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不待见降叛

  近日,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播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多名落马高官的贪腐细节公之于众。他们身陷囹圄的忏悔之词,既促人深思又给人警醒:一个纵情声色犬马、背叛信仰信念的人,必然为党和人民所抛弃。

  由党的队伍中信仰丧失、腐化堕落的领导干部,想到历史上那些卖身投靠、奴颜婢膝的降臣亡子。作为降叛者,他们共同的特征是变质变节,将过往的信奉和追随抛之脑后。国家利益、民族大义高于一切,而他们弃之不顾。在利益诱惑、生死考验面前,精神崩塌、脊梁垮塌,最终向恶的东西靠拢。“国虽大赦,降臣亡子不得与焉。”不论何种制度和文明,不论哪个民族和时代,这种行为都为人不齿。

  《说苑》中记载:楚国讨伐陈国,陈国的西门在战乱中焚毁,楚王命投降的百姓来修复。孔子恰巧乘车路过,见到这些降民,他“过之不轼”。按照当时礼仪,乘车者路遇三人就该下车,遇到两人就该行轼礼。孔子是知礼守礼的圣贤,他的“不轼”,可见对降民鄙夷甚深。

  三国时,庞德、于禁俱为曹操帐下猛将。樊城之战,曹军败于关羽,庞德不屈节而死,于禁投降被囚禁。曹丕称帝后,于禁从吴国返回魏国,官拜安远将军。一次,他去参拜曹操陵墓,见陵中有关羽战克、庞德愤怒、于禁降服之画像,竟惭愧病发而死。于禁最终不靦于人世,说明他尚有羞愧之心。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是忠贞之士的可贵品质。齐国被燕将乐毅攻破后,愍王逃奔莒州。大臣王蠋坚拒燕国高官厚禄之请,他说:“与其屈从敌人,不如以死激励国人。”王蠋自缢后,士民大夫无不感动奋起,共奔莒州寻访愍王,以图谋复国。后人评价:“王蠋死而田单复齐,此足以树人臣之鹄。”

  历史就是后人总结前人。乾隆曾诏令国史馆编纂两部书:《胜朝殉节诸臣录》与《贰臣传》。他称赞明末抗清义士“义烈可嘉”,认为“或死守城池,或身殒行阵,与夫俘擒骈僇,视死如归者……皆无愧于疾风劲草”,并要求在史书中大加彰扬。同时,他又指出:“畏死悻生,靦颜降附……此等大节有亏之人,不能念其建有勋绩,谅于生前;亦不因其尚有后人,原于既死。”由此可见,但凡有降叛之举,就会烙进民心、写入历史,其后代即便子孝孙慈,也会背负沉重的精神枷锁。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警示,任何人都不得为降叛者辩护。李陵是汉武帝的一名将领,兵败后投降匈奴。针对当时“文章之士多护李陵”的现象,顾炎武疾呼:“此说一行,则国无守臣,人无植节,反颜事仇、行若狗彘而不之愧也。”此言可谓黄钟大吕,不仅警醒时人不能降叛、不为降叛翻身,对后世亦启发极深。

  共产党人的字典里不能有、也不应有“降叛”二字。当年,陈赓曾在上海被捕,蒋介石送来中将参谋长的委任状和衣帽服饰。陈赓不为所动,凛然道:“此衣不能穿,此帽不能戴,此官不能当!”渣滓洞里,为破获重庆地下党组织,国民党特务在江竹筠身上用尽酷刑。江竹筠誓死不屈:“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铸成的!”

  真正的共产党人,对党忠诚高于天,高官厚禄撼不动,金钱美色拉不走。过去,我们党之所以能带领人民走出黑暗、走向光明,就在于信仰如磐、信念如钢。新的历史时期,“四大考验”严峻复杂、“四大危险”不容忽视。只有做不亏于节的“疾风劲草”,才能战胜风险挑战、赢得伟大斗争。

标 签:
  • 于禁,于节,疾风劲草,贰臣传,说苑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