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天津数字经济发展的思考

2020年02月25日 13:50:36
来源: 《求知》 作者: 唐家龙 周子琳

  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数字经济进行了论述,作出了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加快建设数字中国的重大战略部署。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新形势下,天津应当把握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契机,以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作出天津贡献。

  一、数字经济的概念特征及其影响

  1.数字经济的概念特征。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兹·马克卢普教授首次于1962年提出数字经济的概念,开启了理论界对数字经济的研究之路。G20杭州峰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认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数字经济呈现出有别于传统经济的独有特征:首先,比特和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数据甚至被认为已经超过石油的价值,成为数字经济中的“货币”;其次,数学、信息技术等成为根本的驱动力量,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的突破和融合发展促进了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再次,数字基础设施成为新的基础设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会建立在数字基础设施之上;最后,数字素养融入人力资本,以获取、理解与整合数字信息为根本的数字素养和数字能力成为数字人才的必备素质,供给侧和需求侧的界限也日益模糊。

  2.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影响。首先,数字经济驱动经济发展从供给推动向需求引领转变。在传统经济中,生产厂家作为产品的供给方,居于主导地位。消费者根据已有商品进行选择性购买,处于被动从属地位。在数字经济情境下,消费者是生产灵感的来源、生产设计的参与者和产品宣传的推广者,能通过互联网技术参与到商品生产过程中,发挥更强的自主性。

  其次,数字经济驱动经济发展由粗放式生产向精细设计转变。传统经济向数字经济的转变意味着传导介质的改变。在传统经济中,蒸汽、石油、电力这些“粗”介质是主要的经济推动力;数字经济则采用“数字”和“芯片”等“细”介质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

  最后,数字经济驱动经济发展由孤立线性向立体网络经济转变。数字经济通过比特的无限延展和深度融合,对各类生产要素进行数字赋能,对经济格局产生了全方位的影响。一方面,互联网技术提供了更加自由、平等的市场氛围,降低了市场的进入壁垒,为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多的参与机会。另一方面,数字技术的应用打破了传统经济孤立、平面的经营模式,提升了整个经济的广度、深度。

  二、 天津数字经济发展的现状

  1.具备较好的政策优势。2018年天津提出将智能科技产业作为全市发展重点。天津市、区两级联动,密集出台《关于大力发展智能科技产业推动智能经济发展建设智能社会的实施意见》《天津市加快推进智能科技产业发展的总体行动计划》等110余项政策措施,涵盖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集成电路、智能制造以及“智能+”等多个领域。

  2019年6月,《天津市促进数字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19—2023年)》明确提出,到2023年初步形成智能科技创新能力突出、融合应用成效显现、数字经济占GDP比重全国领先的经济发展新格局。根据这一方案,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数字化转型成为实现天津高质量发展的主导力量,天津力争把滨海新区打造成为国家数字经济示范区。

  2.数字经济发展蓄势待发。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天津市数字经济规模近8000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超过40%,数字经济领域就业岗位增长率超过10%,具备较大的发展潜力。在数字经济产业中,天津的科研团队不负众望,形成了以“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曙光计算机、飞腾CPU、银河麒麟操作系统等为代表的自主安全可控全生产链。滨海新区也积极推动创业孵化载体建设,腾讯、百度、因特尔等一批以数字化为基础的众创空间落户滨海新区,“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的孵化链条逐步形成。

  “互联网+”促进线上线下融合取得突破性进展。2018年,新零售产业加快布局,京东便利店、天猫小店、苏宁小店、便利蜂、小麦铺、京东X无人超市等新零售便利店迅速兴起,京东7FRESH、绿地G-Super、宝燕到家等新零售生鲜超市落户开业,全国首家京东X未来餐厅在天津生态城开门迎客。同时,天津市快递业务量达到5.76亿件,增长14.7%。

  三、天津数字经济发展的问题及成因

  1.主要问题。一是对数字经济聚焦不够,导致科技资源配置不集中,学科优势不突出,对产业发展支撑引领作用不明显。对科技前沿和新兴产业技术聚焦不够,从而导致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和新兴产业发展滞后,在数字经济领域缺少在全国具有引领水平的学科、产业、企业和产品。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直接的数字化产业和产业化数字经济领域在全国占位不高。

