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终结论随时代变迁而变化

——当代西方左翼批判理论评析

  资本主义创造了巨大的社会生产力,但它始终伴随着掠夺、破坏和殖民。因此,在近现代史中,资本主义终结论从未停息过,长期为西方左翼学者所关注。这里选择苏东剧变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这两个重大历史事件,透视当代西方左翼学者在资本主义终结论问题上的主要观点,以期为我们深化对当代资本主义的认识提供借鉴。

  苏东剧变后的资本主义终结论

  苏东剧变后一个时期,失落与绝望情绪弥漫在西方左翼知识分子中,最具代表性的非女权主义作家吉布森和格雷汉姆莫属。他们认为,苏东剧变后,取代资本主义的革命任务似乎是过时和不现实的。但与此同时,也有一批西方左翼学者从不同角度坚持和深化了资本主义终结论。

  概括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十大病症”。法国哲学家德里达是最早站出来重申资本主义终结论的西方学者之一。他对资本主义制度及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展开抨击,认为其明显与现实脱节,缺乏合理性,因为“任何一点儿的进步都不允许我们无视地球上有如此多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在受奴役、挨饿和被灭绝”。他还列举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十大病症”:失业、对穷人政治权利的剥夺、各大经济体间的经济战争、自由市场经济的无政府状态、贫穷、军火贸易、核武器扩散、种族战争、黑手党和贩毒集团、国际法遭到践踏。德里达强调,资本主义非但不是人类历史的终结,恰恰相反,当代资本主义早已千疮百孔,必然为一种更高形态的社会所取代。

  指出停滞是垄断资本主义的一般发展趋势。美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保罗·斯威齐和约翰·福斯特认为,垄断资本主义的一般发展趋势就是经济停滞。为了对抗停滞、追逐利润,资本主义恢复了不惜任何代价追求资本积累的本性,于是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取代理性资本主义,市场干预、福利社会成为过去时,社会两极分化、战争、金融投机风险、生态恶化成为新常态,日益发展为毁灭资本主义的巨大力量。“这再一次让我们看到,资本主义是问题的根源,而解决资本主义危机的唯一出路是社会主义”。

  强调资本主义必将走向终结。德国学者格罗·詹纳在《资本主义的终结——一种经济制度的胜利还是失败?》一书中指出,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不受限制的竞争不仅会造成两极分化、酿成社会危机,一定程度上还会阻碍技术进步;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下,财富的积累越来越缺乏效率的支撑,资本主义经济的效率越来越低,而并非基于效率获得的收入却在不断增加;资本主义无法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均衡状态。由此詹纳得出结论:这样一种破坏社会公正、阻碍技术进步、缺乏效率支撑、损害环境资源的资本主义必将走向终结。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资本主义终结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及随后以占领华尔街为代表的群众抗议活动,改变了苏东剧变以来全世界左翼士气低迷的境况,资本主义终结论被再一次推向高峰。近年来,西方左翼学者在这个问题上的主要观点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危机是资本积累的必然结果。这次金融危机不仅加速中产阶级的衰落、扩大社会贫富分化,而且引发西方社会对资本主义“主权在民”理念的普遍质疑。美国左翼学者克里斯·哈曼认为,危机是资本积累的必然结果,监管金融部门和巩固实体经济并不能避免危机的产生;战后普遍存在的利润率持续下降的趋势,迫使资产阶级更多地从事金融投机活动以及加大对工人阶级的剥削,这无疑又加大了危机产生的风险。他还将资本主义的特征定义为如僵尸一般的停滞性和垂死性,认为资本主义最终必然为社会主义所取代。

  虚拟资本增长加剧危机爆发。美国左翼学者洛仁·戈尔德纳长期关注虚拟资本与金融危机。他指出,早在19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就已进入“隐蔽萧条”阶段,虚拟资本爆炸性增长的背后是实体经济的逐渐坍塌,这进一步加剧了金融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为了补偿大量虚拟资本和资本家消费,资本主义必然加强对第三世界、工人阶级和自然资源的掠夺,因此地区冲突、社会矛盾、环境危机在所难免。他提出,资本必须与工人阶级的存在联系起来理解,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必然是工人阶级,而工人阶级要么革命、要么什么都不是。

  资本主义必将从其内部摧毁自身。美国学者路易斯·苏维兹认为,当代资本主义已发展到技术资本主义阶段,科学技术不仅是维系资产阶级统治和资本积累的工具,而且具有革命性的颠覆力量。在斯洛文尼亚学者斯拉沃热·齐泽克看来,资本主义必将从其内部摧毁自身:一是在放任自流的市场经济下,个体的选择具有自发性、盲目性;二是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仍然存在种族隔离、新的“柏林墙”和贫民窟;三是知识产权、科学技术沦为私有财产,阻碍技术推广和社会进步;四是新科技发展带来一系列伦理问题。这些因素的存在,为资本主义终结提供了现实依据。

  综上可见,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战争危机、生态危机,依然深刻影响和制约着当今国际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当代西方左翼学者关于资本主义终结论的研究,都在为马克思恩格斯的结论做新的诠释。与此同时,马克思也曾通过“两个必然”“两个绝不会”的论断指出,虽然资本主义面临种种难以克服的弊病,但当取代资本主义的物质条件成熟之前,资本主义不会走向终结。这一结论当前仍然是科学的。

  (作者:云南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标 签:
  • 主权在民,柏林墙,历史终结论,虚拟资本,工人阶级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