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志做“学者、战士、真诚的人”

\

  习近平同志近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必须旗帜鲜明加以坚持。这里所讲到的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指导地位,其本质就涉及到捍卫马克思主义的学术政权问题。总书记所担忧的诸如“马克思主义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与论坛上‘失声’”等现象,其根源也在于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在一些学科领域的“改旗易帜”与“大权旁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马克思主义机体中的理论精华,其越是科学,越是会遭到来自复仇女神那种“最激烈、最卑鄙和最恶劣”的攻击,越是会成为被敌人“陷落”的首要对象。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学者都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无论是刘国光教授与吴宣恭教授的三封来信,还是何干强教授与薛宇峰教授向教育部的直言上书,都无不昭示着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的这场“保卫战”已悄然吹响。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年轻教师,复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义不容辞!

  首先,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我们就应当做一名善于将理论融入现实的学者。作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我们必须要做到游刃有余地穿梭于理论与现实之间,准确地捕捉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在现实生活中的每次“出场”,自洽地凝练出马克思主义理论在现实生活中的每次“生长”。正如一位知名党校学者指出的那样,以《资本论》研究为例,如果说在1978年以前,其与我们是隔着“一座山”,那么在此之后,“一座山”便变为了“一层纱”。在现实经济生活中,充斥着二元化的生产关系、经济规律以及现象,这也就意味着,《资本论》的基本观点非但没有过时,且恰恰是正当其时;同时,我们亦要延承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传统,继续在具有崭新意义的经济事实面前不断推进新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从而在此过程中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科学问题意识下的创新与发展。

  其次,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我们就应当做一名敢于引导大众接触真理、远离谬误的战士。由于一些学生缺乏理性和分辨能力,他们的思想可能受到多种观点包括错误观点的影响,需要我们通过研究和传播,与那些不科学的、阻碍社会进步的思想进行论争,帮助他们明辨是非。我们应该看到,伴随着非公经济比重的不断上升,经济基础的巨变必然会波及上层建筑,肇事于马克思时代的庸俗经济学和旧哲学的思想流毒及其变种也会卷土重来,加之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的叠加集成出现,势必会对马克思主义的学术政权构成威胁与冲击。在错误观点面前,我们决不能当好好先生、开明绅士,而是要勇于投枪、敢于亮剑。哪怕是当革命的批判武器遭遇到反革命的武器批判,我们也要像安德烈耶娃那样“不能放弃原则”,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原则不是赠送给我们的礼物,而是在祖国历史的关键转折点上我们曾经所捍卫的”。

  最后,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我们就应当做一名源于人民、忠于人民的真诚人。由于特定生产关系下的博弈与惯性,理论与实践之间总会有一道无法弥合的裂纹,这种断裂也常会使人性人格发生异化甚至分裂。大道至简,知易行难。“治什么学”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为什么人”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理论是科学的,更是阶级的。正如王亚南老校长所说的那样,如果不带着阶级感情去读《资本论》,是注定无法将其读懂的。在资本家眼中,那是一门“剥削”的学问、一本发财致富的“生意经”;而在无产阶级手中,那就是无产阶级“造反有理”的革命圣经。如何引导学生正视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如何教会学生使用科学的阶级分析方法,如何培养学生对无产阶级的深厚阶级情感,这些都直接决定着学生是否坚持和站稳了人民的鲜明立场。

  历史辩证法已含泪带血地证明,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的重要性从来也绝不会无足轻重于政治上的执政权,而相反,政治上执政权所遭遇的“滑铁卢”却往往总是先从丢失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开始的。“学界马克思”与“政界马克思”从来是同属于一个“命运共同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捍卫马克思主义学术政权,并不输理!

  (作者: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本文选编自察网,原文地址>>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求是》及求是网立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未经本站证实,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有关内容。

标 签:
  • 学术,马克思主义理论,当代中国哲学,资本论,一座山
( 网站编辑:夏桐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