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审判是正义审判

  日本右翼一直攻击二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进行的东京审判是“胜利者的审判”,其中一个理由是,这些法官来自美、中、苏、英等11个胜利的同盟国。2013年3月12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也说,东京审判是胜利者的审判。东京审判真的是“胜利者的审判”吗?当然不是,东京审判是正义审判。

  东京审判是人类对战争痛苦反省的产物。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浩劫,15亿人卷入战争,数千万人伤亡,物质损失难以计数。战争的残酷性与破坏性震撼了人类的良知,在大战期间就有人提出审判和惩处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问题。1919年1月26日,在巴黎和会上成立了战争责任问题委员会。6月28日《凡尔赛和约》签订,提出把德皇威廉二世作为主要战犯移交国际法庭审判。但遗憾的是,当时的荷兰政府拒绝引渡,审判不了了之。第二次世界大战更为惨烈、损失更甚,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全球性战争,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战,20亿以上人口被卷入,战争中军民伤亡9000余万人。虽然战争最终以反法西斯同盟的胜利而告终,但给人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和破坏。这使人们更加清醒地意识到,人类命运休戚相关,应该避免使用武力解决国际争端。在吸取第一次世界大战教训的基础上,同盟国决定对战争发动者进行惩处。这同时也是为了警告后人不得动辄发动战争,以避免世界大战的悲剧重演。《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构成了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犯的法律基础。纽伦堡和东京法庭的审判告诉人们,凡是侵略战争的参与者,无论策划者、准备者、发动者还是执行者,都要承担个人责任、受到惩处。这成为后来联合国通过的一系列相关法律、决议和宣言以及一系列国际关系实践的基础。1951年,日本在《旧金山和约》中明确表示,承认东京审判的判决。

  东京审判是整个人类的审判。东京审判对日本主要战犯作出了公正判决。这些日本战犯的破坏和平罪、战争罪、违反人道罪都是敌视人类、漠视人类生命的罪行,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某一个政权或国家,而且是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人类,不论信仰什么宗教、生活在哪个国家、属于哪个民族,都有与生俱来的生存权利。日本法西斯当年就是在剥夺这种权利,所以它不只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也是全人类的敌人,受到审判与惩罚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东京审判的法官都来自胜利的同盟国,但这不是胜利者的审判,也不是同盟国的审判,而是整个人类的审判,是对那些侵犯人类尊严、残害人类生命的战犯的审判,是为了捍卫人类最基本生存权利的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社会之所以基本保持了和平的世界秩序,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和这两个法庭的审判有很大关系。东京审判和纽伦堡审判一样,是人类吸取血的教训的产物,是人类进步的标志,构成了战后和平的基础,不容挑衅。日本右翼对东京审判的否定和攻击,是对曾经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殖民统治的各国人民感情的极大伤害,是对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公然挑衅,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狂妄挑战。

  质疑东京审判是对战争受害者人权的践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一次上台伊始,就提出所谓“和平与繁荣之弧”的战略构想,以“价值观外交”为旗帜,拉拢与日本拥有所谓“相同价值观”的国家,企图建立一条从东南亚经由中亚到中欧及东欧的弧线,用意识形态分割亚欧大陆、“围堵中国”。为此,他在外交场合张口闭口“自由、民主、人权”,似乎他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捍卫者。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中国、东亚、东南亚、美国、英国等千千万万日本侵略战争受害者的人权呢?由于日本战后没有像德国那样“去纳粹化”,一些军国主义余孽得以苟延残喘,其中有些人重新进入政治权力核心。在这股势力的把持和掌控下,日本长期以来未能进行健全的历史教育,彻底反省侵略历史。最近一段时间,日本右翼竭力为日本侵略历史翻案,企图修改“村山谈话”和“河野谈话”,质疑东京审判。他们如此不肯对侵略历史进行反省、不尊重侵略战争受害者的人权,又有什么资格去四处推销所谓“价值观外交”?又有什么资格到处谈论人权?尊重千百万战争受害者的人权,顺应历史潮流,反省过去,真诚道歉,这样日本才有未来,才能与其他国家有晴朗的明天。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标 签:
  • 东京审判,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人权,同盟国,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