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情深爱经典 凝神静气学经典 皓首穷经研经典 与时俱进用经典

——南京政治学院坚持38年开展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述要

  题 记:38年忠实于原著,字字推敲、句句考证,力求保持原著教学秉承经典、正本清源。一本《共产党宣言》阅读千遍,一篇《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钻研一生,一部《资本论》标注得密密麻麻,一组《矛盾论》《实践论》细化到每一个标点。38年忠实于实践,从“严高鸿命题”到“全球化与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从“按生产要素分配”到“社会主义信念学”,经典著作教学从没有离开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并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38年忠实于真理,用“不错一个观点、不错一个字、不错一个符号”的严谨态度和求实精神,继承革命先辈的事业,站在世纪伟人的肩上,让讲台成为最精彩的战场,让真理焕发最耀眼的光芒。38年忠实于信仰,如磐石般坚守自己的阵地、如行星般恪守自己的轨道,誓用青春与生命将马克思主义和党的创新理论镌入脑海融入血脉。38年的坚守与创新,从未断线,无怨无悔。

    真理光芒永恒,经典历久弥新。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发展,南京政治学院开展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研究已有38载春秋。

    邓小平同志深刻指出:“老祖宗不能丢。”“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这一高瞻远瞩开启了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研究的探索之路。38年来,全院上下统一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之中,而经典著作正是理论学习取之不尽的源头活水,其教学研究必须作为重要的政治任务来完成。军队政治理论工作作为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担当起传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历史重任,在学习和宣传党的创新理论中发挥重要作用。政治学院必须把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作为立身之本、发展之要、办学之基。

    历史如此深沉

    “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这是我们做好一切工作的看家本领,也是领导干部必须普遍掌握的工作制胜的看家本领。”

    ——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的讲话》

    南京政治学院(时称“南京政治学校”)办学的第一课从经典著作教学开始,这绝不是历史的巧合。还记得方云光老师为“南政一期”开设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导读”,拉开的是序幕,播下的是火种。此后,经典著作教学如火如荼开展起来,至1980年初,学校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建立起一整套涵盖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经典著作教学研究体系,成为宝贵的办学资源和理论财富。

    1983年,学院开办现职干部大学本科教育,进一步加大了经典著作教学分量和力度。至1988年,招收军队干部哲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4个专题研究班,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作为研究方向课程重点学习。例如《反杜林论》课程设置为90学时,《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课程设置为120学时,《资本论》贯穿整个学年。从专题研究班中走出的优秀学员李秀宝(现任解放军报社社长)、李昆明(现任西安政治学院院长)、许世宏(现任武警交通部队政治委员)、刘建国(现任总装备部某基地政治委员)等已经成长为共和国将军的优秀学员,都对当年的经典著作教学深有感触,一致认为经典著作学习研究让他们受益终生。

方云光老师教案(1978年)

    1986年,学院开始面向地方招收生长干部学员。其培养方案和课程设计中都有大比重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习课程,并在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建设等专业将经典著作课程作为专业基础课程。1987年,学院获得研究生培养及学位授予权,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导读、选读作为专业基础课和研究方向课,进一步加大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力度。

干部本科班次教学计划(1983年)

    “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它‘不拥有任何惊人的丰富性’,它‘没有进行任何战斗’!其实,正是人,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在创造这一切,拥有这一切并且进行战斗。并不是‘历史’把人当做手段来表达自己——仿佛历史是一个独具魅力的人——的目的。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

    ——马克思、恩格斯:《神圣家族》

    在被确定为中级任职教育院校后,学院在各类任职班次也依据具体情况和岗位需求设置“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课程模块,在教学中坚持厚植理论根基与强固理论信仰相促进,坚持学习“老祖宗”与掌握新发展相统一,成为学院任职教育班次课程教学的特色和亮点。近年来,学院先后承办军队中青年理论骨干研修班、地市级领导干部国防研究班、全军和武警部队高职理论教员班等班次,都突出原原本本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如在2015年军队中青年理论骨干研修班中,“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学习单元安排了96个教学日,设4 个模块、35 个辅导专题、4 次集中研讨交流。

