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整版刊文“美国民主遭遇困境”

  《人民日报》( 2015年06月29日08版)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人民的精神家园。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对输入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文化成果,对当地人民的精神生活意味着什么?对世界文化发展进程有着什么样的影响?本期观察版对此进行探讨。

  (一)基于文化霸权的民主扩张终究行不通(大势所趋)

  韩震(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教授)

  美国自认为是当今世界的领导者或警察,试图用美式民主改造整个地球。凡不听美国招呼的国家,不是被扣上“邪恶轴心”的帽子,就是被视为“法外国家”,动辄进行制裁或惩罚,甚至进行赤裸裸的颠覆或军事入侵。是什么让美国有这样的权威感?从文化的角度看,就是西方中心主义在作祟。

  西方中心主义源于一种虚妄且傲慢的历史观

  近代以来,西方借助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走向现代化,由此奠定了几百年的文化霸权。实际上,这无非是在这个历史时期西方文化获得充分发展的机遇,成为时代的“宠儿”。在此之前,美索不达米亚、埃及、中国、印度、希腊、罗马都曾扮演过这种历史角色。然而,西方人忘记了漫长历史中自己曾经微不足道的角色,自以为是人类历史命定的引领者,既往文明只不过是为西方的崛起作准备。带着这种虚妄的历史观,西方人不仅对历史叙事进行重新剪裁,而且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残酷的殖民主义活动。他们不仅把美洲印第安人几乎赶尽杀绝,而且把非洲人运到美洲做奴隶。殖民者打着传播文明的幌子,却干着缺德的事。

  在当代世界,随着亚非拉人民的觉醒,赤裸裸的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已不得人心。西方人又玩弄起新的花招,以没有“民主”“自由”“人权”为名,指责他国的制度和现实,目的是让亚非拉国家处于“道德弱势”地位,以便由其任意摆布,并从这种不平等关系中攫取超额利润。在“人权高于主权”的口号下,昔日的殖民者又可对既往的被奴役者颐指气使了。

  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把西方中心主义推向极致

  凭借超级大国的力量,尤其是冷战结束后一超独霸的态势,美国权力欲望更加膨胀,更希望用自己的价值标准重新安排世界秩序。如果说在过去,西方人走到哪里,哪里的人民就失去民族独立,哪里的经济就处于依附地位,成为提供原材料的出产地和倾销商品的市场;那么现在,美式民主走到哪里,哪里就可能出现社会动荡,就可能出现内乱甚至战火:伊拉克、阿富汗已历经10多年动荡,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仍处于内战状态,埃及、乌克兰也出现了危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后果?

  美式民主扩张的出发点不纯。美国是基于本国利益和霸权进行民主扩张的,其出发点本来就不是为了他国和民族的福祉。美国插手他国内政,要么是服从于自己的地缘政治需要,要么是为了满足其石油、矿产、航道等战略需求,这就给被干涉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态带来了诸多危害:打破原来的平衡,制造出更为棘手的新矛盾,引出难以平息的新祸患。如美国清除了萨达姆、卡扎菲,却引发了极端主义暴力,最终遭殃的是伊拉克、利比亚人民。

  美式民主扩张激起反感或反抗。美式民主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不是激起他国人民的反感或反抗,就是为极端主义滋生创造条件。实际上,西方中心主义不是民主、自由、平等和公正的逻辑,可美国人总觉得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文明人,似乎他人都是未开化的野蛮人。上世纪美国在越南狂轰滥炸以及喷洒化学药剂,让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看清了其蛮横本质。现在美国又以“民主”“自由”“人权”为借口,用无人机到其他主权国家进行“精确打击”,错杀了许多无辜百姓。这些做法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滋生提供了土壤,其结果只会导致反恐越反越恐。

  美式民主扩张终究行不通

  美国人总爱按自己的意愿改变他人的原貌,如遭遇反抗就以坦克为推土机碾平前行中的障碍,久而久之就以为自身的意愿就是文明、就是真理。他们难以意识到在美国行得通的东西,在别处则有可能带来灾难。每个国家只有走符合自己历史文化特点的道路,才可能发展得更顺畅、更持久;如果按他人设计的路线图行进,只会走得更艰辛,甚至南辕北辙。美国总想让他国穿“美式的鞋子”,按其制度设计进行治理,这终究是行不通的。

