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中心主义的历史演进和现实指向

  西方中心主义作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主导意识形态,其要旨是强调以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价值的西方文明是人类最优秀的文明,决定人类文明发展方向。西方中心主义大约从17、18世纪开始出现,至今已有近400年的发展演变历程。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学科领域,都有几位代表性人物对它加以增补和提升,力图使它对非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具有更大的渗透力和影响力。

  400年来,西方资本主义的历史地位和处境经历几次重大变化,推行西方中心主义意识形态的指向也相应发生了变化。17、18世纪,西方资产阶级处在反封建革命时期,其意识形态代表人物主要强调的是以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和社会制度在反封建方面的进步性和优越性。19世纪中叶以后,西方资产阶级在国外面临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在本土面临无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在此形势下,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代表人物发起两面进攻,一面针对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一面针对本土无产阶级,强调资本主义价值体系和社会制度的优越性和不可取代性。

  到了20世纪,上述两个指向表现出新特点。其中两位代表性人物的影响尤须关注,即马克斯·韦伯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韦伯断言,基督新教伦理中勤奋敬业、讲求实效的“理性精神”是促成西方“理性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那种“理性精神”是从西方古代犹太人、希腊人和中世纪基督徒精神中一种基因似的要素发育出来的,是西方文明特有的优越性所在,一切非西方的宗教包括他所说的儒教、道教、佛教和伊斯兰教都没有所谓的“理性精神”,不可能产生“理性资本主义”,也不可能产生与“理性资本主义”相联系的“民主的”政治制度和“独立的”法制体系,只能在专制制度压迫下停滞不前、苟且生存。美国社会学家帕森斯在韦伯理论基础上编制出一套宣扬“现代化=西方化=美国化”的理论,鼓吹非西方国家要实现现代化就必须走西方化、美国化的道路。

  哈耶克也断言,“在基督教以及希腊人和罗马人奠定的基础上逐渐成长起来的西方文明”最珍贵的核心价值,就是对“个人自由”的尊重,由此建立起来的一整套体现自由主义原则的经济、政治、法律和社会制度,是非西方国家应当效法的榜样。他认定社会主义是违反“人性”的,是“必然”导致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有害运动。上世纪末东欧发生剧变时,许多人就是在各种“哈耶克俱乐部”和“哈耶克协会”旗号下参与进去的。

  当今西方中心主义意识形态的现实指向,主要是对非西方世界进行以西方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渗透。这已成为西方国家对非西方世界推行和平演变和各种形式“颜色革命”的长期战略的一部分。不久前,美国《国家利益》发表文章称:“对美国来说,这意味着要坚信自由和民主等‘软实力’的吸引力……如果我们相信自己的价值观,美国就应该能够看到中国的渐进式变化。”这充分表明,他们把灌输资本主义“普世价值”作为对我国进行和平演变的一项重要战略。

  但是,形势比人强。时下,“告别西方中心主义”“破除西方中心主义”“西方中心主义走向末路”逐渐成为热词。而搞清楚西方中心主义的历史演进和现实指向,有助于我们认清其本质,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应当看到,在当下中国社会思潮中时不时涌动起来的“西化”潮流,其思想渊源正是来自韦伯、哈耶克等人大力增补了“现代学术元素”的西方中心主义意识形态。因此,我们必须坚定价值观自信、文化自信,在中西文化差异比较中构建平等对话的逻辑思维,跳出“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陷阱,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促进人类文明繁荣进步。

  (作者: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标 签:
  • 西方中心主义,理性精神,历史演进,历史地位,西方文明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