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受尊重从何而来

  今年暑期,利用闲暇出境时间到一些法院进行了参观旁听。令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对于法官的尊重。这种尊重并不是写在纸上,抑或是在传媒口中,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内发的认同。

  脑海中经常浮现的是:只要法官坐在庭上,每个人进入或离开法庭都要向法官鞠躬示意。这不仅仅是具有法律素养的人的共识,而往往是常识。前后旁听了十多个庭,我很少看到有出门会抱怨法官判决的人。

  我一直在思考,这种尊重是从何而来的?有的人说是公民素质问题,我觉得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公民素质并无太大关系,无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还是尚在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童,尊重都是一种自发的行为。一位在国外上大学的同学说:尊重来源于信服。首先你要相信作判决的人,其次你要信服他所作的判决。

  那么,信服又来源于什么?民众为什么要信服一个法官的判决?法官判决的公信力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在和一位法官交流的过程中,他讲道:这个信服必须要靠法官和制度两个方面来赢取——这种“赢取的过程”不但是法官个人也是整个司法机构都必须要做的事情。

  先从司法制度层面说起:如果这个制度是由人操控的,即可以由人不恰当地影响这个制度,那么这个制度不可能获得社会的信赖。为什么强调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独立的意思就是不受一些不当行为人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让人感到不会受到别人的影响。这不单单是让法官独立审理案件,也包含挑选法官的过程。由此可见,必须有一整套的规则和系统,使得法官有能力和勇气去作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那么,法官是如何委任的呢?又是什么可以决定法官的升迁?这便是相应的独立工作委员会的“工作范畴”。这个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往往包括法官、律师、社会知名人士等。同时,这个委员会独立运作,不会受到任何机构和个人的影响。

  当然,要让社会接受法院的判决,除了在内部制度上确保,其他外部制度配合也十分重要。公开审判制度便是最好的保障——公开庭审处理,从而形成“看得见的判决”,可以确保法官不可能在不公开的情况下跟诉讼任何一方有联系。除了非常特殊的情况,法庭处理任何案件必须公开,任何人可以按要求进入法院看看法官如何处理。“既然公众想参与,想监督,那么我们就要做好最大的保障。”一位法官如是说,“公开审判也是加强社会对于我们制度信赖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如果法官可以秘密交往沟通的话,社会其他人的怀疑便永远不会消除。”

  法律必须要透过法官来执行。从法官委任的角度来看,司法系统一系列的规定能够根据其能力和操守决定一个人是否合适当法官。由于大部分法官是独立审理案件,因此必须要给他一些合适的训练,以确保法官审理案件的专业性和对法律的忠诚性。这些一般是由相应的内部司法培训机构具体实施的。虽然有时候也会邀请其他人讲课,但是培训操作全都是由司法机构独立负责,并不对任何人负责,也不受外界舆论的干扰。

  担任法官除了对专业知识有较高的要求之外,还需要什么呢?在笔者看来,相比专业性,法治同样看重法官个人的操守。如果一个法官开庭的时候经常骂人或者是作一些不合适的评论,都会影响大众对个别法官的信赖。如果一个法官对一个案子审了很久没有判决,别的人会怀疑这个法官是否在尽力工作;如果一个法官工作时候很勤奋,但是他下班以后到不适当的地方消遣,那么这个法官也不会受到信赖;如果这个法官平时兢兢业业,却经常参与一些政治类的活动并且为某些派系发言,那么这个法官的动机也会遭到外界的揣测——所以法官的操守也十分重要。几乎所有法官都谈到了这一点,足以见得对于法官个人操守的重视,以及对于良好口碑的珍惜。

  正是因为有门槛的选拔制度,有监督的运行机理,法官在受着看似较多的制度限制时,可以不受非法干扰,行使自己正当的审判权力,从而作出一个让大众都普遍接受的判决。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法学院)

标 签:
  • 司法官,审判权力,判决,法官独立,审理案件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