    2015年,学院开始承办6年制“军队马克思主义理论人才专项培养计划”硕博连读研究生培训任务,系统培养训练基础扎实、思维敏锐、视野宽阔的军队理论人才,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学习和研究翻开了新的篇章。

经典著作教学教案(1983年~1988年)

    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

    “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坚持和发展什么理论,这是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也是军队政治工作必须始终明确和深刻阐释的理论课题。作为军队政治工作重点院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突破口指向哪里,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的方向聚焦在哪里;党的创新理论发展到哪里,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就跟进到哪里。38年来,每当改革开放的重要时期,每当国际风云变幻的重大关头,每当军事斗争准备的关键时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研究从没有离开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并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中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

    1978年,文化大革命在理论界造成的思想混乱还没有完全肃清,全国上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全军干部特别是政工干部历尽思想偏差与波动,理论素养和思维层次亟待提升。作为新组建的全军唯一的政治院校,南京政治学校党委敏锐地认识到:在建设实践中表现出的一系列或“左”或右的倾向和错误,根源在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生疏甚至背离。因此,必须增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研究内容,从经典文本中找到正确的答案。于是,学院适时在各类班次中增设《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实践论》和《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的导读或研读课,专门针对思维与存在、认识与实践的关系进行学习研究。除了在“大课”中讲解,教员们还在“小课”中答疑。一大批青年理论骨干担任驻队教员,与学员同吃、同住、同学习,随时回答学员提出的理论问题。

“真理标准大讨论”学员笔记(1978年)

    “最好是把真理比作燧石,——它受到的敲打越厉害,发射出的光辉就越灿烂。”

    ——马克思:《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于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低潮,“红旗还能打多久”成为许多人心中的疑问,“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社会主义终结论”开始滋生蔓延。学院在国际国内风云变幻的情况下迎潮而立,始终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蔡伯元、刘泾山、张俊选等10余名教员从哲学、经济学等方面进行联合攻关,对经典著作中马克思主义的本质、马克思主义的自我更新机制等进行了系统梳理和述评,在课堂上结合经典著作文本给学生阐明了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不仅没有过时,而且显示了它强大的生机和活力。他们还利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跑遍了南京市和地方高校的十几所图书馆查找资料、研究整理,呕心沥血、拼搏一年,汇集当代中外理论专家、学者和领袖人物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新成果和论述,形成了130余万字的大型经典著作辅助教材《马克思主义与现时代》,为学员学习经典著作、筑牢理想信念起到了巨大促进作用。

部分自编经典著作教学教辅资料(1978年~2015年)

    “我们坚信马克思主义,但马克思主义必须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只有结合中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

    ——邓小平:《怎样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

    2008年,金融危机产生全球经济震荡,《资本论》在世界多地热销,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思考与批判再次复兴。孙峰副教授在课堂上结合金融危机这一国际热点问题向学员讲授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带领学生重新研读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论述。通过对经典著作逐字逐句的阅读和研究,学员不仅得到了正确的结论,还进一步掌握了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问题的思路。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成为我们各项工作的科学指南和根本遵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为使学员深刻领悟讲话精神实质,汪维钧教授专门延长了“《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书信》研读”课程的教学时间,通过更加细致地讲授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帮助学员提高运用唯物史观立场观点方法分析现实问题的能力。

    学科团队薪火相传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马克思:《青年在职业选择时的考虑》

    经典著作教学开展得好不好,关键是看有没有一支理想信仰坚定、理论功底厚实的教员队伍。

    学院建院之初,汇聚了一大批我军思想理论战线上的老八路、老马列、老政工。1977年的哲学教研室就有6位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建国后长期在我军最高学府南京军事学院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和在部队从事理论宣传工作的老教员,他们不仅手把手地教如何写教案、备讲稿、上讲台,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党、对军队、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和信仰,深深地感染着后来人。他们深厚的理论功底、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崇高的人格魅力,是经典著作教学持续开展的精神之基、动力之源。他们扎实的理论功底提升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经典著作教学的起点;他们高尚的言行举止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群体的发展把了方向、定了基调。

