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东危机看西方民主输出的三重错乱

  近些年,中东地区频发危机,世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近期发生的两件事情,再次使中东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一,英国公布的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及其连锁反应。该报告认定布莱尔盲目追随美国出兵伊拉克,以片面的情报判断刻意引导战争舆论,无视战争可能带来大量平民伤亡的风险。就在该报告公布后布莱尔表示道歉的同时,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接二连三发生炸弹爆炸,造成大量民众伤亡。这使布莱尔的道歉显得苍白无力。其二,美俄达成新的叙利亚停火协议及相关报道。短暂停火期间,叙利亚儿童在一片废墟之上、残垣断壁之间嬉戏的场景,让人百感交集。面对中东危机和乱局,人们不禁要问: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日前,叙利亚知名学者乌萨马·达努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奉行的新干涉主义政策造成了旷日持久的叙利亚危机。可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从理论上看存在着三重错乱,在实践中给中东地区造成了严重混乱。

  一、用强权颠覆公理

  20世纪以来,由于资源禀赋、历史境遇、政治制度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加之身居国际经济分工体系的顶端并从中受益,美国综合国力长期领先于世界各国。这种物质层面的优势地位,滋生了美国人的优越感。长久以来,许多美国人笃信“山巅之城”的神话,以“上帝的选民”自居,乐于充当人类的救世主。在这种所谓“天赋使命观”的影响下,历届美国政府站在“民主道德高地”,极力向“民主发展洼地”输出民主。

  作为民主输出战略的重要内容,乔治·W·布什在2004年1月正式提出了“大中东计划”,力图通过“帮助”使西方民主制度在大中东地区扎根。这一计划的实质,是按照美国模式对中东地区进行社会改造,从而将其纳入美国势力范围。而胡萝卜加大棒,“颜色革命”和武力干涉并举,是美国民主输出的常见手段。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恐怖分子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2011年,军事干预利比亚。在叙利亚,西方国家综合采取了各种措施,自然也少不了火箭和炸弹(俄罗斯总统普京将此称为“炸弹民主”)。

  中东地区人民对民主具有自己的诉求,但他们想要的并不是美国强力输出的美式民主。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数据显示,在回答“你是否喜欢美国的民主理念”这个问题时,除了以色列以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受访民众大多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中东各国选择何种政治制度,中东人民最有发言权。美国在中东的民主输出,是在用强权压制公理、颠覆公理。“美国的所作所为完全不像一个民主国家”,这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荣休教授诺姆·乔姆斯基一篇文章的题目。借用这个表达来描述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也许是很恰当的。

  二、用形式消解内容

  作为理论表达的民主虽然最先出现在西方,但是民主本身是人类追求平等与进步的产物。相对于封建专制来说,资产阶级民主具有历史进步性,但是,它不是民主发展的完美形态,更不是人类民主发展的历史终结。关于民主为何物,历来存在各种界说。“所谓民主的,就是照顾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和利益”。列宁的这句名言,道出了民主的本质内容。

  “照顾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和利益”的民主形式,可以而且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众所周知,选举为王、形式至上,是美式民主的重要特点。将选举等同于竞争性选举,进而将其当作民主的衡量标准,必然导致在民主问题上一叶障目,是用民主的一种实现形式消解了民主的丰富内容。“选举是民主制度运行的方式,它既是民主化的目标,也是民主化的手段。”亨廷顿此言影响力极大,但其选举至上的偏颇显见。

  列宁曾指出,任何民主,和任何政治上层建筑一样,归根到底是由该社会中的生产关系决定的。在文化与信仰大体一致、民族与种族相对简单的同质性社会,竞争性民主有其存在的土壤和发挥作用的空间。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西式民主是一种不好玩、不经玩、玩不起的政治游戏。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将这种单一形式的民主当作万能程序、标准程序,力图植入中东地区。这种不顾条件的民主输出,注定不会成功。中东地区社会异质性特点突出,在文化传统、宗教信仰、种族结构、国家认同等方面与欧美相差甚远,在政治制度上必然有其自身的发展道路。尤其是在民族和谈、教派协商、部落会议等方面,有其自身的民主实践特点。用美国民主模式对中东地区进行强行改造,结果必然造成种族冲突、教派纷争、阶层对抗、政权更迭等,最终导致民不聊生。伊拉克战争的主导者之一、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年前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说:“我并不认为我们特有的民主模式在任何时候都适用于其他国家。在我看来,在伊拉克打造民主制度似乎是不现实的。”但愿这是他的真诚反思。

  三、用“民主”遮蔽幸福

  在现代社会,民主是人们追求的目标之一,而不是唯一目标,也不是最高价值。但是,当代西方社会一些人观念里存在着一种“民主拜物教”,一再将民主(准确地说,是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式民主)当作最高价值,并以此遮蔽人们对幸福的追求。强行向中东输出民主的西方国家,推销的正是这样一种观念。

  众所周知,幸福可以从多个维度展开探讨。一般而言,幸福是一种对现有生活的持续的满足感,并希望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作为一种生活感受,幸福看似主观,但是,它具有一定的客观前提。对于广大民众而言,离开了和平的环境,离开了基本的民生保障,幸福必然成为空中楼阁。作为一种上层建筑,民主的社会作用归根到底取决于它对经济基础的适应性。对于现代社会而言,民主很可能成为幸福的一种来源,但不可能成为幸福的唯一来源。相反,错误的民主理念,不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模式,很可能是造成不幸的重要根源。当前,发生在中东的战乱、涌向欧洲的难民潮等情况表明,美国在中东地区输出的是劣质的民主,带来的是真正的动乱。

  正如牛津大学教授斯特恩·雷根所言,民主只有促进了发展,才能确保民主自身的发展;没有发展,民主会被历史湮没。近期多家民调数据显示,当初卷入“阿拉伯之春”的中东地区民众,多数对现状表示不满,强烈的幻灭情绪取代了当初的乐观情绪。相对于现在的民主制度而言,他们更愿意要稳定的生活。2016年年初,突尼斯爆发的暴力骚乱不断升级。突尼斯资深媒体评论员贾斯米认为,突尼斯当前所遭遇困局,根源在于经济不见起色,没有满足民众期待,从而出现社会动荡和恐怖主义等难题。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及其后果,印证了邓小平的分析:“要求全世界所有国家都照搬美、英、法的模式是办不到的……如果西方发达国家坚持干涉别国内政,干涉别国的社会制度,那就会形成国际动乱,特别是第三世界不发达国家的动乱。”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标 签:
  • 民主,中东地区,民主实践,民主制度,民主发展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