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能让互联网成为人心流失地

  自古以来,得人心者得天下。现在,人心争夺的主战场已经转移到互联网上。

  毛泽东讲:“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思想领域的失守是最危险的失守。军事防线不稳固一打就垮,思想防线不稳固不打自垮,“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

  网上意识形态斗争虽无炮火硝烟,却充满“文明的血腥”,本质上是两种制度、两种价值观的对立,是敌我之间的殊死较量。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这个便捷手段,构设“价值陷阱”,实施“文化冷战”,培植“第五纵队”,对领袖的泼污,对英雄的诋毁,对体制的嘲弄,对党政军的攻击等,可以说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把互联网当成倾销西方意识形态的“租借地”。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一针见血地指出:“谁讲马克思主义,讲革命传统,就说你‘左’,让你抬不起头来。连人民民主专政都被人当成是‘左’的东西。谁对错误的言论进行批评,谁就被扣上‘文革大批判’的帽子,遭到围攻。”

  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面对敌人“大军压阵”、猖狂进攻,一些党员干部“爱惜羽毛”,当“开明绅士”,不敢旗帜鲜明地站出来进行斗争;还有一些人屁股坐不正,“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妄批党媒“挥舞意识形态大棒去打人”。事实上,一些西方国家挥舞意识形态大棒,一点也不遮遮掩掩;搞起“看不见的宣传”来,比谁都更来劲、更在行、更不择手段。西方反华势力蓄意挑动意识形态纷争,就是想把水搅浑,让我们自乱阵脚、自缚手脚,丧失网络阵地、丧失话语权、丧失人心。

  冷静分析“呲必中国”和“腹黑军队”现象,绝不单纯是商业炒作,绝不单纯是情绪宣泄,绝不单纯是矛盾累积,而是幕后有“黑手”策划推动。其惯用伎俩就是先拿着“放大镜”挑刺,无限放大负面事件,而后拎着“汽油桶”火上浇油,制造舆论引爆点,从而撕裂中国文化传承、撕裂社会共识、撕裂党群关系军民关系,企图通过互联网“扳倒中国”。无数事实证明,用颜色革命掌控他国命脉、颠覆别国政权,已经成为某些西方国家的首选手段,因为没有什么比这更廉价、更隐蔽、更奏效。

  “欲亡其政,先乱其军。欲乱其军,先惑其心。”在互联网这个主战场,西方敌对势力不仅跟我们争民心,而且争军心,把军队作为西化分化的重点,妄图以“政治转基因”取代“红色基因”,使军队变质变色,脱离党的领导。仔细想想,那些被“颜色革命”拉下水的国家,危难时刻军队有几个不陷入“无用武之地”的尴尬境地?我军作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既要在有形的传统战场上,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也要在无形的网络战场上,坚决捍卫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治安全。

  尤其要清醒看到,一些西方军事强国早已将网上斗争纳入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致力打造网络新型作战力量。从2003年在伊战中首度实施战略心理战,到2006年成立“特种媒体部队”,再到2007年抛出“网络中心战”,美军已进行了几个波次的网络战理论更新和实战检验。今年1月,英军决定组建一支1500人的“第77旅”,“运用社交媒体打心理战”。2月2日的法国《世界报》报道:面对“伊斯兰国”对西方人的“可怕影响力”,法军刚刚建立一个网络反恐宣传机构。4月23日,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公布了国防部新版网络行动战略报告,首次将威慑作为网络战略的关键部分。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西方垄断网络霸权、占据网络信息传播优势的格局难以根本改变。网上斗争的形势是严峻的、复杂的、长期的,总体态势仍是敌强我弱、敌攻我守。我们是“中流击水”,还是“顺流东去”;是当“沉默的羔羊”,还是做“英勇的斗士”,到了必须做出选择、必须坚决反击的时候。“主战场”要上“主力军”。我军只有紧紧跟上,站在前沿,打好反击战,才能捍卫“网络主权”,筑牢“网上长城”!

标 签:
  • 腹黑,军队,颜色革命,租借地,沉默的羔羊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