    1995年,苟家喜教授患晚期肺癌住进了医院。此时的他,癌细胞已向全身扩散,在化疗中一天天消瘦,难忍的病痛常常折磨得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躺在病榻上,他依然还惦记着研究生李晓燕的学位论文《论农村股份制经济》。这篇论文是李晓燕在学习了《资本论(第三卷)》之后有感而发、在导师的指导下完成的。每天治疗过后,苟家喜教授就背靠在折叠的被褥上,半卧着身子,认真地审读李晓燕送来的毕业论文初稿,旁边还放着近一米多高高的经典著作文本方便查阅。在南京酷热的6月,李晓燕答辩那天,瘦成一把骨头的苟家喜参加了他教学生涯中最后一个答辩仪式。两个小时的答辩,苟教授汗水湿透了衣背。学生获得硕士学位不久,这位把毕生精力献给党的理论教育事业的老教授与世长辞。

    在南京政治学院这片热土之上,还有许多像苟家喜这样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事业、为经典著作教学忘我奋斗的忠诚战士。被中央军委追授“模范理论工作者”荣誉称号的严高鸿教授就是其中的突出代表。上世纪70年代末,当严教授刚来到学院时,他是老一辈理论工作者眼中的“小年轻”。他在自己的一篇回忆文章中写到:“在初登讲台的那些日子里,为了上好一堂课,搞好一次辅导,我们这批年轻人在老教员的带领下,把一切时间都用在了学习和备课上,天天熬到深夜,几乎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的概念。”

严高鸿与同事探讨问题(1982年)

    “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

    ——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

    和严高鸿一样,同时代的“小年轻”们都以昂扬的精神和饱满的状态投入到经典著作教学当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学院经典著作教学不断完善发展,这批“小年轻”也不断成长成熟,一步步成长为自己专业领域和研究方向的“带头人”。

    ——何怀远教授长期潜心经典著作教学,是受各类学员广泛欢迎的原著教学名家,他提出的物质生产三维价值论,即物质生产的经济价值论、社会价值论和人本价值论,受到了理论界广泛关注。

    ——蒋建新教授讲课有激情是出了名的。他做了心脏支架搭桥手术后,医生嘱咐不能太激动,可一走上讲台,他就把什么都忘了,他回应家人的理由是“讲马克思主义怎能病恹恹!”

    ——2008年初,华东地区遭受雨雪冰冻灾害,年近六旬的顾智明教授,顶风冒雪,三赴驻杭某部,辗转10多个基层连队调研,为官兵作经典著作辅导报告10余场次。

    ——黄士良教授承担“毛泽东思想经典文献库”建设工作,收集各类文字资料就达700余万字,繁重的工作使他没有时间陪护家中生病的老人,没有时间鼓励备战高考的女儿,但他无怨无悔,他说:“我的课题将帮助更多的青年学子校正人生方向。”

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团队

    曾经的“小年轻”成了如今的“领头雁”,在他们的带领下,伴随着党的创新理论的每一次与时俱进,伴随经典著作教学的每一次创新发展,又有一茬茬心许马列、播撒真理的理论教育工作者茁壮成长起来,在南政这片热土上书写着一篇篇动人的故事。

    ——姜延军教授接下严高鸿教授留下的具体事业,担纲《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的课程教学。他不断探索创新经典著作教学内容与方法,在全军院校教学观摩中获得第一名,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首批科学技术带头人、总政系统“优秀拔尖的年轻骨干”。

    ——杜人淮教授坚守岗位、潜心钻研,主持多项国家和军队课题,围绕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发表理论文章百余篇,研究成果在军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使经典著作教学有了积极的拓展。

    ——许恒兵副教授2009年博士毕业后,毅然投身军队理论教育事业,作为经典著作教学团队的主要成员,他的《矛盾论》《实践论》导读等课程受到各类班次学员的一致好评,被评为全军“学习成才先进典型”,并成长为国家级相关理论课题负责人。

    就这样,一位位德高为师、身正为范的优秀教员汇聚成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这个光荣群体。他们坚持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他们传的是理论、育的是思想、讲的是信仰、做的是榜样;他们耐得住寂寞,同样守得住清贫,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经典著作教学事业一往情深。

