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全球视角铭刻战争暴行

  种族清洗、大屠杀、性奴隶,只有放在全球视角下来表述,才能让否认罪行和美化侵略谎言的行径无处容身

  刚刚过去的一周,国家档案局连续发布了文献电视片《“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选》,许多新的罪证得以面世。无独有偶,台湾方面8月份上映了相同主题的纪录片《芦苇之歌》。而日本记者土井敏邦20年前拍摄的韩国“慰安妇”纪录片《与记忆共生》,也在今年6月突破重重阻挠在日本公映。

  习近平总书记曾针对抗战研究讲过,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全面整理我国各地抗战档案、照片、资料、实物等,同时要面向全球征集影像资料、图书报刊、日记信件、实物等。对于慰安妇研究,除了国内应该形成合力,也应启动全球范围内的史料征集工作,联合国外学者和民间人士,共同推动这一跨国暴行的研究。

  此前许多年,国外学者对于慰安妇的研究较少涉及本国以外。今年以来,全世界学者对于性奴隶等战争罪行的研究,对于担负战争责任的呼吁,逐渐形成了一股合流之势。这是因为,当年这些暴行造成的伤害波及全人类,即使到现在也依然具有世界性的警示意义。

  事实上,日本侵略者除了强征中日韩三国妇女充当慰安妇,还强征了英美荷澳等西方国家,以及东南亚国家的妇女。据学者研究,总数高达数十万人。强征性奴隶,其实是日本近代历史上公娼制度的一种。华裔意大利人万斯白写过《日本在华的间谍活动》,对此有很深的揭露:“仅仅在哈尔滨,专门从事妓女贩运行业的事务所、写字间就有11个之多,他们手下掌握着成千上万名白俄、朝鲜和日本妓女。”

  而在日本转运白人战俘的“地狱航船”历史中,也能看到慰安妇的影子。据统计,被日本送上“地狱航船”的,大多数是朝鲜妇女,她们被送往太平洋上的遥远角落;而爪哇、印度、中国、台湾地区的妇女,则被送往东南亚各处。日军根本不把慰安妇当人看,在“地狱航船”上,她们不被列入乘客名单,只是作为“军需品”,像牲畜一样,被关闭在密闭的船舱里,死亡人数惊人。

  对于战争暴行,受害者其实都有相似的记忆,现在更应铭刻相似的共识。可以注意到,国家档案局发布的电视片中,突出了对慰安妇“性奴隶”的定位。慰安妇出于日语,不仅比较中性,而且掩饰性太强,不能准确地揭露日军强征和奴役几十万受害妇女的本质。直接以“性奴隶”为称呼更能揭露日军罪恶军妓制度的本质。

  这也提醒我们,在研究和宣传日军性奴隶战争暴行的过程中,应该多发挥学者特别是国外学者的作用。政府和学界除了要广泛征集和转化全球研究成果,也要注意把重量级研究成果翻译成外文传播到全世界;除了通过报刊、图书,还应该运用图片集、纪录片等影像手段,以及微信、微博、博客等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传播手段,向各种类型的受众传播。让国内和国外两个场域、严肃和大众两个维度,形成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的合力。

  2014年,中国将有关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的珍贵历史档案和文献申报《世界记忆名录》,许多国家纷纷支持和加入。种族清洗、大屠杀、性奴隶,只有放在全球视角下来表述,才能让否认罪行和美化侵略谎言的行径无处容身。人类才不会因为健忘,而忽视暴行再次发生的危险。

  (作者:日本战争罪行研究学者)

标 签:
  • 慰安妇,战争暴行,性奴隶,战争责任,地狱航船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