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可平:坚持人民主体地位

    今年我们在这个时候举行一个颁奖典礼,我觉得有特殊的意义,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刚推出了依法治国的重大决定,这个《决定》里面许多精神是跟蔡定剑先生所倡导的精神是一致的。比方说强调宪法和法律是最高的权威,强调依法治国首先要依宪治国,依法执政要依宪执政。我觉得所有这些都是蔡定剑先生生前所倡导的。

    今天的活动还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前天是我们国家首个宪法日。宪法日的设立首先是为了弘扬宪法精神,学习和践行宪法,同时我觉得也应当在宪法日就一些对中国的宪法学教育和研究做出贡献的学者、官员、公民致以敬意。所以今天这样一个日子举办颁奖典礼非常有意义。

    现在大家都在热议十八届四中全会的精神,因为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确实是在整个中国政治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它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这样一个总目标。作为一个政治学者我来看这个《决定》,我觉得我们还不能够就依法治国来谈论依法治国,就法治来谈法治。对十八届四中全会的精神,对依法治国的理解,我觉得还应当有更宽广的视野,应当把它放到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视野这样一个总体的布局当中,应当把它放到整个中华民族的复兴以及实现中国梦过程当中去理解,也应当跟十八届三中全会结合起来理解。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这样一个总目标,这个总目标就是巩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所以依法治国我觉得也应该把它放到国家现代化这样一个总目标当中去理解,还应当放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这样的一个高度来理解依法治国。

    所以我今天选了一个题目,这个题目就叫做《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法治化》。这两句话就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里面的话,我今天就想谈谈民主与法治的关系,我觉得这两句话其实是说明了民主与法治的关系。

    我们要建设四个文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还有生态文明。政治文明我觉得就是民主和法治,或者说高度的民主和法治。我首先想到民主与法治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今天之所以讲这个是因为我觉得现在学界,甚至在政界对民主与法治的关系还存在着许多模糊的、甚至不正确的认识。比如有些人就说中国只能搞法治,民主是西方的,不适合中国。当然有些人不会跟我说,但是他的很多论证里面就是这么论证的,民主不适合我们中国人搞的,民主不是好东西,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另外一种错误的观点就认为现在中国不能搞民主,只能搞法治,先做法治,民主往后推。我觉得这两种观点都是错误的,不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带来危害,甚至对依法治国也会带来非常大的危害。

    所以围绕四中全会的《决定》我想谈一下民主与法治的关系问题。四中全会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法治化,其实已经把民主与法治讲清楚了,就是民主与法治它是分不开的。我一直认为民主与法治是一个事物的两面,不能把它们分开,我们可以从民主最早的起源谈起。一般认为民主最早起源于公元前475年的希腊雅典,但是现在我们政治学界最新的研究发现,民主最早并不是起源于雅典。最新的考古发现,从文字的记录来看,民主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100前的美索不达米亚,即今天的黎巴嫩。所以现在我们老讲民主起源于西方,实际上这种看法已经被考古界的最新发现所否定了。

    如果按照民主起源于雅典的说法,民主现在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在这2500多年的历史当中,绝大多数时间民主不是一个好东西,现在大家都觉得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一些伟大的思想家,比如说亚里士多德,就认为民主不是一个好东西。当时他看到了民主为雅典带来的许多弊端,特别是苏格拉底在公民大会被处死,我想这对当时的思想家都是很有触动的。后来一直到近代,英国才出现了第一个近代意义上的民主政体,即便在那个时候,民主并不是世界性的、普遍性的趋势。马克思是一个进步的思想家,马克思是追求民主的,但是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很多人讲民主还是上街,街头政治。但是到了现在,尤其是到了20世纪以后,现在有的人说民主就是政治合法性的来源。哪怕是那些与民主相去甚远的国家都大讲特讲民主。

    为什么民主会从一个坏东西变成好东西,从一个起源于西方的局部性政治现象变成全世界的普遍现象,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法治,正是有了法治的保障与,民主才开始从一个坏东西成为了一个好东西。现在我们讲民主的时候,法治已经是民主政治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什么是民主,现在我们有很多的概念,但是一个公认的概念,民主是一种国家制度。作为一个政治学的概念,民主其实就是一种国家制度。

    民主作为一种国家制度有好多要素,选举、协商、参与、权力的制衡,其中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法治。如果没有法治,任何民主都注定是残缺不全,不但不能起到正面的作用,甚至会带来消极作用。我经常打一个比方,我说民主就像一张桌子,这张桌子它是要有腿的,一旦某个腿柱缺了,这个桌子就会残缺不全,就会倒下来,桌上面的东西就会掉下来砸到你的脚。现在我们看好多国家的民主带来了一些负面后果,原因就在于它们或者缺了参与,或者缺了透明,或者缺了分权制约,或者缺了法治,我觉得一个健全的民主政治都需要这些要素,其中,法治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

    反过来讲,民主这张桌子需要有脚,没有腿会残缺,但是如果腿很好,桌面却破烂不堪,这个民主政治也不可能有积极的作用。所以,对一个国家来说,民主是一个整体。因此,政治的进步需要具有整体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要强调依法治国,强调法治,但是我们不能够把民主和法治割裂开来的原因。民主和法治是相符相成的,没有民主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没有法治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法治化,也就意味着,没有民主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法治最直接的意义就是宪法和法律成为最高的权威,这一点只有在民主政治的条件下才能实现。

    离开民主政治去谈论自由平等和法治,就像离开市场经济去谈论自由贸易一样。从最根本的意义上来讲,法治的实质是保障公民的权利,它是民主政治的要素,是民主政治的有机部分,本质上是为民主服务的。民主才是法治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离开人民的主体地位和权利,法治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决定》说坚持人民的主体地位,人民是依法治国的主体和力量源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制度,必须坚持法治是为了人民、保障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以保障人民的根本权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所以我觉得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定》非常明确,法治最后是为了保障人民的主体地位和人民权益服务的。

    最后说一个结论,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将民主与法治有机统一起来,将民主机制与依法执政有机统一起来,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来谋划和推进我国的民主法治建设。法律要以人民为基础,是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民主需要法治的保障,没有法治就没有健康的民主,敬畏民意就要崇尚法治,崇尚法治就必须敬畏民意。离开法治对待民意,就有导致民粹主义的危险,离开民意去对待法治就有导致精英主义的危险。

    (本文是俞可平老师在蔡定剑宪法学教育基金2014年颁奖典礼暨“依法治国”研讨会上的主题发言。本文选编自共识网原文地址>>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求是》及求是网立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依宪执政,人民当家作主,依宪治国,人民意志,依法治国
( 网站编辑:夏桐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