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上我是块钢铁”

  编者按

  80年前,红军前辈以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凝铸成伟大的长征精神,为我们留下一笔宝贵精神遗产。

  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革命前辈在烽火岁月中所表现出的崇高品质,超越时空,历久弥新,早已融入我们这个民族、国家和军队的精神血脉,成为推动事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和奋斗,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担当。今天行进在强军兴军的征途上,我们仍然需要长征精神的激励指引;我们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就是要像习主席所指出的,把长征精神“不断结合新的实际传承好、弘扬好”,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长征。

  从今天起,解放军报陆续推出一组“学习老前辈,走好新长征”系列谈文章,从先辈自觉强化党性修养的感人故事中探寻初心、汲取力量,共同培固新一代革命军人的精神家园。

  ●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革命成功的信心,对党性修养持久不息的淬火锤炼,是共产党员和红军战士取得胜利的动力之源

  军旅作家王树增在《长征》一书中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长征路上,红24团一个名叫郑金玉的通信员,因饥寒交迫得了重病,不能走了。政委把马让给他,他在马上都坐不住,战友们只得用绳子把他捆在马上走。将要走出草地的前一天,他突然在马背上对政委说:“政委,我不行了。在政治上我是块钢铁,但是我实在是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我要死了,我看不到革命的胜利了。”说完这句话,他就死在了马背上,那年他17岁。

  一个17岁的红军战士,他恐怕没有读过多少马克思、列宁的经典著作,不知道信仰的理论表述,但在血与火的残酷考验中,在身边共产党人榜样力量的感召下,他懂得了革命的道理,深知红军是人民的军队,跟着共产党走就有光明的前途,一句“在政治上我是块钢铁”,表明了他对信仰的忠贞,对革命成功的信心。饥寒和病魔最终使他失去了肉体的生命,但政治生命却如熊熊燃烧的火炬,照亮了千千万万后继者前行的路。

  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革命成功的信心,对党性修养持久不息的淬火锤炼,是共产党员和红军战士取得胜利的动力之源。有人曾问董必武:“为什么在长征那么困难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快乐?”董老答:“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前途。”邓榕曾问父亲邓小平:“长征那么艰难凶险,你是怎样走过来的?”邓小平坚定地说:“跟到走!”从普通红军战士到红军领导人不同的回答,表达的却是同一个信念:始终坚信跟着共产党走,才能打胜仗,才能赢得胜利。这是忠诚信仰的力量,也是发自内心的看齐追随。

  上世纪80年代,美国著名记者索尔兹伯里在76岁高龄时带着心脏起搏器重走长征路﹑跋涉两万里写下《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他说:“阅读长征的故事将使人们再次认识到,人类的精神一旦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这种精神的力量,最本质的就是信仰的力量。正因为红军是一支有信仰的军队,所以他们明知路途遥远,却万死不辞,前赴后继,经受住难以想象的饥饿、严寒、伤病等生命极限的考验,终于奔向了最后的胜利。正因为红军是一支有信仰的军队,所以他们面对比自己力量强大得多的敌人毫不畏惧、英勇不屈,不分昼夜地翻山越岭,然后投入激烈而残酷的战斗中,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历史,往往经过时间沉淀后,方能看得更加清晰;信仰,往往经历正反比较后,愈加焕发耀眼的光芒。蒋介石在面对失败的一次检讨中,坦言相比于中共军队,他的军队是“六无”之军,“六无”之首便是“无主义”。坚定信仰是胜利之源。然而今天在新的历史考验面前,一些党员干部却甘于平庸、不思进取,甘于堕落、落伍掉队,根本原因就是动摇了信仰信念,把远大理想看成虚无缥缈的东西,把入党誓言抛诸脑后,掉入“理想,理想,有利就想;前途,前途,有钱就图”的个人主义泥坑,乃至与党离心离德,越走越远。

  时下,我们正处在一个多元的变革时代,坚守与解构、担当与逃避、奋进与堕落的交织碰撞,无不考验着我们信仰的纯度和修养的定力。无论过去和现在,信仰信念永远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力量源泉。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党员干部要有“铁一般的信仰、铁一般的信念、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担当”,更如号角催征、励人奋进。继承红军长征的精神遗产,走好新的长征路,唯有坚守信仰、忠诚信仰,唯有笃定理想信念,加强共产党人的修养,才能在各种诱惑与考验面前坚如磐石,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标 签:
  • 钢铁,政治本色,长征,党性修养,长征精神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