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选举“绝无可能”解决西方危机

    美国大选选出特朗普,激动了大西洋彼岸的另一位总统候选人——法国的玛丽娜·勒庞。

    两者之间确实有着很多接近甚至类似的地方:都是“非传统”政治家、都反对外来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移民、都主张本国人优先、都主张贸易保护主义、基本选民都是混合着左右翼的中下层基督教白人……难怪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勒庞迫不及待地发贺电,还急急赶到美国,希望见到特朗普,沾一点“当选”的喜气——可惜特朗普避而不见。

    不过,勒庞在法国早已非等闲之辈:所有的民意调查都证明,勒庞将在今年举行的总统大选第一轮中夺得头筹,得票率可能高达24%—26%。很多专家和媒体甚至已经在讨论她是否会成为法国的“黑天鹅”,有朝一日也许会与特朗普进行“总统会晤”……

    法国出现“勒庞现象”绝非偶然。法国多年来经济徘徊不前、失业率持续上升(官方统计已达650万以上)、民众购买力和生活水平持续下降、族群间冲突加剧、贫富分化拉大、移民问题日益突出、公共债务不断攀升……而与此同时,传统的左翼社会党和右翼共和党轮流执政半个世纪之久,却对这一系列问题束手无策,这才迫使法国选民转向极端势力——极右翼的勒庞。这与美国失望的白人中下层基督教选民转向“非传统政治家特朗普”如出一辙。

    “勒庞现象”和“特朗普现象”一样,都充分显示西方民主正陷于危机之中,这已是国际学者们的共识。法国和美国的现状究竟如何,特朗普和勒庞的选举中都作了详尽描述。以笔者观察,其中最为严重的三个关键问题是:经济增长停滞、背负巨额公共债务和面临来自伊斯兰的挑战。第一个是社会危机,直接表现为民众失业率居高不下;第二个是国家危机,直接表现为国家财政入不敷出;第三个是体制危机,直接表现为西方的“白种人+基督教”的文化特性受到致命威胁。由此引发的问题是,西方国家的危机,能否通过“民主选举”本身获得解决之道?

    难乎其难,甚至可以断言“绝无可能”。以“普选”为核心特征的民主政治体制中,选举与执政已经成为两个不同、甚至是对立的政治行为,以至于政治家从竞选开始一直到上台执政,均受到越来越多的制约,根本无法有效治理国家。比如特朗普上台以来,就面临 “政令难出白宫”的局面。他签署的“限穆”行政令受到来自司法权力体系的直接对抗而失效就是一个最佳例子。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还仅仅是国家机器受到制衡的显性特征;更重要的是国家政权受到另外两个更大、更广泛和更深层的隐性权力的制约:大财团及其控制下的媒体。

    今日西方国家真正的三大权力构成是大财团、媒体和政权。政权在前两者的制约下,特别是在“普选”和“任期”的双重“紧箍咒”的限制下,几乎已无法推出任何有可能触及财团利益的政治和经济政策。因此,西方国家危机的根源,首先就是体制本身已无法回应全球化时代来自外部的挑战。美国学者、《历史的终结》作者弗朗西斯·福山最近撰文预言“民主国家也可能成为失败国家”就是对民主体制敲响的一记警钟。

    应该承认,迄今为止,民主体制依然是西方国家最强大的“软实力”。法国民众尽管对他们即将选出的新任总统实际上并没有太大信心,但他们依然认为,至少我们每人都有一张选票!西方通过殖民主义和率先工业化而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从而统治世界长达五百年。对外军事力量无敌于天下、对内富裕程度也独步世界,是西方民主体制得以顺利推行的两个关键物质条件。只是,如果把因果倒置,将西方全盛时期推行的民主体制,说成是民主体制才带来西方的繁荣,将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与自由贸易一样,“民主”是一个强大者才能玩的“奢侈品”。选举体制可以在国家强大时实施,但选举却无法解决一个衰弱中的国家面临的种种问题。只是我们不能天真:当民主无法解决西方国家的问题时,我们要警惕希特勒式的人物再度出现……所以,我们要重温历史!

标 签:
  • 民主,选举,西方国家,执政,财团
( 网站编辑:曾嘉雯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