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传统村居管理向现代社区治理转变

  近年来,连云港市海州区认真落实中央、省、市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一系列决策部署,以加强党对基层工作领导为前提、以扩大基层民主协商为核心、以加强权力监督为重点、以实现村(居)善治为目标的城乡社区治理新体系,通过深入农村社区开展调查研究,掌握了解基层群众的意愿想法,在城乡社区中探索实行“一委三会四平台”治理模式,推动从传统村(居)管理向现代社区治理转变,促进城乡社区和谐稳定发展。该模式先后在农村和城市社区进行试点,取得了良好的实践成效。
  完善机构,促进社区治理规范化。“一委三会四平台”模式通过厘清城乡社区治理的职责权限,规范民主协商议事程序,在村(居)党组织的领导下,通过设立村(居)民议事会、村(居)民监事会,与村(居)民委员会一起,形成“党组织领导、议事会协商、村(居)委会实施、监事会监督”的村(居)治理格局,构建党组织领导有力、自治组织充满活力、党员群众群策群力、各项工作开展扎实有力的城乡社区治理新格局。一是加强村(居)党组织的领导和建设。推行城乡社区“大党委”制,把辖区单位党组织纳入社区党委双重管理,积极吸收辖区单位党组织党员代表进入社区党委班子,实现社区“联动共建”,充分发挥村(居)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领导和支持村(居)组织机构行使职权。二是搭建村(居)民议事会平台。村(居)民议事会是村(居)民日常协商议事的组织形式,由村(居)民大会或代表会议通过的《自治章程》确定其人员组成、议事方式,并推选产生其组成人员,作为村(居)民会议、村(居)民代表会议议事机制的延伸和创新。主席由村(居)党组织书记担任,每个村(居)民小组推选2—3名村(居)民代表为议事会成员,也可以由全体村(居)民代表和党员代表组成,协商议事经济社会发展事项。三是规范村(居)民委员会权责。村(居)民委员会根据组织法选举产生,办理村(居)民议事会协商成果及议定事项,接受村(居)民监事会的村(居)务监督、财务监督和效能监督,做好村(居)务、财务公开。四是强化村(居)民监事会专门监督。监事会作为村(居)民自治的监督组织,监事长由村(居)党组织副书记(或委员)担任,成员一般3—5人,由村(居)民代表会议推选产生,对议事会议程序、事务财务等情况及廉洁自律等情况进行监督。
  强化运行,促进社区治理民主化。完善城乡社区治理运行机制,实现党的领导、基层群众当家作主、依法办事、协商民主的有机统一,是推行新模式的最终目的。一是促进科学民主决策。村(居)重大村务由村(居)民会议或代表会议决策,村(居)民议事会作为其常设决策机构,解决了村(居)民会议召集难、召开难等问题,而且通过听证、票决、质询、启动罢免程序,实行公开议事、无记名投票等多种方式,确保村(居)务决策更加科学。二是推动民主监督公开。监事会中的村(居)民代表占2/3,而且组成人员为非议事会、非村(居)委会成员,真正保证了监督的独立性、公正性。村(居)民监事会监事长和监事,同时被镇街组织纪检部门任命为村(居)纪检员或监察员,既有权对村(居)民议事会的议事程序以及村(居)委会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还可以通过动态跟踪、列席会议、处理信访举报、行使否决权、向上级反映等方式,实现对财务支出、干部廉洁、村(居)务公开等情况的全方位监督。三是实现权力刚性约束。实现村(居)运行相互制约、相互监督是新模式的重点。议事会可以否决村(居)委会的提议,监事会有权否决议事会违反程序的决定。监事会每年年底,对村(居)务收支进行审计;对村(居)委会的开支,必须经监事会三分之二以上成员同意才能有效。对村委会组成人员、议事会主席、监事会监事长,存在渎职或违法乱纪等情形时,议事会有权提出不信任质询或启动弹劾程序;建立健全听证表决机制、评议表决机制、议事会成员轮换机制,明确村(居)民旁听询问权、专项听证权等,实现用程序控制权力、用权利控制权力的目的。
  注重实践,提升制度运行成效化。新模式由试点到推广,我们始终把党委政府放心、基层班子舒心、广大群众称心作为工作开展的目标,将群众同不同意、答不答应、拥不拥护作为工作开展的衡量标准,在创新中探索,在实践中完善,城乡社区治理更加合理规范、社会更加和谐安定。一是基层组织更加坚强。村(居)党组织通过“一委三会四平台”建设,领导核心地位更加凸显,村(居)民委员会依法管理、服务群众的水平不断提高,村(居)民议事会的协商议事能力不断增强,村(居)民监事会的监督制约作用有效发挥,群团等组织协调运转,党员干部队伍活力增强,党在基层的执政基础更加稳固。二是群众民主法治意识得到增强。通过创设议事、监督平台,推进信息公开,扩大居民有序参与,拓宽基层民主协商的范围和渠道,丰富民主协商的内容和形式,规范民主协商的流程,基层群众的民主意识和法制观念明显增强,广大村(居)民的利益得到有效保障。同时,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各项规章制度更加完备,社区治理的规范化、法治化水平逐步提高,村(居)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提高,基层群众依法自治、民主参与的热情高涨。三是党群干群关系更加融洽。基层党员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得到落实,涉及群众切身利益、过去十分敏感的“三资”管理、征地拆迁、低保申请、农村医保、计划生育、征兵等工作实现了公开透明运作,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事项得到广泛的民意支持,社区各种热点、难点问题能够及时解决,广大群众发展致富的积极性有效发挥,基层组织推动发展的能力不断增强,干群之间少了误解,增进了信任和支持。
  (作者:中共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委书记)

 

标 签:
  • 社区治理,议事会,监事会,协商民主,传统村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