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晨钟悠扬

——一位社区主任的新年“战疫”

2020年03月24日 16:59:52
来源: 《当代陕西》 作者: 柳洁

  从钟楼社区北门步行5分钟,就是西安最亮眼的地标——钟楼。疫情发生后,社区主任赵雪梅组织社区干部和社区居民共同抗击

  本刊记者 柳 洁

  1月24日,除夕。如往年一样,钟楼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主任赵雪梅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守岁。

  下午4点多,她接到南院门街办紧急疫情通知,细致排查辖区内的武汉来陕人员。

  “妈,把口罩戴上,雨衣穿上,一定注意安全啊。”女儿眼巴巴站在门口。

  “没事,照顾好你爸和外婆。”

  从下午5点到晚上11点,她和南院门街办副调研员郭江把社区沿街67个酒店和民宿一一走访,排查出武汉来陕人员38人并上报街办。

  钟楼社区建成于1992年,地理位置特殊,是个商住一体的开放式老旧小区。它有东西南北四个门,四通八达。内部有78家沿街门店构成的商业街,卖小吃的、开民宿的、卖蔬果的,不同行业人员,为预防疫情发生带来不小的难度。

  “我们不能嘴上说着武汉加油,

  却不用实际行动去关怀武汉人。”

  1月25日是大年初一,赵雪梅留在钟楼社区,没有回家。连同她在内的,西安市98个社区党支部书记都去碑林区政府,参加市委视频会议,共同听取防疫工作部署。

  主持会议的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浩再三强调,“非常时期,一定要把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我们的党员同志,既要会做工作,也要保护好自己。”

  控制疫情,切断感染源是关键。仅仅两天,社区工作人员实际摸排钟楼小区分散在17个院子的2070户。因为有东西南北四个门,当务之急是只留一个门进出,保证小区人员流动可控,另外三个门进行封堵。

  护目镜、消毒液、口罩、手套等陆陆续续由南院门街办分发给社区居委会。

  1月26日,赵雪梅排查中发现有一家4口武汉人,通过网上预约住进社区民宿。

  他们是来西安旅游的,现在只能待在社区进行居家隔离。为了便于照顾好他们的生活,赵雪梅主动加了他们的微信,以便联系。

  第一天,赵雪梅很早就买了饭菜和水果,连同《隔离承诺书》一同放在这家人门口。微信告诉陈燕燕(化名)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她。

  “我们不能嘴上说着武汉加油,却不用实际行动去关怀武汉人。”赵雪梅说。

  看到书记自掏腰包为自己买这买那,陈燕燕一家过意不去,用手机给她发红包,逐渐熟悉起来。

  “红包你收了吧,我大儿子今年高考,为了让他放松一下才想着顺便一家人到处去走走,没想到滞留在西安了。”

  “不用给我红包,你们大老远来,也没感受到古城西安的魅力,很遗憾。就当给你们的补偿吧。”

  在得知他们一家人是回族后,赵雪梅第二天特意买了牛肉和坨坨馍送去。

  29日,根据西安市统一要求,要将湖北来陕人员统一安排在区上指定酒店。

  陈燕燕一家不想搬离社区民宿,于是直到当天晚上9点,他们与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民警、街办工作人员僵持着。

  “我愿意花钱住民宿,都不愿免费住酒店,就是怕两个孩子会交叉感染。”

  得知陈燕燕的担心后,赵雪梅用电话和她沟通了近半个小时,用真诚和友善让这家人打消了抵触情绪。

  看着陈燕燕5岁的儿子扒着车窗喊出“奶奶,再见”,赵雪梅还是没忍住哭了。

  后来,她专门打电话,得知陈燕燕一家身体状况良好,吃住舒适,才放下心来。

  “我们隔离的是病毒,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善行和温暖。”赵雪梅说。

  “放着就成蔫菜叶子了,还不如让大伙吃新鲜的。”

  赵雪梅今年59岁,爱张罗事儿,对人很好。已经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但她认为疫情当前,30年的老党员理应冲在前头。“等过了这阵疫情,社区的人都平平安安就皆大欢喜。”

  居委会已经接连收到三拨群众送来的口罩和各种食物,最夸张的是50包速冻水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排查,大家把这些辛苦都看在眼里。

