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报人的抗日强音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申报》直斥日本“蔑弃国际公法,破坏东亚和平”,而被日本人控制的报纸《盛京时报》却轻描淡写地称“市民未感受若何恐慌”。

  日俄战争后,日本侵略势力大举进入东北,此后,日本对东北地区的舆论渗透从未停止过。到1927年,日本在东北创办的报纸已有70多种。《盛京时报》名义上是“开通民智”,联络“中日邦交”,实际上是日本文化侵略中国的工具。它一方面露骨宣传日本代表着“最美好的世界”,另一方面大肆诋毁中国形象,“九一八事变”后更是肆意美化日本侵略,宣传所谓的“中日亲善”和“王道乐土”言论,为侵略者张目。

  东北沦陷后,为摧毁中国人的民族意识,实施其文化侵略和文化殖民,日本军国主义对新闻广播出版业实行严格控制。1936年9月,成立“满洲弘报协会”,将伪满洲国的主要报社发展为其加盟社,以便于控制。1941年1月设立“满洲新闻协会”,并于这一年的8月颁布了《满洲国通讯社法》《新闻社法》和《记者法》,借以大力宣扬奴化思想和殖民政策,阻击抗日报刊和出版物进入东北。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军国主义更是进一步强化了新闻管制,禁止任何形式的反日言论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报刊发出了抗日最强音。《满洲红旗》是“中共满洲行动委员会”的机关报,针对1931年1月至2月日军在沈阳举行的演习,《满洲红旗》极富预见性地指出:“无疑地,这些枪声,是帝国主义武装占领东三省的信号。”1932年淞沪保卫战打响后,《满洲红旗》对十九路军奋起抵抗的英勇壮举发表了社论,并谴责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

  除了《满洲红旗》,还有中共东满特委机关刊物《两条战线》和东北抗联第二军党委机关刊物《战旗》等报刊,以及南满地区的《东边道反日报》《列宁旗》《反日民众报》《反日青年报》等。虽然日伪当局对报刊实施了更为严格的控制,但是各级党组织都秘密建立了自己的印刷厂,努力通过报刊等宣传品来传播党的抗日方针和策略。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东北抗联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从1932年南满游击队创办《红军消息》开始,到1940年,共创办了24份报纸。

  许多爱国报人也不惧日寇的淫威,以各种方式抵抗日本殖民统治。由张复生在长春创办的《国际协报》,在东北全面沦陷前,连续发表10余篇社论,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新满蒙政策;“九一八事变”后,又以《日本军队能如此侵占东北》为总标题逐日撰写社论,向世人披露日军的侵略行径。

  随着日伪对报刊管束越来越紧,爱国报人采用隐蔽、迂回的方式,通过副刊、画报进行抗争,许多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1936年8月15日,《大北新报画刊》主编金剑啸、《黑龙江民报》社长王复生、编辑阎达声等进步报人被日伪杀害,在东北文化抗战史上留下了不屈的一页。

标 签:
  • 报人,九一八事变,抗日,1927年,1941年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