  与西方中心主义的文化逻辑相比,中国和而不同的文化逻辑更具世界意义。如果说西方中心主义的话语是“霸权话语”,其本质是要用自己的话语消灭并替代其他话语;中国话语则属于“和谐话语”,其实质就是建立各话语系统之间和而不同、相互交流的关系。西方话语自诩为“普世”的,总想用各种方式甚至以武力铲除障碍;中国话语则不是要取代其他话语,而是作为众多话语中的一种。中国的“协和万邦”,不是让别人按中国的样子生活,而是注重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相互尊重、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和而不同的实质是差异主体间的和谐共生,其目标不是“我花开后百花杀”,而是“万紫千红春满园”。这才是世界文化发展的光明之路。

  (二)美式民主扩张伤及世界文化遗产(势权利弊)

  程恩富 刘志明(作者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美式民主是为维护和拓展垄断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这决定了它为了实现资本的增值和扩张,必然侵占和损害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包括这些国家和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从世界范围来看,就是侵占和损害世界文化遗产。

  美式民主扩张直接损害了世界文化遗产。美式民主扩张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借维护“民主”“自由”“人权”之名,行侵略扩张之实。这种侵略扩张使世界许多国家的文化遗产毁于一旦。例如,为了实现控制欧亚大陆和称霸世界的野心,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先后对南联盟、伊拉克等国家进行狂轰滥炸。以南联盟为例,北约从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的轰炸,使南联盟300多所学校、图书馆遭到严重破坏,约90处历史和建筑遗迹被损坏。伊拉克的文化设施也深受北约轰炸之害。位于巴格达市中心的巴格达博物馆是世界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展品既有来自两河流域、希腊、波斯、伊斯兰等地的文物,也包括犹太人始祖亚伯拉罕的遗物等稀世珍宝。海湾战争爆发前,为保护文物免遭战争破坏,伊拉克国家博物馆把收藏的数以万计从旧石器时代到伊斯兰时期的文物转移到各省博物馆收藏。但是战争爆发后,伊拉克各地先后有30座博物馆被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空袭摧毁。2003年4月至2004年12月,驻伊美军等甚至将巴比伦遗址作为军事基地,随便开挖壕沟,并利用含有陶器残片、砖块等古物的遗址内部沙土修建路障、填充沙袋,导致遗址严重受损。

  美式民主扩张间接损害了世界文化遗产。美国通过在世界各地颠覆所谓“专制”“独裁”政权,搞“颜色革命”,扶植亲西方政权;通过支持一些国家内部民族分裂主义的“全民公投”,激起这些国家和地区宗教、民族、种族的矛盾和冲突,使它们深陷政局动荡之中,从而对世界文化遗产造成了间接损害。以阿富汗为例,以美国为首的北约2001年底把曾经制造巴米扬佛像群被炸毁惨剧的塔利班政权赶下台后,人们原以为从此阿富汗那些属于全人类的历史文化遗产会得到更多尊重和保护,但情况并非如此。由于饱受战乱之苦和恐怖主义袭击,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展览馆、美术馆、剧院等文化设施被焚毁或破坏,成千上万的雕像被损毁,许多文化项目也遭到破坏。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手导演的“阿拉伯之春”,对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的文化遗产来说,也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利比亚的黎波里、兹利坦和米苏拉塔接连发生野蛮破坏伊斯兰教苏菲派清真寺、图书馆和圣徒陵墓的活动。也门的文化设施也因为政局动荡处于极为脆弱的境地,不仅得不到有效维护,而且由于空袭或炮弹的袭击而不同程度地受到损毁。在阿拉伯世界和整个伊斯兰世界,以清真寺和宣礼塔而声名远扬的叙利亚,自“阿拉伯之春”后,则开始以毁灭的清真寺数量之多而远近闻名。到2013年7月止,叙利亚各地有1450余座清真寺遭到毁灭性或局部破坏。据联合国2014年12月2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从2011年冲突爆发后,叙利亚境内至少有290处文化遗产被损毁或被盗。此外,叙利亚大量的珍贵文物也受到了无可弥补的破坏。

