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政放权,披荆斩棘前进

  事前审批变成了事中事后监管,企业和群众有了满满的获得感

  从4月1日起,又有41项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将被取消或者停止征收,其中包括房屋转让手续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费、预防性体检费、婚姻登记费,收养登记费等。这一举措正是对《政府工作报告》中“坚决除烦苛之弊、施公平之策、开便利之门”最好的回应。

  回望过去几年,“简政放权”一直是本届中央政府念兹在兹的头等大事。《政府工作报告》连续4年提及、国务院连续5年在当年第一次常务会议上重点部署、多次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种种举措充分证明“简政放权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转变政府职能的当头炮”所言不虚。政策给力,成效自然不差:国务院部门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提前完成削减1/3的任务,在此基础上,2016年又取消165项国务院部门及其指定地方实施的审批事项,清理规范192项审批中介服务事项。政府的权力小了,换来了市场蓬勃的生机活力;繁琐的行政手续免了,换来了企业快速响应的能力,事前审批变成了事中事后监管,企业和群众有了满满的获得感。

  简政放权的成绩有目共睹,实际上政府“披荆斩棘向前推进”的脚步也一直没有停下。如何进一步减少审批环节?如何打掉阻碍创新创业的门槛?如何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如何为创新创业营造良好环境?这些问题都需要在改革中寻找答案。一些在改革中浮现出来的不到位、不配套、不衔接等问题,诸如推进简政放权落实不到位、已取消的资格认证死灰复燃、“红顶中介”转入暗处照例行政收费等问题,更需要有关部门不断完善改革举措,除了按照顶层设计、改革蓝图一丝不苟地贯彻落实外,还要在实践中充分发挥基层的创造创新能力,毕竟“老脑筋解决不了新问题”。

  翻开《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简政放权的任务尤为艰巨: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保留的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要尽可能降低收费标准,各地也要削减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减少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性收费,清理取消行政审批中介服务违规收费等等。这些举措直指政府的“钱袋子”,是群众眼中“含金量”颇高的改革项目,也是改革“硬骨头”,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相信中央政府既然已经开启了这场壮士断腕的自我革命,就绝不会半途而废。

标 签:
  • 简政放权,政府工作报告,涉企,硬骨头,钱袋子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