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正义

2014年11月15日 17:28:11
来源: 北京法院网     作者: 姚小锋
字号:【

  建立在盎格鲁-撒克逊判例法传统和权力制约理念之上的美国法律制度一向被认为是西方社会最完备的法律制度之一。殖民时代结束后保留了英国的普通法传统和长期的法律文化浸染下,美国的法律制度成为各国借鉴学习的典范。但另一方面,美国从来不是一个善于遮羞的国度,倒是常常“自曝家丑”,在美国国内,舆论的指责和讨伐自然是家常便饭,此外,各种民间协会和批评法律制度的著述也层出不穷。前俄亥俄州总检察长吉姆.佩特罗和夫人南希 佩特罗合著的《冤案何以发生——导致冤假错案的八大司法迷信》(False Justice:Eight Myths that Convict the Innocent)就是这么一本专门申说美国冤案问题的著作。

  吉姆 佩特罗整个法律生涯持续了35年,在任职检察总长期间,带领俄亥俄州建立了包含重罪犯和轻罪犯在内的基因库,为联邦DNA联合检索系统提供了超过210 000例DNA基因图谱。2005年,佩特罗成为全美首位介入“洗冤项目”的检察总长,为一名无辜者(即克拉伦斯 埃尔金斯)成功翻案。2007年卸任后,他直接加入“洗冤项目”,推动刑事司法的改革。本书是作者结合自身经历,通过俄亥俄州三个典型的冤案展开作者数年难以释怀的问题:错误判决发生的概率是多少?它是如何发生的?这些错误是否在重复?最后为我们总结了八大司法迷信:

  监狱里的每个囚犯都会声称自己无罪;司法体制很少冤枉好人;有罪的人才会认罪;发生冤案是由于合理的人为过失;目击证人是最好的证据;错误的有罪判决会在上诉程序中得到纠正;质疑一个有罪判决会伤害受害者;如果司法体制存在问题,体制内的职业人士将会改善问题。

  我们很容易找到大量的早已研究过这些问题的文献,但本书活生生的案例向人们说明,就算已有专家教授提醒过,就算科班出身受过长期严谨训练的法律人包括法官、检察官、警察、律师,在一个设置了层层防止冤案的司法制度下,八个本应该被司法者摒弃的迷信,也依然大行其道。初入警界的毛头探员为了获得认可不惜伪造证据、无罪证据在冗长繁杂办案程序中被粗心地遗漏、陪审团成员为求速决向有罪意见妥协求得一致、初审法官和检察官不断阻挠案件重审、不可靠的目击证人……冤案发生,固然与制度漏洞有关,更与司法者的司法操守、水平有关。每一起冤案背后,必然有不称职的司法者,故意陷人入罪者有之,认识错误者有之,能力不强者有之,技术落后者有之。

  近年来中国社会不断出现的冤假错案时刻在刺痛国人的神经,从杜培武案、佘祥林案到近期爆出的浙江张辉、张高平叔侄案,我们不禁需要像作者那样反思我们的刑事诉法制度是否存在某些根深蒂固的问题?比如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的口号“命案必破”,我们知道,侦查办案自有其规律,受到证据、线索或者当前技术水平的局限,总有短期内难以侦破的案件。在外国,“开膛手杰克”的真相是什么?刺杀肯尼迪总统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辛普森的妻子真是他杀的吗?这些问题,至今无解。但“命案必破”的口号显然忽视了侦查破案自由的规律,一味的追求“批捕准确率100%”、“起诉定罪率100%”,甚至在法院还未做出有罪判决之前,就已开办庆功大会,嘉奖办案人员,对法官审案形成“倒逼”之势,这种环境下的审判极易可能出现偏差。在堪萨斯诉马尔什案中,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戴维 苏特写道:“一起少见的错案,很可能源于几个因素的结合:因得不到被害人的帮助而增大了调查难度;凶杀案件破案的强大压力;以及鼓动有罪之人去陷害无辜的人”。

  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司法制度能彻底杜绝冤案的发生。在DNA时代到来之前,绝大部分美国人相信在他们的刑事司法制度中发生冤案是极其罕见的,的确诚如无罪推定原则、米兰达规则、陪审团制度等措施可以很大程度上将错案因素扼杀在判决之前,但德州大学法学院罗伯特 道森教授的一项分析会使很多人感到震惊:如果德州司法系统有99%的准确率,那么监狱中就有1500名无辜者,如果准确率达到了99.9%,那么仍有150人是被冤枉的。2008年美国社会有2319258名成年人曾在监狱或者看守所呆过,援引道森教授的分析,如果定罪准确率达到99%,那么有23193名无辜者,提升到99.9%,仍有2319名无辜者。但另一个数据可能会更令人沮丧,从1989年到2003年只有340起成功洗冤的案件,其中一半的人已服刑超过十年,80%的人服刑超过5年。

  司法公正的基本内涵是要在司法活动的过程和结果中体现公平、平等、正当、正义的精神。冤枉无辜恰恰是对司法公正最大的破坏,在人权意识和个体精神觉醒的当今社会,让人痛心的冤案错案对无辜者所造成的无法弥补的损失。如果司法不够公正,那么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卷入无法预料的事件当中,却无法澄清自己。5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发表署名文章《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该文对如何防范冤假错案提出了七点思考:

  一是要充分认识到冤假错案的严重危害性;二是要充分认识到冤案错案发生的现实可能性;三是要充分依靠法律程序制度防范冤假错案;四是要充分发挥辩护律师在防范冤假错案上的重要作用;五是要充分借用科技的力量防范冤假错案;六是要充分争取社会各界支持共同防范冤假错案;七是要充分依靠党的领导切实做好防范冤假错案的工作;

  这七个“充分”涵盖了当今中国社会各方面的可能借助的力量来守住司法公正的底线。只有认识到冤案对司法信用的巨大破坏力和发生在每个法官身上的可能性,才能促使每个法官珍惜手中的审判权,防止不经意的出入人罪。

  阅读本书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不是说自己发现了什么重大的司法理念,更重要的是警戒自己未来的法官生涯要做到谨慎再谨慎,珍惜职业荣誉感,坚持依法公正审判,防止发生冤假错案。

  正义从来不是一件可以固定的东西,一个人为了寻求真正的正义,从来不知道会在哪里终结。我们都相信法律的存在是为了永恒的正义,但是这并非意味着正义总能恰当地、准确地、及时地降临到我们头上。恰恰相反,很多种情况下,正义总是姗姗来迟,但我们也不必过分悲观,毕竟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永远缺席。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