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成思危先生

  2015年7月12日,成思危先生安详平静地走了。成先生是具有时代标志性的人物,他的道德功业,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他是富有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成先生生于国难日重的1935年,人民的苦难深深铭刻在他的记忆里。因此,他从小的抱负就是“能为富国强民做点事”。1950年,他随家庭在香港时,追求进步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也就是后来的共青团。1951年,他脱离家庭回归广东学习和工作。他是新中国成立后接受高等教育成长起来的一代。这一代知识分子,既经历了旧社会,又经历了新社会;既经历了社会主义改造和初期建设的探索阵痛,又经历了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繁荣发展;既经历了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又经历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无论何种境况,成先生从未放弃学习,从未放弃理想抱负。即使在被迫烧锅炉进行劳动改造期间,他也坚持学习技术知识和外语。20世纪80年代初国门刚开,他近50岁了依然赴美国求学。不管是在化工领域长期奋战,还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之位从政,以及从事经济管理理论研究教书育人,他始终自强不息,忘我工作,竭力服务国家和人民。他是新中国建立后共产党培养出来的第一批高级知识分子,深知人民共和国来之不易,始终与共和国同呼吸共成长,具有强烈的历史担当感和时代使命感,报国之志忠贞不渝。

  他是新时期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杰出代表。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逐步成形和发展,改革开放后这一制度不断完善。成先生的人生第三次转折,就与这一制度结缘。1994年,还是无党派人士的成先生担任了化工部副部长。在当时的民建中央主席孙起孟老先生动员下,他加入民建,并在1996年底接替孙先生当选为民建中央主席,连任第六、七、八届民建中央主席。在民建中央主席的任上,成先生发挥民建主要联系经济界的优势,充分利用参政议政的渠道,提出了一系列政策见解主张。他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认为参政党支持政府决策和行政大有作为。成先生领导民建中央的11年,丰富发展了我国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理论与实践,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完善作出了积极贡献。

  他是始终为改革开放鼓与呼的杰出代表。他的治学与实际紧密联系,研究的都是中国改革发展的关键问题,包括住房制度、社会保障制度、风险投资发展、资本市场发展、金融改革等等。只要对人民有利,他就不怕得罪人而献真言说实话。他从来都是坚定的改革促进派,潜心研究我国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特点,提出制度创新是改革的核心,要处理好人治与法治、公平与效率、政府与市场、集权与分权四个基本关系。在临终前一个多月的重病之中,他还操心中国金融改革,口述了一篇《研究金融问题需要有战略观》,明确提出我国金融改革要确立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目标。他的许多观点和见解,都是基于长期深入具体的调查研究之上的,基于自己的洞察能力、深厚学养、学术良心和政治责任感。成先生“多研究,少开口;多学习,少应酬;多办事,少出头;多协商,少独谋”的风范,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三严三实”要求完全一致,他为当今从政者树立了榜样。

  他是传播中国形象的杰出代表。他在国家领导任上和退出领导岗位后,每年均有大量的外事出访,参加各种论坛和学术活动。

  近20年来,成先生活跃在国际舞台上,在国际政界、学界享有很高知名度,为阐释中国政策、讲述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树立中国形象作出了巨大贡献,增进了外国友人对中国的了解和理解。他还是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主席,在“请进来”开展国际交流方面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尤为可贵的是,他具有高超的演讲才能和超一流的外语能力,掌握英语、俄语、德语、法语、日语等多种外语。他2002年出任中国拉丁美洲友好协会会长后,为了构筑中拉国家人民友谊的桥梁,以67岁高龄开始学习西班牙语。次年11月,他率团出访拉丁美洲,在厄瓜多尔议会上用西班牙语发表演讲,赢得了高度赞誉。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成先生作为他这一代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矢志报国,学贯中西,兼修文理,风骨挺拔,务实担当,完成了他承担的历史使命。他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将激励我们在实现中国梦的征程中不懈奋斗。

标 签:
  • 1950年,国际金融论坛,民建,中央主席,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