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长征路究竟有多长

  8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将士,为保存有生力量,实现北上抗日,陆续离开原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纵横十几省,跨越滔滔急流,征服皑皑雪山,穿越茫茫草地,突破层层封锁,粉碎上百万敌军的围追堵截,胜利前进至陕甘宁地区,实现了红军主力大会师。漫漫长征路,气吞山河,可歌可泣。这场惊心动魄的远征,这一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是中华民族的永恒记忆,永远流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在敌我力量悬殊、自然环境恶劣的条件下,红军的长征路究竟有多长?两万五千里长征是哪支部队的行军里程?我们可以看看以下三组数据。

  一、红一方面军中走得最远的部队的长征路是二万五千里

  红一方面军,也就是中央红军,长征时间是1934年10月至1935年10月;经过江西、福建、广东、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康、甘肃、陕西等11省;翻越20多座大山,主要有大庾岭、骑田岭、萌渚岭、都庞岭、越城岭、岷山、六盘山及夹金山、梦笔山、长板山(又称亚克夏山、马塘梁子)、仓德山(又称昌德山、昌徳梁子)、打古山(又称拖罗岗、施罗山、塔鲁岗)等5座雪山;渡过22条河流,主要有雩都河、湘江、乌江、赤水、金沙江、大渡河、白龙江、腊子河、渭河等。

  红一方面军到陕北后,对长征里程进行了统计,结果表明,走得最远的部队的里程是二万五千里。红一方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的数字首次对外公布,是在1935年11月13日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日本帝国主义并吞华北及蒋介石出卖华北出卖中国宣言》中。《宣言》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的主力,为了直接领导与组织反日的民族革命战争,于1934年10月开始了北上的远征,“经过二万五千余里的长征,跨过了十一省的中国领土,以艰苦奋斗不屈不挠的精神,最后胜利到达了中国的西北地区,同陕甘两省原有的红军取得了会合”。后来,美国记者斯诺把红一方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写入《红星照耀中国》(即中译本《西行漫记》),在海内外广为传播。

  为进一步澄清“二万五千里”质疑,中央党史研究室曾组织查阅史料进行推算论证,并委托测绘部门测量计算过,确定是一个可信数字。

  二、四路红军的长征路总共约六万五千里

  红军长征是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四路红军”即红一方面军,红二、六军团(后编为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的长征。四路红军的行军路都叫长征路。那么,另外其他三路红军的长征里程是多少呢?

  红二方面军,长征时间是1935年11月至1936年10月,经过湖南、湖北、贵州、云南、西康、四川、青海、甘肃、陕西9省,翻越的高山主要有乌蒙山、六盘山和玉龙雪山、雅哈雪山、大雪山、小雪山、茨布腊山、扎拉牙卡山、藏把拉雪山、东隆山、米拉山等雪山;渡过的河流主要有澧水、沅水、资水、巫水、清水江、鸭池江、普渡河、金沙江、渭河等。红二方面的长征路有“二万余里”“近两万里”“8000余公里”的说法,经军史专家根据有关史料包括红军将士的回忆录综合分析后,确定红二方面军的长征路是“近两万里”。

  红四方面军,长征时间是1935年3月至1936年10月,经过四川、西康、青海、甘肃4省,翻越的高山主要有伏泉山、千佛山、巴罗山、皇宫山、大坪山和虹桥山、鹧鸪山、梦笔山、长板山、仓德山、打古山、夹金山、格达梁子、党岭山、折多山、罗锅梁子、剪子湾山、卡子拉山(喜委拉卡山)等雪山,因为张国焘南下方针的错误,导致四方面军南下又北上,有的雪山翻越两次,渡过的河流主要有嘉陵江、涪江、岷江、大金川、青衣江等,红四方面军的长征路有“近一万里”“一万余里”的说法,根据军史专家综合分析有关史料和红军将士回忆录,确定红四方面军长征里程是“一万余里”。

  红二十五军,长征时间是1934年11月至1935年9月,经过河南、湖北、甘肃、陕西4省,翻越的高山主要有桐柏山、伏牛山、秦岭等,渡过的河流主要有渭河、泾河、汭河、葫芦河等,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路有“9000里”说法,经军史专家分析有关史料和红军将士回忆录,确定红二十五军的长征里程是“近万里”。

  如果将四路红军长征里程加起来,整个红军的长征路总共有“约六万五千里”。

  三、红军长征中部分部队的长征路长达三四万里

  历史事实是,长征中每路红军的不同部队,因为承担不同的任务,在长征中所走的路也不同。

  对于红一方面军部分红军战士的长征里程,采访过许多红军将士的美国著名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说:红军自己说到长征时,“一般都叫‘二万五千里’,从福建的最远的地方开始,一直到遥远的陕西西北部道路的尽头为止,其间迂回曲折,进进退退,因此好些部分的长征战士所走过的路程肯定有那么长,甚至比这更长。”对此,美国著名作家和记者索尔兹伯里访问的红一方面军老红军、医生戴正启,也作了有力证明。戴正启说像他这样的普通战士,长征中走的路要比地图上标出的红军在一年中从江西走到陕北的二万五千里多得多。他们常常一口气走80里到160里,忽上忽下,忽前忽后,走的完全不是直线。还说许多卫生员为了照料伤病员和垂危病人,三次甚至四次越过大雪山。对许多人来说,征途长达三万至四万里。

  有红军将士在回忆录中也反映,红军作战部队行军路线更加复杂,经常奔袭、迂回,从事侦查、筹粮、群众工作等,他们所走的路往往是机关、后勤部队的几倍。如,根据曾任红九军团司令部参谋处测绘员、译电员的林伟将军的长征日记计算,他的长征行程达三万一千余里。

  历史不可能被改变,更不可能被复制。2003年两个英国人马普安和李爱德以自己的方式“重走长征路”后,就著文说红一方面军的“长征两万五千里”只是“中共宣传的一个约数”,“‘长征’其实不到官方宣传的2/3,大约为3700英里(约6000公里)”。他们的这一说法一时被广为转载,造成不小影响。这个说法是完全靠不住的。根据新世纪后走过很多长征路的党史专家、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介绍:“现在一般走的长征路不完全是当年红军所走的路线。原来有的路早已不存在了,过去走过的大路也大多拉直了。现在修了公路,开辟了许多新道,里程缩短了,时间大为减少。因此,根据目前的走法来计算里程,绝不是当年走的实际里程。这只能是人们今天走的简化了的长征的里程。”可见,马普安和李爱德走的路也仅仅是在现代化的条件下,自己走的所谓“长征路”,他们所计算的里程与红一方面军长征的里程没有可比性。

  事实充分证明,作为历史地理中的红军长征路,红军在枪林弹雨、战火纷飞、雪山草地中用生命走过的漫漫长征路是无法否定、不容改变的。

   (作者为中央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

标 签:
  • 长征路,骑田岭,大庾岭,里程,红一方面军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