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长征

  中国左翼文艺运动的主将鲁迅与红军和红军长征之间,有着一段特殊的联系。鲁迅没有参加过长征,但他对长征表示了极大的关注,甘愿用笔做一名“小兵”。1935年12月的一天,鲁迅与茅盾联名给陕北的中共中央发贺电,祝贺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这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事件。而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人也对鲁迅保持了高度的关注,多次提到鲁迅和茅盾的长征贺信。长征贺信是鲁迅与中国共产党相互关注并互动的一个风向标,成为鲁迅与中国共产党交往中的一件大事。

  1934年10月红军进行长征以后,鲁迅无时不在关注着长征的进程,每天都让妻子许广平多买回几种报纸来进行研究、揣摸。与此同时,鲁迅也密切关注着留在苏区坚持斗争的红军战士,对陷入铁窗囹圄中的红军战士更是想尽一切办法给予帮助。方志敏在战斗中不幸被俘入狱后,鲁迅就在白色恐怖中冒着生命危险替他保存、转送了他在狱中写给党中央的信件和文稿。

  1935年12月的一天,美国记者史沫莱特来到鲁迅家里,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病榻上的鲁迅非常高兴。第二天,茅盾有事来访,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茅盾,并且提议,联名给红军发一个电报,祝贺这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胜利。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鲁迅全集》第14卷,收入了这封文献。全文如下:

  读了中国苏维埃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中央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中国共产党《告全国民众各党派及一切军队宣言》、中国红军为抗日救国的快邮代电,我们郑重宣言:我们热烈地拥护中共、中苏的号召。我们认为只有实现中共、中苏的抗日救国大计,中华民族方能解放自由!

  最近红军在山西的胜利,已经证明了卖国军下的士兵是拥护中共、中苏(按:中国苏维埃政府)此项政策的。最近,北平、上海、汉口、广州的民众,在军阀铁蹄下再接再厉发动反日反法西斯的伟大运动,证明全国的民众又是如何热烈地拥护中共、中苏的救国大计!

  英雄的红军将领们和士兵们!你们的勇敢的斗争,你们的伟大胜利,是中华民族解放史上最光荣的一页!全国民众期待你们的更大胜利。全国民众正在努力奋斗,为你们的后盾,为你们的声援!你们的每一步前进将遇到热烈的拥护和欢迎!

  全国同胞和全国军队抗日救国大团结万岁!

  中华苏维埃政府万岁!

  中国红军万岁!

  中华民族解放万岁!

  一九三六、三、廿九

  长征的胜利使鲁迅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在《亥年残秋偶作》里,写下了“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这样的诗句,以乐观、坚定的情绪,表达了对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将士的热爱和对革命前途的坚定信心。

  毛泽东率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不久即收到鲁迅、茅盾联名发来的祝贺电报,这对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毛泽东高度尊崇鲁迅,是有多方面因素的,这封贺信可以说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1936年初,上海的“托派”写信给鲁迅,对中共领导的民族统一战线及毛泽东为首的领导人加以攻击,企图挑拨鲁迅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6月9日,鲁迅口授了一封信进行了严厉的驳斥:“你们的‘理论’确比毛泽东先生们高超得多,岂但得多,简直一是在天上,一是在地下。但高超固然是可敬佩的,无奈这高超又恰恰为日本侵略者所欢迎……”对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鲁迅则说“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鲁迅提及毛泽东见诸文字者为数不多,这是十分难得的一次。这些对尚处于国民党“围剿”中的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是很大的鼓舞。正由于此,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多次讲话中都提到了鲁迅,称赞“鲁迅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1936年4月,冯雪峰奉党中央之命离开陕北,以特派员的身份再次回到上海,从事“建立秘密电台、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了解并寻觅地下党组织、附带管一管文艺界工作”。冯雪峰在上海住到了鲁迅的家中,同鲁迅有了更加深入的交流。他向鲁迅讲述红军长征的经过、遵义会议情况、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冯雪峰每次提到毛泽东,提到毛泽东周围的中共领导人,鲁迅总是流露出亲切信任之感。据胡风回忆:“5月6日下午我去看鲁迅,从内山书店过时,内山告诉我,冯雪峰回来了,到鲁迅先生家里去了。我当即赶了去,……大概我来以前他和鲁迅谈到过党的政策,这时候他用谈闲话口气谈长征的情况,谈毛泽东作党内斗争和毛泽东的坚强性格。他说,‘周先生的韧性战斗精神,后继有人’……”鲁迅还委托冯雪峰把自己抱病编的瞿秋白《海上述林》以及购买的火腿送给毛泽东和周恩来。鲁迅说:“皮面的送‘M’,绒面的送周(指周恩来)。”“M”是鲁迅那时对毛泽东的简称。冯雪峰后来回忆,一次,他给鲁迅谈了有关毛泽东和红军长征的事情后,鲁迅好像忘我地、缓慢而平静地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想,我作为一个小兵还是胜任的,用笔!”鲁迅说话时的表情,让冯雪峰终生难忘。

  1936年5月20日,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林育英等中央领导人和红军将领,在联名发给正在长征途中的二、四方面军领导人的内部长电中,郑重谈到鲁迅、茅盾等人的来信:“红军的东征,引起了华北、华中民众的狂热赞助,上海许多抗日团体及鲁迅、茅盾、宋庆龄、覃振等均有信来,表示拥护党与苏维埃中央的主张。”1936年7月6日,周恩来、张闻天致信冯雪峰说:“你的老师(指鲁迅)与沈兄(指沈雁冰,即茅盾)好吗?念甚。”“他们为抗日救国的努力,我们很钦佩。希望你转致我们的敬意。”这可以看作中共领导人对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拥护中共抗日救国主张的一个回应。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逝世。10月28日,《红色中华》在出版追悼鲁迅专版时,刊登了来信中“英勇的红军将领们和士兵们”至“你们的每一步前进将遇到热烈的拥护和欢迎”一段,即注明“摘鲁迅来信”。

  1937年1月,冯雪峰回延安汇报工作,毛泽东一再关切地询问鲁迅逝世前后的情况,表示了对鲁迅的怀念之情。1937年10月19日,在陕北公学纪念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毛泽东说:“鲁迅在中国的价值,据我看要算是中国的第一等圣人。孔夫子是封建社会的圣人,鲁迅则是现代中国的圣人。”1940年1月,毛泽东发表《新民主主义论》,给予鲁迅高度评价:“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在1942年5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毛泽东号召:“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在毛泽东看来,鲁迅是真正的“党外的布尔什维克”。

标 签:
  • 鲁迅全集,鲁迅与茅盾,长征胜利,冯雪峰,红色中华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