共数据资源和电子政务,推进政府信息资源的整合利用,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共享,进一步助推“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数字化转型,加快推进数字浙江建设。

  打破部门间的数据壁垒,浙江最好的推手就是“最多跑一次”改革。改革要求,涉及政府的办事数据,各部门必须无条件拿出来,实现公共数据按需共享,释放公共数据资源的经济价值和社会效益。

  据悉,浙江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的阶段目标是:到2020年初步建成纵向贯通、横向协同、上接国家、覆盖全省的数字政府体系,“互联网+政务服务”“互联网+监管”实现全面深度应用,80%以上政务服务事项实现“掌上可办”,掌上执法、掌上基层实现市县全覆盖。

  强化政府数字化变革的法治保障,浙江先后出台《浙江省公共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法》《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等政策法规,对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共享作出专门规定,明确公共数据以共享为原则、不共享为例外,同时强化各级政府在事中事后监管的责任。

  如何用好大数据,创新社会治理?浙江加快“大数据+社会治理”融合,在保证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将大数据强计算和深度分析的能力广泛运用到社会治理的各个领域,让百姓享受到“智慧”治理带来的便利。

  巧用城市数据密码

  每天晚上,杭州湖滨路上人头攒动,西湖边的音乐喷泉吸引大量游客集聚,给相关部门造成管理难题。为确保安全,西湖区管委会常年设置硬隔离围栏,不仅效果不理想,游客的游览体验也打了折扣。

  2018年下半年,音乐喷泉属地湖滨街道接入杭州“城市大脑”。大数据分析发现,沿湖三四百米的音乐喷泉管制区,峰值人数达数万人,但在平日常态下也就几千人,淡季最低仅千余人。根据这一分析结果,湖滨街道制定了三级应急响应机制,根据人流量动态管理,放置硬隔离围栏天数从原来的1年365天下降到36天。

  2016年起,杭州以交通治堵为突破口,在交警部门试点启用“城市大脑”。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实践,目前已成立城管、交警、旅游、环保等部门及西湖、拱墅、富阳、湖滨等区县和街道工作专班,将应用延伸至城市治理多个领域。

  摊贩游商、出店经营、人员异常集聚、机动车乱停乱放……这些曾经的城市治理难题,如今在杭州拱墅区得到有效破解。2018年初,拱墅区探索“城市眼+云共治”模式,可自动识别城市管理中的违法违规情况,并推送信息到涉事人手机,实现执法实时性和证据固定。

  “被管理者成为共治者,这种身份的转变,体现了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的有机结合。”拱墅区负责人说。

  政府数字化转型优化公共资源配置,让百姓获得感大幅提升。杭州市城管局信息管理处处长何江说,通过对杭州市内停车场的数据普查和实时数据接入,目前已掌握47万个泊位的状态数据,停车哪里难、有多难、为何难的问题有了明确指向,车位资源错配得到有效缓解,全市还有3万余个车位实现“先离场后缴费”。

  杭州市数据资源管理局局长郑荣新认为,新型智慧城市的特点就是改变以往各部门单打独斗的模式,通过政府数字化转型实现治理理念、治理能力的转型,让数字资源成为激活现代城市的数据密码。

  破解管理盲点痛点

  浙江是金融活动活跃地区。为破解新金融业态监管乏力的困局,省政府将政府数字化转型延伸应用到金融监管领域,启动运行“天罗地网”监测防控系统。

  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巡视员徐素荣说,该系统上线运行以来,监测范围覆盖全省250余万家工商注册机构。根据对13个国家和省级有关部门的924个数据项、合计8亿余条数据记录的归集分析,建立了非法集资、P2P网络借贷、小额贷款公司和交易场所等核心金融风险监测模型。

  这是浙江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利用分析大量数据来破解传统管理盲点痛点、防范风险点的生动实践。数字化手段成为政府履行职能的有力助手,逐步实现了从低效监管到精准感知的转变,让处置先于投诉、数据跑赢风险。

  浙江还将信用数据作为社会治理的重要基石。省发改委信用建设处处长邵千龙介绍,目前,浙江已建立并不断完善公开透明的公共信用评价体系,评价结果覆盖234.5万家企业、4091万18周岁以上自然人,4.9万家社会组织、3.3万家事业单位和4173家政府机构。同时,整合五类主体的公共信用信息,按照基础信息、守信信息、不良信息及其他信息进行分类,形成主体信用档案。

  “信用报告可以应用于审批、监管、日常管理,监管部门根据信用评分分类监管,即信用好的少查或不查,信用差的加大监管力度,相应提高比例频次,执法流程形成闭环,监管结果同步对社会公开。”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信用监督管理处副处长钮建平说,数字化转型使得监管实现从静态审查到动态监控、从人到网、从分到合多方面的转变。

标签 - 城市大脑,大数据,社会治理
网站编辑 - 张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