  美式民主扩张常常以“破坏性地创造”自诩、自夸,但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却因此而在动乱、战火中不断被毁灭。同时,很多发展中国家因为搞美式民主而负债累累,根本无暇、无力维护和修缮已有文化设施。在众多事实面前,谁也无法否认,对世界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文化遗产来说,美式民主扩张带来的是破坏、留下的是创伤,这是应该引起深刻反思的。

  (三)民主偏执无异于宗教极端(适势求是)

  辛鸣(作者为中央党校教授)

  民主是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普遍追求,但并不存在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价值和民主形式。民主的价值,应在一个社会价值体系中恰当定位并得到体现;民主的形式,是在与一个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状况有机匹配中内生性建构的。世界上的民主均如此,美式民主也不例外。

  美式民主是世界上众多民主形式中的一种。它根植于美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甚至与其相对超然的地理位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对此,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曾有过评价。这些因素是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可能拥有也不可能复制与模仿的。即便如此,美式民主对于美国社会也绝非尽善尽美;而将它推向世界时,其缺陷与弊病愈发被放大。美式民主是维持美国既有强大地位的有力工具,这是政治现实。不过,这一工具主要不是甚至根本不是通过积极作为让美国更强大,而是通过让其他国家更虚弱、更动乱来维持其强大的。它的运作方式在于,把只适用于、有利于美国的美式民主包装成“普世价值”“必由之路”,向世界其他国家推销。当一些国家简单地把美式民主等同于国家强大并视之为灵丹妙药时,悲剧就已降临。

  美式民主扩张动摇他国的文化之根和价值之脉。美式民主不仅扰乱一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动摇其文化之根、价值之脉。每一个国家和民族在长期发展中都孕育了自己的文化、积淀了自己的价值观。人类社会发展不是单线的,文化发展更是多样的,正所谓“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只有这样,文化才有活力,才能生生不息,才会有人类发展的无限可能。但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改变了这种局面。当美式民主依凭着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而在一些国家和民族登堂入室时,这些国家和民族不能从历史发展逻辑与国际关系格局中认清自己落后挨打的原因,而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的文化出了问题,无能、落后、不存在生命力了。于是乎,在对美式民主盲目崇拜中滋生了文化的极端自卑,信念世界出现坍塌:千百年积淀下来的对国家民族的情感,在抽象的“个人”面前退避三舍;体现人性光辉的劳动尊严,被践踏在资本的脚下。生活世界出现迷茫:说话不用本民族语言,以夹带几句美式英语为“上流范”;本来是吃斋念佛的人,婚丧嫁娶却跑到基督教堂找感觉;甚至把喝可口可乐、看好莱坞大片当作与世界接轨。这些生活细节透露出的文化自卑,比公开的文化反叛更能动摇文化根基。

  宗教极端势力反弹与美式民主扩张存在直接关联。美式民主往往口惠而实不至。当一些国家和民族发现美式民主许诺的国家强大、社会安定、民众富庶无法实现,而是带来更多动荡、混乱、贫困和耻辱时,一种人们更不希望看到的现象出现了,那就是宗教极端势力反弹。让宗教赤膊上阵、走到政治前台不是正常的文化现象,而是文化的异化。这是经济政治上弱势的国家和民族对强势文化恶意侵蚀的病态回击。如果不是美式民主及其背后强势文化的粗暴干涉,改变既有社会及其文化的演进轨迹,就不会导致其文化的病变。宗教极端势力反弹的初衷是针对美式民主及其价值观的,结果却对整个世界带来伤害。最为吊诡的是,宗教极端势力反弹正是美式民主的最大“成功”。究其本质,美式民主全球扩张与宗教极端势力反弹如出一辙——当美式民主偏执到走火入魔时,宗教极端思潮中就又多了一个品种。试看,美式民主在全球扩张中那种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自恋心态,化区域经验为“普世”准则的自大心理,见不得差异、容不下不同的僵化作为,与宗教极端势力的所作所为有何差别?只不过是一个披着“文明”的外衣、装扮成“普世”的角色,一个肆无忌惮、赤裸裸罢了。这是很多宗教极端势力背后或明或暗存在美国影子的原因所在。本·拉登被美国视为心头大患,可他曾是美国在中东推行美式民主时花大价钱培养的一颗棋子。这说明,美式民主搬起全球扩张的石头,不仅会砸乱世界,也会砸伤自己的脚。

