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学

  历史的车轮行进到2015年。纵览环球经济,形势依旧纷繁复杂。从国际看,经济全球化在曲折中深入发展,新科技革命蓄势待发。从国内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朝气蓬勃,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层出不穷,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在社会经济生活发生深刻变化的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一个开放包容、与时俱进的科学理论体系

  “经济”最初是指家庭管理。1615年法国重商主义学者蒙克莱田在《献给国王和王太后的政治经济学》一书中,将“经济”从家庭管理拓展为国家治理,并使之成为古典经济学的主题。严格地说,古典经济学就是政治经济学。按照约翰·穆勒的定义,政治经济学研究财富的性质及其生产和分配的规律,特别是研究与生产和分配相关的制度、社会、道德乃至人性等因素。直到19世纪末新古典综合经济学成为正统后,政治经济学才改称为经济学。

  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从对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批判中发展而来,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为研究对象,用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将政治经济学推进到新的高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一个开放包容、与时俱进的科学理论体系。今天,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揭示经济制度历史运动规律为主要研究目的,广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人类社会生产关系运动,包括各种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生产关系运动;狭义政治经济学则研究特定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生产关系运动。同时,政治经济学不是孤立地研究生产关系,而是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中研究生产关系。只要存在人类生产、存在社会生产关系及其运动,只要人们想认识这种生产关系运动,就需要开展政治经济学研究。

  坚持并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助于辨明社会进步的正确方向

  政治经济学具有鲜明的阶级属性及相应的价值取向。政治经济学研究社会生产关系的根本目的在于揭示一定社会生产方式运动的历史规律,进而证明一定社会生产方式的历史合理性或不合理性。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自产生起便把价值理论作为核心内容。当时资产阶级作为先进生产方式的代表,其统治地位尚不稳固,特别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赖以存在的生产力基础(大机器工业)尚在形成中,资本主义制度代替封建制度的历史必然性、合理性等都有待证明。面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封建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选择,古典经济学理论给出了具有进步意义的回答: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贯彻等价交换原则,等价交换本质上是法权而不是特权,体现着契约精神而不是身份等级,承认劳动价值并保障劳动者的劳动自由,因而相对于封建主义生产方式具有进步性、合理性和公正性。从19世纪末开始,随着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巩固,资产阶级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内容发生转移,由价值理论转变为均衡价格论,政治经济学被边缘化。之所以如此,一方面的原因是,当时对资本主义制度取代封建制度的历史必然性的理论论证已无特殊意义,如何实现资源的充分有效配置成为更重要的经济命题;另一方面的原因更为主要,若坚持彻底的劳动价值论,就会导致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正当性、合理性的否定,这是资产阶级不愿看到的结果。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核心同样是价值理论。马克思批判地继承并发展了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提出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严格区分了价值与使用价值、价值与价格(交换价值),创造了劳动二重性学说。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在价值观上揭示了资本与劳动的对立,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从而为剩余价值论奠定理论和道义基础;还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会造成人的“异化”。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证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合理性只是历史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终将与生产力发展产生根本冲突,最终被新制度所取代。

  今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焕发出勃勃生机。我们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经济取得骄人成绩,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得以彰显。也要看到,资本主义社会虽然矛盾重重,但仍是当今世界的重要存在;我国是在生产力非常落后的条件下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超越资本主义社会的现代化生产力基础仍不充分具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仍然需要理论和实践的进一步证明。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坚持并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助于认清经济制度历史运动规律,看清社会主义相对于资本主义的巨大优势,辨明社会进步的正确方向。

  只要积极回应、正确解答时代问题,政治经济学就富有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回答时代问题中不断发展,也在回答时代问题中获得强大生命力。今天,政治经济学面临的时代问题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解答的难度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在实践探索的基础上,我国学者对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能不能以及如何与市场经济成功结合作出了开创性的初步解答。下一步我国发展仍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公有制经济如何在不失公有本质的基础上满足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公有制经济怎样形成市场交易机制所要求的严格产权界区?等等。这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建设的基本问题,恰恰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中国所要回答的根本命题。

  回答这些问题,需要艰苦的理论探索,更需要伟大的科学社会主义实践。今天,掌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用政治经济学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行深入分析,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拨开重重迷雾,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中发现经济社会的进步方向,这或许便是政治经济学的特殊魅力。

  (作者为北京大学副校长)

标 签:
  • 资产阶级经济学,均衡价格论,剩余价值论
( 网站编辑:张盼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