  白天,他们在社区出入口详细登记来人信息,测量体温,宣传防疫知识,接打电话,为隔离人员购买东西,安抚焦虑和恐慌。

  晚上,人们也能看到他们拿着居民册,穿梭在楼群间,挨家挨户询问,发通行证。还给每一位在外未归的居民发出“劝留信”。

  2月初,社区的早晨时有薄雾。静下来的生活比往常少了几分热闹,大家打招呼的方式变成戴着口罩,摆摆手。

  张伟开了十多年的餐馆,把为过年囤积的蔬菜都免费分给了小区的人们。“放着就成蔫菜叶子了,还不如让大伙吃新鲜的。”

  2月4日,让人高兴的是,社区有13个人已经过了14天隔离期,可以向疾控中心申请解除。

  但是,退休工人李国强,最近有些烦闷,偶尔打开窗户大声唱:“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金疙瘩银疙瘩还嫌不够,天在上地在下你娃甭牛。”

  隔壁83岁的李奶奶不愿意了,拿了拐杖冲着他的窗户直敲。不过,老门老户之间的情谊,让他们即使有不满,也能自己化解。

  “谁也没长三头六臂,防疫全靠社区居民共同参与,

  才能守护好我们的家。”

  姚六一是社区唯一的民警,和赵雪梅所在的居委会配合默契,他自称是“不带刀捕快”,既要在南大街派出所值班,又要在社区保护大家的安全。

  从她们接到疫情通知那一刻到今天,没有和家人接触过。

  这里住的人,少见生人。为了对社区大小院子落实专人值守,社区居委会、管片民警、物业和志愿者们共同组成一支30人的队伍,建立联防联控检测站。

  在紧张的工作中,会忘记恐惧,一闲下来就胡思乱想。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钟楼社区。

  他们中有退休工人,退伍老兵和商贩。这些本本分分为自己生计奔波的普通人不计较个人得失,为社区工作志愿服务。

  寒冷的冬天里,风一吹,居委会的铁门,吱吱呀呀的乱响。社区管市场的田文东就这样来回往复,背着20公斤重的消毒水,把小区17个院子,里里外外的进行消毒。这项工作每天早晚两次。

  李奶奶拄着拐杖也要当志愿者,“好,你就戴着口罩给咱院子里转转,看有没有生人”,赵雪梅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他们害怕自己毫无价值的孤独感远超对病毒的恐惧。

  张宏侠和赵美荣母女,一同前来当志愿者。这家人一家三代都住在钟楼社区,老赵得了脑梗卧病在床,靠着低保和一间小店面“祖传老赵家烧鸡”勉强维持生计。周围的邻居对他们的生意很照顾,一天很固定的卖完四五只鸡后收摊。

  “平时大家对我们一家没少照顾,我们就想为社区做点什么。”张宏侠说。

  这里一头承接着现代化的都市,灯光璀璨,车水马龙。一头是通往逼仄紧密的老旧社区。社区间隔狭窄,没有大块空间提供活动场所,人们联系密切。平常会相约着从北门到钟楼去遛弯,累了就坐在钟楼饭店门口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

  年轻人常住在这里的时间一年少过一年,而老人们则日复一日的留在这里,大部分时间里,她们听着钟楼有规律的“当……当……当”声。

  它不轻浮,不世故,古老又情长。在他们看来那是一段悠长又闲适的时光。

  2月8日,是中国人家家团圆吃元宵的日子。晚上7点多,王浩书记来到钟楼社区值班室,看望坚守在一线的社区工作人员和公安民警,让大家非常意外和惊喜。

  他认真听了赵雪梅对钟楼社区疫情联防联控工作的汇报,尤其是对近期外省返陕人员,在社区采取隔离措施的细节落实情况,以及他们隔离期间的生活和后勤工作,强调要把传染源杜绝到零,不能打一丁点折扣,这关乎群众安危。

  “谁也没长三头六臂,防疫全靠社区居民共同参与,才能守护好我们的家。”居民的表现,让赵雪梅这个春节很暖心。

标签 - 疫情,社区
网站编辑 - 汤宝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