  二是学科与产业结合不够,发展特色不突出。国家支持天津大学、南开大学重点建设的学科主要集中在传统领域,在学科建设和特色产业发展上,不仅与京沪等城市差距较大,自身发展特色也没有得到凸显。例如,合肥重点发展量子通信、电声融合,培育了科大迅飞等一批数字经济领域领军企业;贵州以大数据为核心,形成了辐射全国的示范效应,在数字经济领域成效卓著。但是天津新兴领域的学科建设尚未成熟,产学研融合深度不足。

  三是主体较少且能力不足。天津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创新主体还不够多,领军企业更少。例如,2019年世界500强企业,我国入围129家,我市没有入选企业。在2018年中国科技创新企业100强榜单中没有天津企业入选。从总体上看,我市的数字经济领域既缺少为国家战略需求提供支撑的重大科技成果,也缺少像深圳华为和腾讯、杭州阿里巴巴这样能够引领一个城市或地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领军型企业,更缺少一批成长快、潜力大的创业型企业、瞪羚企业和独角兽企业,数字化产业和产业数字化双失位。

  2.原因分析。一是我市对数字经济的认识不足,思想观念偏于保守。主要表现在对科技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性认识不够深刻,对数字经济的理解往往局限在应用层面,侧重于搞一些传统的可持续性不好、受环境冲击较大的“重大”项目,而一些智能个案并不能延展到整个经济。此外,对创新模式已由过去孤立的、线性模式演化进步成跨界融合、网络化、快速迭代的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认知不深。

  二是在创新的包容性上,我市多年来未能占领新兴产业领域,在数字经济领域也未有大的建树。突出表现为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没有创造出像淘宝、京东、快钱、闪付、微信、抖音等颠覆传统的购物、支付、通信、娱乐方式,缺少对一个城市和地区的发展产生巨大带动作用的数字经济成果。

  三是科教资源转变为数字经济资源和生产力的通路没有打通。我市拥有开发区、保税区、高新区等多个创新载体,但创新型数字生产要素和载体、人力资源的聚集度低,没有形成以大专院校、科研院所、不同产业不同领域的技术创新平台或其他形式的研发机构为主体的创新成果转化体系,没有塑造出数字经济发展的引领性组织、领军型企业和特色性行业。

  四、加快天津数字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1.加强发展统筹,将天津打造成为中国北方数字经济创业之城。把天津打造为创业之城,用互联网思维打破传统企业的组织架构,对传统生产部门进行机械化和智能化改造,一方面,有利于天津打破传统经济束缚,培育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另一方面,有利于建设产业生态系统,实现产品覆盖的集成化。

  2.充分发挥政府推动作用,加强数字经济治理。要研究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坚持把“法无授权即可为”作为执政、行政、服务的根本准则,为大数据的商业应用和创新提供更多的机会。政府要充分发挥推动作用,给数字经济企业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鼓励企业和科研院所在信息技术应用上进行技术攻关;引导高校开设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专业课程,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人力资本支撑。

  3.充分发挥市场能动性,实现效益效用最大化。在数字经济背景下,信息获取的便利性、供给与需求联系的直接性为高质量数字化服务提供了平台,为企业创新、经济增长和社会变革提供了新思路。切实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调动市场主体创新创业的积极性,有利于加快生产要素流动,缩小数字鸿沟,催生高科技龙头企业,实现企业利润和个人效用最大化。利用“互联网+”思维,加快数字技术投资、产业数字化转型投资和新模式新业态投资,鼓励企业向“微笑曲线”两端高附加值延伸,拓展我市企业的服务链空间,是天津企业转型升级的关键路径。

  4.充分发挥体制灵动性,实现创业生态最佳化。发展数字经济,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天津应化科教优势为创业优势,蓄创业之基为增长之实。通过加速集聚创新资源、成果资源和人才资源,实现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要创办、引进和培育数字经济领域的科研院所,面向产业发展、产品设计,开展技术研发活动,形成对数字创业产业的强大策源力、驱动力;要充分利用京津冀协同发展优势,创造和吸引创新型科研成果;要打通人才旋转门,建立完善的培训教育和人才引进机制,建立环高校众创空间,为数字人才提供多方位的保障性条件。

  本文系天津市131创新型人才团队建设项目(20180315)和天津市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计划项目重点招标项目“天津市科技全面创新改革进展评价与深化举措研究”的研究成果

  作者唐家龙系天津工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周子琳系天津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生

标签 - 天津,数字中国,数字经济
网站编辑 - 汤宝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