  要言之,美式民主在美国或许是橘,也许在人类政治文明发展史上可以留下一笔;但当它硬要走向全世界、包打天下时,就不可避免地变味为枳,甚至会变成为害世界的“恶之花”。

  (四)抵制美式民主扩张 维系民族精神家园(势所必然)

  孔繁轲(作者为山东省委讲师团团长)

  事实证明,美式民主并非“普世价值”,对其强制输入或盲目推崇均会造成灾难性后果。这种后果有多方面表现,其中一个重要表现是对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精神文化生活带来了混乱。

  制造文化断层。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亨廷顿认为:“文明的冲突将主宰全球政治,文明间的(在地缘上的)断裂带将成为未来的战线。”美国采取精心包装的、隐蔽的渗透方式传播美式民主,企图按照美国的价值观改造世界,意欲将全世界纳入资本主义的大一统中。在与本土文化的激烈较量中,美式民主隔断了输入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传承。文化是民族进步的基石。失去民族文化的滋养,犹如禾苗失去甘霖、花草失去阳光。美式民主迫使许多国家的民族文化缴械投降,看似向民主文明迈进了一步,实际上欲速则不达。例如,菲律宾在文化上是亚洲最美国化的国家,很多人热衷于庆祝华盛顿诞辰、感恩节、圣诞节和吃火鸡等美国风俗习惯,文化生活的美国化对其传统文化造成严重冲击,菲律宾民族精神早就成了一具空壳。事实告诉我们,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阻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摒弃文化的民族性,全盘接受外来文化,无异于饮鸩止渴,会造成自身文化的断层。文化断层必然引起经济、政治、社会领域的动荡不安,经济滑坡、政治混乱、社会震荡也就在所难免。

  导致信仰缺失。高贵的信仰铸造高贵的人生;抛开信仰空谈民主,无异于水中月、镜中花。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给输入国家和地区造成极大的思想混乱,动摇了原有的民族信仰,却没有使人们形成新的理念,导致信仰缺失、信仰空白、信仰迷茫。苏联社会主义大厦之所以崩塌,首先缘于戈尔巴乔夫在美式民主影响下提出的“新思维”。正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崩溃,造成人民的精神荒芜。如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大肆鼓吹“宪政民主”“公民社会”,污蔑丑化我们党的领袖人物、革命英模,否定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其用心也是为了混淆视听,搞乱人们的思想,进而诱使人们抛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动摇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精神之魂。对此不可不察。

  带来精神落差。民主属于上层建筑,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民主的发展要以经济的发展为前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罔顾国家之间、地区之间的经济社会发展差异,鼓吹西方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把美式民主作为全球标配进行移植。但美式民主根植于西方社会,离开了其生存环境,势必“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西亚、北非、中东一些国家和地区不顾自身经济社会条件,盲目接受和移植美式民主,成功的案例难数一二。反观美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与被输入国家和地区的现状,落差显而易见。由于美式民主未给输入国家和地区带来应有的物质利益和精神满足,人们必然产生上当受骗之感,失去自己的精神“乐园”,造成思想空虚和错乱,以致迷失方向、丧失自我。从某种程度上说,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出现、肆虐,与美式民主的输出脱不了干系。

  毋庸置疑,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对我国的政治文化生态也产生了负面影响。香港非法“占中”的闹剧已经露出“颜色革命”的尾巴,令人看到了西方敌对势力的丑恶嘴脸。对此,我们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切不可被美式民主的华丽外表所迷惑。民主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世界上没有统一的民主模式,美式民主更不是万能的。“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坚定不移地沿着符合本国国情、民族意愿和文化传统的民主道路走下去,才是实现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稳定的不二选择。

标 签:
  • 民主,人民日报,政治文化生态,民主模式,美国民主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