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模糊地带,让权力“可靠”起来

——简政放权新看点②

  让政府成为创业创新的帮手而非阻力,是这一轮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工作的出发点,也是政府职能转变、实现治理现代化的目标

  与几位互联网创业的朋友聊天,当问起“为什么创业热潮会出现在互联网领域”时,他们的回答几乎众口一词:互联网就像是突破体制机制积弊的探路者,网上创业,可以避开很多繁冗的审批程序,避免陷入“审批围城”。虚拟世界的“方便”,反衬出现实生活中名目繁多的权力“梗阻”。

  让政府成为创业创新的帮手而非阻力,是这一轮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工作的出发点,也是政府职能转变、实现治理现代化的目标。一个运行良好的现代政府,一定是实现了“简约治理”、消除了权力运行“堵点”“痛点”的政府。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政府边界日益清晰、社会活力不断激发,同时也暴露出一些深层次问题。比如,有的地方的行政审批玩起“转手游戏”,从上面转到下面;有些地方滋生了一些“红顶中介”,从明的转成暗的;有的部门该放的权没有放,改革举措被部门利益拦截。凡此种种,都与改革的初衷相悖,与简政放权的意图不符。

  转变政府职能,实现治理现代化,要害在于理清边界。这里的边界既是权责边界,也是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边界。边界清楚的地方,权力运行有序,市场规律充分发挥,也有利于社会实现自治。相反,程序与规则缺乏、边界模糊的地方,权力往往上下其手,导致市场功能紊乱、社会也充满不安定。曾有人总结,一个地方的投资环境如何,要看“市长去哪儿吃饭”:如果市长每天下班之后回家吃饭,证明这个地方的政府是“本分”的、边界是清晰的;相反,如果市长下班之后在各个饭局、聚会之间穿梭,就要警惕了。虽然只是一个段子,但也反映出,当权力参与财富创造的“一次分配”,必然会滋生腐败、助长寻租,不仅扰乱市场秩序,还将打击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积极性。

  现代政府,首先是一个边界清晰的政府,而不是深入到社会各个角落的“全能政府”。有人举例,如果一个普通百姓在路中间摆几张桌子,宣称“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大家都会认为这是非法的;同理,如果政府部门滥设关卡,创造出各种不合法、不合规、不合理的收费项目,则是对法治精神的违背。可以说,无处不在的“审批当关”“证明围城”“公章旅行”“公文长征”,贻误的是市场机遇,削弱的是公平公正,挤压的是创业创新空间,反映的则是政府边界不清晰、职能转变不彻底的深层症结。改革正是要清理权力的模糊地带,让政府真正成为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和市场秩序的维护者。

  需要提醒的是,简政放权意味着更好的服务,而绝非一放了之、撒手不管。有的干部认为没有审批权,索性什么也不干,恰恰忘记了简政放权的后面还有“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瘦身”是为了“健身”,简政放权是为了把政府该做的事情做好。现代政府的职责是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让市场主体能够充分发挥创造力、拓展可能性。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新的商业模式不是政府规划出来的,而是千百万人创造出来的。在这个意义上,通过简政放权激发社会活力,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党的群众路线在经济领域最生动的实现,将为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实现“双中高”目标培育新的动能。推进简政放权、促进职能转变,政府应该在“无为”与“有为”之间寻求平衡,该放的要果断放下去,该管的要坚决管起来,该服务的要认真服务到位。如此,才能让政府与市场各司其职,促进有形之手与无形之手的良性互动。

  有人说,个人如果不把利益变成权利,那么这种利益是不安定的;政府如果不让权力依据法治,那么这种权力是不可靠的。打造一个边界清晰的现代政府、法治政府、服务政府,市场主体才能行动自如,普通百姓才会心情舒畅。也只有一个边界清晰、权责法定的现代政府,才能使经济发展的“双引擎”真正轰鸣起来,形成更为强劲而持久的发展动力,促进中国新一轮经济破茧成蝶、行稳致远。

标 签:
  • 简政放权,边界,健身,一次分配,痛点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