    坚守与创新的辩证合奏

    “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

    ——恩格斯:《致威·桑巴特》

    坚守阵地,要有过硬的本领;阐述经典,要有高超的艺术。经典理论要与时代创新结合才能现实经久不衰的光芒与力量。从一个学校的发展来看,教育学基本规律认为,高等学府要想占据一席之地、实现长远发展,必须具有自身的办学特色。南京政治学院从建院之初就不断探索创新经典理论教学的内容、方法和手段,根据连续多年“三个带来”问卷调查显示的情况看,各类班次73.6%学员都提到南京政治学院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方面教学与研究给他们的印象和影响。

    教学团队戮力探索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的规律、方法和技巧,让经典著作蕴含的真理之光永远闪耀。他们一致认为,作为灌输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课堂,如果没有打动人心的感染力,没有引人入胜的吸引力,学员们就会感到犹如喝了一杯白开水,平淡乏味,减弱对理论学习的兴趣。

    赵学清教授采用辩论会的形式促进学员对经典著作的理解。令学员至今难忘的是一次题为“效率与公平能否兼得”的辩论会。准备阶段,赵教授把60名学员分为正反两方,指导他们查资料,做卡片,拎要点,写辩辞,忙得不亦乐乎。辩论中,正反两方学员相对而坐,每方分别由6名学员担任主辩手,其他学员都可以自由发言,双方唇枪舌剑,引经据典,各展才华,气氛异常活跃。辩到关键处,赵教授从理论上加以阐述,使问题越辩越明。

    汪维钧教授、阎增武教授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发现:很多时候,理论功底扎实的好学生不一定能成为一个好教员,学员的思想深度和研究能力不一定能在卷面上反映出来。针对此情况,两位教授一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采取闭卷考试的考核方法,创新地拿出口试答辩的考核方案,在全军院校引起较大反响,《解放军报》(2010年6月11日)对其事迹进行了宣传报道。通过此种方式,学员运用基本原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明显提升,主动学习的意识明显增强。

早期阅读经典著作批注及讲稿手稿(1980年)

    姜德福教授通读了《邓小平文选》1-3卷后,敏感地意识到这其中蕴含的邓小平同志的科学态度、创造精神和革命风格,有助于学员从整体上把握和理解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便着手撰写学习《邓小平文选》的论文。整整一个暑假,每天一早,他就揣上两个馒头、一个鸭蛋等简易食品,去办公室写作,一呆就是一整天,终于写成了论文初稿。后经反复加工,精雕细琢,成为精品。1996年9月,该论文荣获全国第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然而,他没有就此止步,又将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内容加以扩展,和其他教员合作,编写出一套邓小平理论系列教材。

    在38年的不懈探索与主动创新中,南京政治学院已经形成一套内容齐全、重点突出、层次多样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与研究体系,并已结出丰硕成果。发表理论或教学研究类文章近千篇,出版专著、译著、教材百余部,开展省部级以上相关课题研究60余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军队政治工作学被评为国家级重点学科,开设的《党的创新理论与实践》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多项教学成果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和军队教学成果一等奖,连续3次获得全军院校党的创新理论教学观摩比赛一等奖。为全军部队培养和输送了5万多名宣传理论骨干和政治工作指挥干部。

    “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

    ——习近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38年执着与坚守,满心付出夯实理论根基;38年开拓与创新,匠心独运放飞青春年华。38年来,经历过筚路蓝缕、白手起家的艰辛,见证过改革开放、翻天覆地的变化,应对过道路选择、精神迷茫的困惑,品味过桃李天下、硕果满园的感动……在艰辛探索中汲取追求真理的力量源泉,在激情传播中享受与真理同行的充实和快乐。始终坚定献身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事业的政治信念,始终忠实履行军队政治理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以与时俱进的能力素质诠释经典,让马克思主义真理闪烁出更加璀璨的光芒。38年的坚守与创新,不会断线,蓬勃向前。

  (作者单位: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标 签:
  • 原著经典,经典著作教学,南京政治学院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