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诋毁我们民族的英雄

  在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中,从来就不乏英雄:以死明志的屈原、封狼居胥的卫青、精忠报国的岳飞、杀身成仁的张自忠、杨靖宇……这些英雄身份、背景、事迹不同,面对的敌人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为了国家、民族,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愿意牺牲个人的快乐、自由、健康甚至生命。漫漫长史中,他们一直是中华民族脊背上那一根根最硬的骨头,让我们能够一直直着身子与世界对话;他们又是一座座灯塔和路标,在世界短暂黑暗的时候,给予大家温暖、方向、力量和信心。

  做英雄不易。人的本性都是趋利避害乐逸恶苦,但英雄为了自己的信念,宁可作相反的选择。央视前阵子播《东北抗日联军》,抗联战士们天天在深山老林里煮树皮吃,而一个叛徒投降后马上有酒有肉有女人。这种待遇上的差别大家都知道,但依然选择吃树皮,为什么?用杨靖宇的话就是“如果咱们中国人都投降了,那还有中国吗?”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今天的我们才不用继续生活在伪满洲国,不用做日本人的奴隶。在世道艰难的时候,英雄的作用不仅仅是活着的时候救了多少百姓,杀了多少敌人,做了多少大事,更重要的是传递下来扩散出去的精气神,让我们积极向上,向英雄看齐靠拢,攥起拳头,形成向心力,闯过一道道难关险滩。

  如今是和平年代,我们每个人都在享受着先烈先辈用鲜血生命换来的闲暇和惬意,是否对这些英雄感恩戴德倒不必强求,但至少内心应该保持一份敬意吧?但现实中却有很多不和谐的声音。

  如今诋毁糟蹋恶搞英雄成了一件时髦的事情。例如那个侮辱邱少云烈士“单面烧烤”的,口出秽语却依旧混得风生水起:采访、出书、拍电影,微博粉丝几百万。这年头知名度是硬道理,谁管他是不是混蛋?有学问的人也不乏败类。一些学者打着寻找真相的幌子,以还原历史的名义,不断胡吣。比如某历史教授,不停地写书,向大家讲授他对历史的认识。这位学者最著名的一个观点是:史可法作为扬州的最高首领,坚持抗清,导致城陷后清兵疯狂报复,搞了个“扬州十日”,史可法凭什么替广大市民决定自己的生死?他为什么不尊重他人的生命?如果早早投降,哪会有如此悲剧?另外一个学者则费尽心机为汪精卫翻案,说汪精卫投降是自己下地狱,成为日本人欺压中国老百姓的缓冲器,减轻人民的痛苦。这样的汉奸不但没有错,反倒是真正的英雄。种种数典忘祖的怪论不断刺激着我们的神经,推翻着群体的认知,挑战着道德的底线。法律则自始至终摆出一副雍容宽和的姿态,沉默着,旁观着,以昭示着当今社会的民主和自由。

  在现代社会,要摧毁一个敌对的民族,不必像过去一样使枪挥刀杀死一个个个体,只要摧毁这个民族的信念就可以,让整个民族信仰虚无,一盘散沙,每个人都行尸走肉,由感官决定行动,而不是理智。这样社会必定充斥暴戾、猜忌、仇恨、欺骗、唯利是图,每个人没有民族认同感,都以离开这个国家为荣。而要摧毁民族信念,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摧毁这些信念的代言人和集中体现者——英雄,抹黑、丑化、诋毁,让他们失去光芒和凝聚力,然后自己戴上笑容可掬的画皮神采奕奕地出现,扮演同样的角色,慢慢同化,直至奴化。

  这些所谓的名人学者大师,吃着中国的米,喝着中国的水,血管流着中国的血,在中国的土地上,在安逸的房间里,打着饱嗝唾沫横飞替我们的敌人诋毁着我们那些在冰天雪地里吃野菜啃树皮为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英雄,谁给的他们胆量?谁给的他们舞台?

  “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圣人的话,在两千年后的今天听起来依然令人悚然心惊。

标 签:
  • 民族认同感,投降,扬州十日,东北抗日联军,史可法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