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同生共腐的利益共同体

  省部级干部落马7人,省会城市连续三任市委书记、三任公安局长被查,到目前,省管干部空缺近300名,包括3位市委书记、16位县委书记、13位县长……党的十八大以来,山西的腐败问题震惊全国,也被定性为“系统性塌方式腐败”。

  两会正在进行时,“塌方式腐败”成为代表委员的热议话题。从高层回应到代表讨论,这一问题被大大方方拿到台面上来——分析态势、细究根源、寻求对策。

  高层回应:“不遮丑不护短”

  “山西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一查就是一帮,一动就塌方”……连日来,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代表对塌方式腐败的形象表述,很快成为代表们引用的热句。

  据不完全统计,在已经举行团组开放活动的省份中,山西、安徽、海南、湖南等代表团均回应了本省的腐败问题。答案不遮丑护短,态度诚恳、措辞客观,充分表达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

  安徽的广电系统和黄山市,海南的海洋渔业、国土、卫生等系统,湖南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多地都出现了类似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或有此类腐败苗头的问题。对此,各个代表团均直面回应。

  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代表态度坚决:“我们对腐败现象零容忍。哪里有腐败现象就在哪里反。”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代表直接表态:反腐是全覆盖、无禁区、零容忍的,“工程建好了干部倒下了”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代表强调:反腐要力度不减、尺度不松。

  谈及塌方式腐败根源时,王儒林代表直言,没有从严治党、权力失控、道德塌方、养痈为患是病根。

  代表透析:根源是利益共同体“抱团腐败”

  中央分析山西腐败样本后提出,“圈子文化”“山头主义”是塌方式腐败的诱因之一。代表在热议中指出,塌方式腐败背后都有一个依附在资源能源上的利益共同体。

  “塌方式腐败是新现象,聚集的却是老问题,实质还是权力寻租、买官卖官、官商勾结。”全国人大代表、华侨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戴仲川指出,严密的利益链,再加上圈子的维系、关系的凝聚,腐败共同体就形成了。

  “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景海说,“老虎”越大,“圈子”里人越多,权越重,能谋取的私利越丰厚,最终变成危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集团。

  “塌方式腐败最易依附资源能源。山西腐败案背后常有煤老板,这和能源系统的腐败如出一辙。”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兼中国乐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建恒说,要从能源管控方式和资源审批权力上进行反思。

  同求对策:构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机制

  如何趁热打铁查处和预防塌方式腐败,及时修复受损的政治生态环境?代表们各抒己见,但“制度反腐”是中心词。

  “反腐不能像割韭菜。个案有一个查一个,但系统性的腐败,还需要制度性反腐措施。”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西宁市市长王予波指出,没有不能腐的制度,好人也会变坏,在腐败的重灾区依然会“前腐后继”,必须构建制度性反腐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指出,现在反腐还处在治标阶段,消除的是“腐败存量”。下一步要从体制机制上下手,加强依法用权和透明用权,让为官者“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必须拒绝带病提拔。很多塌方式腐败在官员渐变、圈子渐成的过程中早有端倪,但因缺少约束、监督和警戒,毒瘤越长越大。”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金马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泽林认为,监督不能形同虚设,纪检监察以及检察机关应当加强协作,对腐败问题早发现早处理。

  “检察机关是查处腐败的正规军、主力军,在严查案件之余也要找到诱发腐败的温床,摸清体制机制漏洞,并从源头上开展预防。”戴仲川强调。

  “官有官道,商有商道。”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保定市副市长闫立英说,为官者有义务主动净化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拒绝拜山头、入小团,构建良性的政治生态环境。

标 签:
  • 带病提拔,利益共同体,圈子,全国人大代表,从严治党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